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天的日子里(AT迹冢) by 兔子猫

冬天的早晨寒冷而阴霾。天刚蒙蒙亮,Echizen就醒了。他从病床上爬起来,靠在床头的窗边。用手擦去玻璃上凝结的一层厚厚水雾,透过变得稍微清晰透明的玻璃,他看到外面白茫茫一片的雪堆,横七竖八到在雪地里的松树,以及街道对面带着浓浓的这座城市风格的高大建筑物。它们被战火熏成灰黑色,有一些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自从战争爆发后,居住在这所被包围的城市里的人们,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天比一天破败的景象。
    时间还很早,四周很安静。袭击警报通常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响起。
  Echizen将鼻尖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张大眼睛,希望看到那个人的出现。Tezuka大夫。
  电车已经被迫停开了。每天清晨,Tezuka大夫不得不趁着天刚亮的曙光步行来医院上班。
  当那个黑色的、个子高高的人影终于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Echizen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弯起了一丝微笑。
  透过朦胧的玻璃窗,他远远的看着Tezuka像所有人一样包裹在严密厚实的大衣、围巾和帽子里,看不清本来面目。然而Echizen可以看到他的镜片在反光。他踩着厚厚的积雪,小心谨慎的朝医院走过来,最后走进这栋老旧的楼房,身影消失在Echizen的视野里。
  Echizen撤回视线,身体离开了窗户。
  他想象着Tezuka披着一身的严寒走进自己的诊室,他摘下他的眼镜,用柔软的手帕擦拭之后重新戴上,然后将他冻得发僵的手伸向火炉,好让自己缓过一口气来。然后他会脱掉大衣,穿上他那件合身好看的白大褂。再过一会儿,走廊上就会响起有节奏的脚步声。门被推开,Echizen精神一振。
  “早上好,Echizen。今天感觉如何俊?BR>同样充满磁性,然而截然不同的声音。
  Echizen诧异的偏过头,透过房间暗淡的光线,他看到站在门口的是医院里的另一位医生,Oshitari大夫。
  Oshitari随手关上门,走近Echizen。
  “Tezuka呢?”
  Oshitari微微一愣。大概意外于Echizen劈头就问这么一句,他顿了顿,镇定自若的说,
  “他今天不来了。他请了假。”
  Echizen闻言吃了一惊。
  “为什么?”
  Echizen忽然意识到,不久之前他透过窗户看到的人可能并不是Tezuka,而是Oshitari。但是什么能让这里最恪尽职守、忘我工作、深受病人信赖的Tezuka请假呢?是生病,还是……受伤?
  Oshitari的神色变得很不自然。他将前额长长的发丝向后捋了一下。平时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总是很潇洒,可是现在却显得十分僵硬。
  “难道有我在不是一样吗?”Oshitari用尽量轻松的口吻说,试图让气氛变得欢快一些。但是结果失败了。
  “你一定得告诉我!”Echizen抓住了他的白大褂。
  Oshitari的语气透出了一点烦躁。“我说,小子,你非得知道不可吗?”
  “是的。”Echizen斩钉截铁的说。
  Oshitari无奈的叹了口气,脸色迅速灰暗下来。
  “昨天的炮轰……Tezuka失去了他的恋人。”
  Echizen的手松开,滑落下来。他愕然着说不出话来,猫一般的大眼睛看着前面,因此连Oshitari何时走出去都不知道。
  Oshitari站在走廊上舒了口气,他伫立了片刻,表情凝重。他刚才并没有说出来,死去的,同时也是他自己最好的朋友。
  “他还会回来吗?!”
  Oshitari愕然的转过身,Echizen不知什么时候追了出来,大声质问。他敏锐的大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他,仿佛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
  “我想,会的。”oshitari略加思索,肯定的回答。“Tezuka一定会回来。”
  “那是什么时候?”
