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糯米 by 未夕

那一年,曹斯言他们到的那一天,村里的人都跑到河边,等着看城里来的知青。
  糯米那会儿个子矮,在人群后头什么也看不见,他就爬到了河边的大树上。
  大伙儿都说这事儿真奇了,糯米那么个细脖子上支了个大脑袋,腿细得如同麻杆一般,小时候生过小儿麻痹,一条腿微微有些跛,他怎么就能爬上那么高的树呢?

继续阅读 »

Tag : 未夕

喜新厌旧 by 敛

楔子
  我靠在我的车旁,不耐烦地频频看表。“这女人可真他妈烦!每次都迟到,她还真以为她真是天仙美女了,小爷玩腻了照样一脚踹开!”
“去灾。”我回头,终于来了,还是长发飘飘,甜甜的声音,温柔的微笑,万年清纯小百合型,永远迟到得天经地义,她生来仿佛就是让人等的。

继续阅读 »

Tag :

物件构成 by 花的小孩 (第一/二部 完)

广东人过中秋节,除了吃月饼外,还有吃芋头、菱角和柚子的传统习俗。中秋节吃菱角,据说能让孩子长得聪明伶利。菱角的大多数吃法是将菱角用清水煮熟,然后剥壳当零食吃。
  菱角像元宝,小的时候是绿色的,长到暗红色时便成熟可以采摘了,形状是头翘翘的,尾巴也翘翘的。我从未吃过菱角,那黑黑实实又带光泽的外观令我压根儿不喜欢,小时侯母亲偶尔在我顽皮时会「请我吃菱角」,意思即用手敲我的头,可能就这样令我变笨了吧﹗也许吃多点真正的菱角会令我聪明一些,然而事实是,我很笨。
  当杨骚拿出菱角的时候,我想我一定白了脸,但仍然扯了扯嘴角,利落的扯下洗得泛白的牛仔裤,低声说:「可不可以让我先用一下……」

继续阅读 »

Tag : 花的小孩

待到山花烂漫时 by 望天

1
尹南一个人走在路上,他很无聊,所以把脸凑到旁边商家的橱窗玻璃上。他用力压着,于是本来还很俊朗的脸蛋变了形。他看得有趣,又做起鬼脸来,这样挤眉弄眼了一番,不禁笑起来,觉得自己很有搞笑天赋。

继续阅读 »

Tag : 望天

千里起解 by 未夕

起程
  以诚对千越说:来听听这支歌吧。
  千越细听了一会儿说:是很好听,可好象有些不吉利呢。
  以诚揽过千越,拍拍他,温柔一如既往,跟我们是没有关系的。
  这一支歌,从此在千越的心里,无需忆起,却,永不忘记。
  什么样的锁能锁住承诺
  让你百般的温柔可以停留
  什么样的歌能唱到永久
  等到岁月都已白了头
  你可还记得?
       恋人们总是一往情深
  誓言里总有一世一生
  如果我想要一个永远
  你究竟可以给我多少年?

继续阅读 »

Tag : 未夕

胜负爱情 by 午夜深蓝

我一向厌恶上流社会所谓高雅的交际活动,熠熠的杯光折射出的都是些粉饰过的虚伪。
  但是今天我不能任性。这个化妆舞会几乎汇集了本城所有名流。作为红叶集团的总经理,我没有缺席的理由,特别是现在,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

继续阅读 »

Tag : 午夜深蓝

又见飞花 by 午夜深蓝

~那种时期相遇,相爱也是一种折磨~
  战火纷飞。
  战争的颜色一向单调且纯粹,要么是鲜血的红,要么是硝烟的黑。
  在佐藤佳树的记忆里,战争是灰色的。

继续阅读 »

