走过地狱之沉沦(下) by 渊默

羽不由自主地微笑,用脸蹭了蹭铁链,很舒服。夜还很长,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神志有些恍惚,但有东西依靠,心情平静了许多。那镣铐束缚他,却也保护他,他尽量缩紧了身体,把脆弱的内心安置在这些钢铁盔甲的背後。

 忍仔细地检查著调教台上那具身体,经过昨天的撕扯和鞭打,乳头和分身都有明显损伤,虽然自己已经足够小心。看样子今天是不能进行牵引训练了,但这一点当然不必跟奴隶说明。

  

继续阅读 »

Tag : 渊默

十大酷刑 by 小周123

第一章
  “其实,全不用那么费事的。”
  小周说着缓缓张开了手,他的手很漂亮,指尖略呈玫红色,肌肤是透了明的白,尾指微蜷着,有似午夜里含香未绽的兰花。
  “严大人的意思是——”傅晚灯俯了身子半爬在桌面上,隔着氤氲的茶雾,看他白的全无血色的脸,眉心间一点红痣,吞吐掩映,妩媚中隐隐藏了几分杀气。
  小周微抿了唇角,分明是个欲言又止的的光景。傅晚灯深知他的难处,便一手指了天地道:“此事谓为机密,如若让第三个人知晓,你便抉了我的舌头去。”
  小周淡淡道:“别人倒也罢了,只是圣上那里,我委实不好交待。”
  傅晚灯笑了:“你不说,我不说,圣上即便眼能通天,他又从何而知呢?”
  小周只是看了自己的手,半晌才道:“那般说法,明明——就是要放他一条生路的。”
  傅晚灯压低了声音道:“严大人什么时候倒变成菩萨心肠了,你只可怜他,却为何不肯可怜我?”
  小周静了许久,指尖忽然凌空一划,按在了绯红色的八仙桌上:“剥皮不见血,却又有什么难处!”
  傅晚灯微挑了眉峰道:“还要请严大人指教。”
  小周音色清冷,不带半分尘俗之气的娓娓说道:“只用冰水镇了短刀,在人的天灵盖上开四分长的一道刀口,灌了水银进去,水银远重于血,自可将皮肉分离,人在剧痛之下,身体猛力上窜,从刀口里钻出来的,便是赤条条活生生的一团白肉,莫要说是血,就是眼泪,也让他掉不出一滴。”

继续阅读 »

Tag : 小周123

欺骗 by 林仑

弈南认真时候的样子很可爱,像个孩子一样的微微皱着眉,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像个做功课的小学生。他将手上的资料翻来翻去了好几遍,最后将它们放在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里,档案袋的正面还赫然印着两个红色宋体大字——“绝密”。
  “弈南,过来咱爷俩儿杀一盘”,屋外响起了弈南父亲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摆象棋的噼里啪啦声。
  “好嘞,就来。”弈南边说边将写字台上的录音机打开,里面的一盒黑色磁带“啪”的弹了出来,弈南将那盒磁带一并放入了档案袋里。随后他拿起左手边的双面胶,将档案袋的封口牢牢的粘住。
**************************************

继续阅读 »

Tag : 林仑

叶加 by 彻夜流香

我把漂亮男孩叶加留在身边当副手,我力促佟蔚和叶加,他们如我所愿结婚生子。成功抓捕king,香港警察谭文成了我的朋友。为叶加的安全我放走了king,King对叶加的志在必得让我时刻像活在刀口上。伏击失败,king带走了叶加。整整三年后,我深入金三角的山谷找回昏迷不醒的叶加。谭文来了,承认他是真正的大king。讲述他和叶加少年时的故事,谭文死在叶加床前。佟蔚主动退出,我从一个缉毒队长成了一家医院的院长,悉心照料心爱的叶加。

继续阅读 »

Tag : 彻夜流香

云色 by 绿宛菊

作者按:这是一部警匪片、格斗枪战片、无间片、和......限制级片.
另有观者说:这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被浓墨重彩地毁灭的末世童话.

