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Love(忍岳) by 盈风

忍足侑士是个奇特的人。
  比如说他的网球单打实力绝对不亚于喜欢睡觉的慈郎,可是他偏偏喜欢组队双打;
  比如说他喜欢长腿美人,可是出现在他身边的漂亮女孩并非人人都双腿修长;
  比如说他喜欢看爱情电影,可是只见他常常留连影碟店却从不带交往的女孩看电影……
  对于双打,忍足挑起眉淡淡说道:“单打的压力太大。”
  对于美人,忍足勾起嘴角暧昧说道:“只要是美人,何必拘泥于腿的长短。”
  对于电影,忍足转过身从容说道:“我喜欢,是为了否定。”
  ……
  他是冰帝的天才,和另一个被称为天才的少年一样,没有人能看透斯文浅笑背后的真面目。
  他——忍足侑士——是一个无法执著的人。
  父亲是一家大医院的院长,忍足童年时就明白自己将来会继承医院。他的命运在出生那一刻就已经决定,非出于本人意愿却根本无从反抗。
  有一段日子,忍足常常在医院住院部的各个楼层闲逛。生老病死是这里最常见的风景,如同弥漫在空气中的消毒水味习以为常。开始的时候亲眼看到死亡会恐惧,渐渐视若无睹,甚至在那张稚气的脸庞还会带着隐隐笑意。
  谁都逃不过一死,所有的执著到最后不过是一件可笑的事。
  忍足侑士活着,不知道能活到几岁,但是他肯定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东西,包括人。
  大阪的童年,耳畔是柔滑略显轻浮的语调,鼻端是令人不快的刺鼻气味,眼前是苍白的尸体,光影交错中墨蓝头发的小孩慢慢长大,变成俊秀的少年。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MISS(AT迹冢)by 盈风

I
  每天下午四点,非常准时,一个东方人会出现于街角的咖啡店。穿过一张张原木桌,在角落坐下,点一杯绿茶咖啡,翻开随身携带的书静静阅读,一小时后结账离去。
  他是个很英俊的男人,黑色头发,肤色白皙,甚至有点偏病态的苍白。无框眼镜后的眼神,温和亲切。
  与他过去截然不同的样子。
  过去的他,染金棕色的头发,戴银色耳钉,目光冰冷,只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他穿紧身的黑色皮裤,黑色的衬衣随意敞开,禁欲气质与挑逗在他身上激烈的冲突,惹得全日本的女人尖叫。
  他是手冢国光,Soul乐队的鼓手。
  Soul,是日本流行乐坛的奇迹,创造的唱片销量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出现在这个小镇上的男人,完全找不到从前的影子,除了鲜少有表情这一点仍和以前一样。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殇事(AT迹冢)by 再见亦难

  你说分手,我说滚

  迹部在北野综合病院的门口下了车。他眯起眼睛看着门诊大楼耀目的玻璃幕墙。Walk or not walk? It's a question. 末了,他回过头对司机打了个响指,“在附近转转,本大爷随时叫你。”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何况事关自己的小命。
  迹部景吾的心脏先天性冠状动脉发育不良,其实说穿了也不算什么大毛病。可是那个喋喋不休的私人医生坚持,迹部越来越频繁的心悸和早搏,是心肌缺血的表现。“总裁不小心的话,可能有心梗的危险。”然后还不知死活的推荐迹部到北野来做一次全面检查。“我和北野的几个心外专家有点小交情。”
  于是迹部就180个不愿意的站在了北野的楼下。手里捏着一张薄薄的名片:北野综合病院,心脏外科主任医师,柳生比吕士。柳生,么?
  在马路上乱转的司机接到老板的电话,“回去给本大爷拿几件衣服。”柳生强烈要求自己住院,“你的情况比较复杂,加上你有5年没有在本院的治疗记录了,我们最好先做个微创手术以了解你心脏的准确现状,然后依照微创的观察结果决定是做支架、搭桥或者,直接放你回家。”
  医生,果然都是骗钱的专家。也许有一个是例外?那又如何!他骗走了比钱要重要千万倍的东西——本大爷的感情。
  傍晚时分柳生来查房。问了些有的没的,迹部还是忍不住开口,“你们的主任医师不是姓手冢的么?什么时候换了你?”
  柳生窒了一窒,然后淡淡的回答:“Tezuka已经走了好几年了。”
  走了,好几年。

继续阅读 »