  Oshitari陷入了沉思。“我也不知道。”
  Atobe走在街上的时候碰上了炮击。他厌恶的咒骂了一句,便明智而灵活的躲进了小堑壕。炮弹的呼啸声一停,他就探出了身,利落的抖掉了大衣上的雪粉和泥土。这里离他和Tezuka的住处不远,因此Atobe并没有把这点小插曲放在心上,也不想等待。他打算不等警报解除就跑回去,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家,见到久别重逢的人。
  Atobe纵身跃出战壕,迅速向家的方向跑去。他登上石阶,推开大门,轻松的笑起来,“Tezuka!本大爷回来——”
  他的背后忽然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Atobe的脚步趔趄了一下,然后在台阶上稳住了身体。眼看他就要站起来,优雅的走进自己的家。可是他最终并未站起来。温热的鲜血从他的耳边渗出来,滴在打扫得很干净、没有积雪的冰冷台阶上。
  弹片打中了Atobe。他再也没有能醒过来。
  Tezuka沉默的注视着恋人的尸体。Oshitari站在他的旁边。最挚爱的恋人,和最好的朋友,谁也没有一滴眼泪。最后,Oshitari轻轻的把手放在Tezuka肩上。那是像石头一样僵硬紧绷的肩,源源不断的悲伤从那里传递过来。一向擅长言辞的Oshitari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他觉得没有任何安慰的话能被Tezuka接受。何况,他自己也是一个需要安慰的人。
  悲伤的气氛笼罩着两个人,然而Oshitari明白Tezuka受到的打击更甚于自己。因此,他离开了。第二天,他按捺下难过、愤怒等等种种情绪,照常去医院上班,那里住着满满的在这种艰难时期把医生视为救星的可怜病人等着他去照料。而Tezuka必须独自完成安葬Atobe的事宜。
  Oshitari希望Tezuka独自一人的时候,能够痛快的哭出来。至少比崩溃好。
  Tezuka不在的这一天,Oshitari同时接管了由Tezuka接管的病室的病人,忙得焦头烂额。表面上,病人们照常服药,量体温,接受治疗。可是Oshitari能够看出病人们心里很不安。他们因为主治医生的突然离开感到焦灼,他们在急切的等待着。Oshitari想,如果这种情况再持续一两天,这个病室的病人的状况可能会恶化。这不是药物的原因,也不是治疗的原因,而是一种突然失去精神上的力量而产生的恐慌。
  然而,Tezuka的空白仅仅只是这一天而已。
  当Oshitari在下一个清晨看到Tezuka的时候,不由倒吸了一口气。Tezuka笔直的站在诊室外面,样子显然是刚从外面来到这里,神情茫然的注视着窗外又开始飘落的雪花。他居然没有戴手套,手指冻得发红。
  Oshitari一声不响的走过去,拿起对方的手搓了起来。
  “既然决定了回来继续工作,就保护好自己的手。否则你要怎么去帮助别人呢?”过了一会儿,Oshitari说。
  Tezuka从茫然的状态回过神来,抽回了手,望着Oshitari,目光变得坚定。
  “谢谢。我没事。”
  他转过身,推门走进了诊室。
  “真的没事才好。”Oshitari咕哝了一句。
  Tezuka换了衣服,拿起一个像框端详着。他慢慢的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拉开抽屉,把它翻过来放了进去。
  Tezuka向自己负责的病室走去。
  病人们有短暂的忙乱和兴奋。他们谈起自己的情况,哀叹又有谁死去,并问起Tezuka昨天为什么没来。Tezuka像平时一样,俯下身观看他们的状况,认真而耐心的倾听他们,专注的开处方。
  Echizen注视着Tezuka。他和所有人一样,因为酷寒、物资匮乏和营养不足,清瘦的脸显得黯淡而憔悴,还有工作带来的劳累痕迹。然而除此以外,他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他的目光依然犀利而沉着,手的动作依然利落而稳当,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依然是那么出色,无可挑剔。
  最后,Tezuka离开最后一个病人,走出了病室。
  Echizen发了一会儿呆,忍不住起身走了出去。
  他看到Tezuka走到走廊的拐角,停了下来,低下头,紧紧的抱住自己的手臂。留给Echizen的是一个悲伤的背影。
  “别去打扰他。”
  Echizen抬起头,Oshitari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边。“现在,我们谁也帮不了他……让他一个人呆一会儿吧。”
  Echizen咬了咬嘴唇,却猛然向那边跑过去。
  Tezuka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诧异的望着Echizen。
  “请你不要难过!……”Echizen突兀的说,“你还有这里的很多病人,我们……都喜欢你,我们需要你……你……”
  他说不下去了。
  Tezuka惊讶的看着他。片刻之后,他的目光柔和了一些,他摸了摸Echizen的脑袋。
  “你还是个孩子……”
  Oshitari走了过来。
  Tezuka看了看他们,又看向窗外,毅然而决然的说,“我们,一定会活下去。”
  是的——这个严冬,一定会过去的。Oshitari默默的想。
  Echizen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Tag : 兔子猫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