继续阅读 »

Tag : 绿宛菊

九转丹砂 by 小周123

  船从江南都陵出发,途经苑北,直达乐安,大约是一个月又二十三天的路程。
  乐安是北天廊的首府,据说天属八年以来,人丁兴旺,欣欣向荣,是一派蒸蒸日上的喜人光景,但又怎麽比得了江南?江南的水是绿酒初尝人易醉,说
  不尽的相思与闲愁,花开到极豔,接天蔽日,断了水路,阻了归途,扰得多少人神魂不守,又怎麽会容你北上天廊?
  花挽月缓缓的铺了丝绢在桌上,雪白的缎面配上鲜红的血字,娇豔夺目,她注视了许久,终於拈起银针,轻轻刺破了手指,提笔却有些踌躇:"写什麽呢?"
  小丫头压低了声音:"既然想不起,那就不要写了。"
  "不写-----"花挽月微笑,不过十多天的功夫,她就与他无话可说了,相思道不尽,那是戏文里的唱词,天长日久,磨的人心渐渐淡了,她人在天廊,又怎麽还忆得起江南?
  "他说要来救我-----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花挽月蘸了血滴,心底的怨恨,就一笔笔的铺在了绢上,一眼看过去,触目惊心"到最後---我竟然是恨他的---"
  

继续阅读 »

Tag : 小周123

青玄 by kawalu

  阴阳相隔两相望 玉箫一曲送青魂
  此情无计予消散 便是来生难续缘

第一章
  崎风踏进房间,就见通往露台的门敞开著,玄凭栏而立,一袭白衣裹著瘦削的身体,披散的黑发,有几绺在风中轻舞著。
  “玄,”崎风唤道:“你怎么起来了?”
  扶栏边的白衣少年回过头,极清秀的容貌,虽然带著病态的苍白。
  崎风拿了件衣服走近他,替他披在身上:“病才好了些,再著凉怎么办?”看似责备,眼神中却满是怜惜。
  玄笑了笑:“那样你就能多留些日子。”
  崎风微微一愣,眼前虽是一张笑脸,可那双明澈的眸子中却不见笑意。上一次回来他就是这样,可他却只是推说身体不好。
  “玄,你是不是有事瞒著我?”崎风将玄的身体扳过来,扶著他的肩,认真问道。
  “没有。”玄别过头去,似乎不愿与崎风对视。
  他不愿说的事没人能勉强他,崎风只能暗暗叹息。应该没有什么事,也许他只是觉得寂寞了。心里这么对自己说,似乎是想给自己一个不去深究的理由。
  “玄,好好照顾自己,否则我怎么放心得下?”崎风认真嘱咐。一直都把玄视作亲兄弟,一直希望能帮他挡去所有的风雨,可是现在他必须离开。有一个女人正在忐忑不安地等著他,而他曾经承诺过会给她幸福。

继续阅读 »

Tag : kawalu

寒庭花 by 千千千寻

季无双曾说过: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觉得我很特别。
  那时我和李世玄坐在卧龙客栈的堂间里,他自己却在二楼的雅阁,这样两个衣着不俗,挺拔倜傥的年轻人,坐在乌烟瘴气,喧杂吵闹的大堂里,条凳和朱漆桌面刮刮得有半斤油,如何有胃口?
  但我们偏偏非常的惬意,季无双说我们两人的气质和打扮在一群粗布荆饰的贩夫走卒,江湖混混中无疑是鹤立鸡群了。这样扎眼的人物,他怎可轻易在心头略过。
  我们是极少出门,李世玄甚至是没有出过家门的。也难怪,九五之尊,家教还能不严?不过当时他还没有登上皇位,——身份却一样尊贵,他是太子。当时他正面对着雅阁,在季无双眼中那个眉眼俊朗,脸型端正,高大魁梧的人居然没有我留给他的一个背影注目。我记得,太子的脸色是天然而成的威严稳重,即使眼里的好奇之色热情似火。要是你在自家院子里呆到20岁才出门,你也会这样。

继续阅读 »

Tag : 千千千寻

欲望上瘾 by 麻雀

序曲--死亡兰花
这个年轻的男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在旅行的摄影爱好者,他拎着个工具箱和一个三脚架走进玫瑰酒店。
  他把VIP贵宾卡出示给笑容灿烂的前台小姐,虽然他戴着茶色风镜遮住了眼睛,但是那唇线完美的薄唇和挺直的鼻子还是让漂亮的服务小姐想入非非。
  他接过房间钥匙,不忘礼貌的道谢,同时展露一个迷人的微笑--这下可爱的前台小姐注定要失眠了。
  这位彬彬有礼的客人带着他的设备来到了玫瑰酒店的顶层,在其它客人都走出电梯后才面带笑容的走向他的房间。

继续阅读 »

Tag : 麻雀

人生到处知何似 by 李忘风

第 1 章
市最好的酒店,当然属五星级的皇后大酒店。方天正站楼下,拎了包,看了半天,又看了看手里的纸条。
纸条上草草地写着:皇后大酒店,晚上十点,258号房,服务台拿钥匙,石。费用:两千(不包开房钱)
肉钱加上一个晚上的开房钱就是两千五百八十八,一个月的工资去了六分之一。方天正心痛,在下面挪着脚不大愿意进去。
"操,不就点钱吗?!今晚一定做够本!"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