Tag : 再见亦难

十年(AT迹冢) by 盈风

  1.
  [上海?迹部景吾?2010年]
  “请问,你是不是——迹部景吾?”
  低头喝咖啡的我听到正前方传来女子说话的声音,说着不甚流利的日语,带有中国话的口音。
  我迅速抬起头,用一贯被人称作华丽的微笑作为表情。眼前站着的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性。漂亮的美人,向来能让本大爷心情愉快。
  “是,正是……我。”我用中文回答了她,及时咽下“本大爷”这句标志性的口头禅。虽然我不认识她,但说不定她和公司有商业往来。为了维护公司总裁优雅迷人的形象,我忍。否则又会被忍足碎碎念了,说什么靠他的天才谋略赚回的商机,全都被我的自恋狂妄给破坏殆尽。简直一派胡言!
  她松了口气,给了我一个可爱的笑脸。“没听到你说‘本大爷’,还真不习惯呢。”
  这下,我能确定美女为何认识我了。十年前,一本叫做《网球王子》的漫画让全亚洲的人都拜倒在本大爷华丽的美技和美貌下,她一定是本大爷的超级粉丝,过了十年还对我念念不忘。看起来是这样,肯定是想要我的签名。
  我打了一个响指,习惯性地问“是吧,桦地?”
  旁边没有人回答,我才想起他被我派去接忍足了。我把忍足一个人扔在世博会的展厅内自己绕跑,为了不让他找到机会控诉我剥削压榨他,本大爷好心地派出御用司机兼贴身保镖桦地去接他,够给他面子了。
  “哈,还是老样子。”美女笑起来的样子突然令我烦闷,眉眼弯弯,和某个我不愿想起的人很像。她不是为了和我叙旧吧?没看到本大爷很忙,没闲工夫陪你无聊。
  “那个,忍足和岳人还好吧?”美女果真铁了心和我叙旧,还自动坐到我对面。
  “嗯。”废话,有本大爷罩着,他们能不好吗?
  “那个,凤和穴户呢?”她对我们冰帝还很了解嘛,谁跟谁的一清二楚。唔,铁杆粉丝。想当年为了越前龙马这个主角,我们全体成为作者笔下华丽的炮灰,居然能以炮灰命博得万千宠爱,看来本大爷的美貌果然是天下无敌。
  看在她对冰帝网球部这么关心的份上,我原谅了她微笑的样子。可是,本大爷还是看得很不爽。
  “他们都很好。”我直截了当回答,以免她继续问下去。
  “那么,Tezuka,他好吗?”她提到的名字,让我微微一怔。
  “阿,他很好。”应该是很好吧。我尽量用轻松的语调说着。拿了好几次冠军,怎么可能不好?我猜测她所问的“好”,应该并非我回答的个人成就。
  “迹部,请你一定要让Tezuka幸福。”美女忽然站起身,含着眼泪向我深深鞠了一躬,掩住脸跑开了。看来她是只迷恋漫画,对现实的网球世界毫不关心。难道她不知道,能给Tezuka幸福的人早已不是我了!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Cross+这一世的完整 by 盈风

Cross

Crossroad
  手冢,本大爷的目的地是你的心。
  黄昏,候鸟过境城市上空,带来深秋的讯息。
  落日余辉。高楼广厦、匆匆而过的路人沐浴着金橘色的阳光,一天即将过去,如同无数个平常往日重现,抑或预演了今后无数个重复。
  十字路口等待绿灯,无数人头攒动,发色各异,表情相似。在任何一个繁华热闹的都市司空见惯——聚散离合只在这一分钟,下一秒湮没于茫茫人海。
  身着深色西服的男子在人群中异常惹眼。英俊二字尚不足以完全概括他给人的感觉,仅仅是一个站立的姿势,不可一世的气质自然流露。
  微微仰起头,秋天的风吹动灰紫色发丝,抚过俊美脸庞。曾有人说过:“在自然面前众生平等,不会因为你身份尊贵便多享受一线阳光。”
  为什么会讨论这些?嘴角勾起浅浅笑痕,右眼下方精致的痣点似乎亦在轻蔑嘲笑那个固执刻板的少年,穿越一去不回的时光。
  迹部景吾,和手冢国光。
  站在这个十字路口,等待绿灯亮起。清冷少年目不斜视,将身边自诩“比太阳光芒更耀眼”的冰帝部长当成空气。他不甘心被无视,向前横跨一步拦住青学帝王去路。
  “呐,手冢国光,本大爷就回答你的问题好了,啊嗯?”向天空华丽无比打了一个响指,满意地捕捉到他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无奈。
  很好,比冰山脸有进步!迹部大爷笑得眉飞色舞,出其不意用手指挑起对方纤巧的下巴,不容人抗拒的霸道口吻:“本大爷的目的地是你的心。”
  手冢国光相当后悔在青学门口见到这个华丽生物时,为何会多管闲事问一句:“迹部,有何贵干?”有些人招惹不得,能躲多远就该躲多远,尤其是这个人身上还贴着我行我素狂妄嚣张的标签。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