Tag : 午夜深蓝

夭殇 by 敌敌畏


  林臣并不认识他,但是他看见他瘦小的身影吃力地挪动着行李卷要跨进学校大门,他就走上去帮他拿了一下铺盖卷,把蓝色印花布的铺盖卷拿过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他的手腕很纤细,他抬起眼来,这是林臣和江月石的第一次见面,月石很瘦,不起眼的瘦,脸很干净,就像穿在他身上缀着补丁的布褂,虽然很旧了,却很干净,而且很舒服,月石脸上的笑,淡淡的浅浅的,像是流过学校的那条蜿蜒的小溪。

继续阅读 »

Tag : 敌敌畏

玩物 by kaze风

关节握得发白的手指、死命的抓住床单,用尽体内一切力气抑压逃走的欲望。绷紧的身体不断颤抖,或许是因为光裸的身体一直暴露在冷空气之中、也或者在害怕即将面临的羞辱。
  男子把头埋在雪白的枕头,秀丽得如刚修整过的眉,纠缠在一起。双眼用力的紧闭着,仿似这样做,就不用面对接下来的戏。四肢趴在床上,只有臀部跷得老高,男人的手和嘴,快要在他身体上游走,而他则要像狗一样迎合……光是想象就觉得恶心。

继续阅读 »

Tag : kaze风

SECRET GARDEN(11-18章/完+番外 冰心 )by 朱夜

11 旧痛
  我值班夜间巡视病房时,常常看到陪夜的家属静默地坐在熟睡的病人身边。他们的脸上带着各种各样的神情,从怨恨、淡漠、厌烦,到怜悯、惋惜、祈祷,似乎没有人脸上带着“爱”。也许多数人觉得一个人成了病人就不是完整的人,不再是爱的对象,至多是个接受别人照顾的肉体。现在轮到我自己,静静地坐在泰雅的床前,我脸上是什么表情呢?

继续阅读 »

Tag : 朱夜

SECRET GARDEN(秘密花园)(1--10章)by 朱夜

1 寂寞花园
  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在一个冬日的上午。那正是所有高手在手术室高级地忙碌而菜鸟们在病房低级忙碌的时刻。昨天来了太多的新病人,所以今天需要忙碌的事也就特别多,包括去借一份老病史。我好不容易从换药剩下的肮脏的纱布堆中脱身,象逮着机会放风的犯人一样走向花园里的病史室。

继续阅读 »

Tag : 朱夜

色戒 by 楚云暮

在他之后,我竟不知--
  这世界上,还有最后的爱情。
  我曾笃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可如今,却不得不信这天理昭昭,老天爷,我王嘉禾一世毁僧谤道,在此愿全心信你最后一次若真能有投胎转世,保佑我茫茫人世还能找到他--三儿,可否慢行一步,再等我一次?

继续阅读 »

Tag : 楚云暮

等你到35岁 by 南康白起

 1
  前些时候去逛家具城,看中了一组棕色的沙发,宽大,舒服,几乎可以把半个人陷在里面,标价四千多,对老公说:“买来送你啊,当结婚礼物。”他诧异地看我一眼,说:“胡说。”然后很感兴趣的去研究一个小茶几。
这么明显的掩饰,连我都看得出,实在太多余,可是除了这个,他大概也没别的事情好做,没别的话好说。我看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其实他不知道,我并不是在赌气,也不是要故意用话刺他,我是真的想买些东西送给他。

继续阅读 »

Tag : 南康白起

天涯海角 by 暗夜行路

 飞机从昆明机场起飞的时候,顾念还依然黑着一张脸,秦青不时歪头看他,哄他,依旧无济于事的样子。
  “那么讨厌去丽江么?”秦青有点委屈地问。
  讨厌么?

继续阅读 »

Tag : 暗夜行路

当我的世界只剩下你的声音by小楼

那一刻,我无声的落下泪来。
  原来。
  能活着听见所爱的人说爱我,竟是如此奢侈的幸福。
  当我的世界只剩下你的声音

继续阅读 »

Tag : 小楼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