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 by 暗夜行路

 飞机从昆明机场起飞的时候,顾念还依然黑着一张脸,秦青不时歪头看他,哄他,依旧无济于事的样子。
  “那么讨厌去丽江么?”秦青有点委屈地问。
  讨厌么?
   飞机腾空的感觉,让什么溢满了顾念的脑袋。怎么会讨厌呢,只是,真的,不想去。那已经被尘封的东西,这样的一去,不是全部会打开了么?不想再去想,不想回忆,只想忘记。
  ‘根本忘不了,才老想着忘吧。’这是胡彦老跟他说的话。果然是个胡言乱语的家伙。
  秦青递了口香糖过来,纸都剥开了,口香糖伸在他的嘴边,她的眼里带着笑意,像逗小孩的妈妈。“嚼口香糖吧,不然耳压难受。”
  她是个非常体贴的女人。这常常让顾念觉得亏欠了她。每到这个时候,就是顾念退让的时候。于是,他把口香糖叼到了嘴里。手也自然地揽住了靠在身上的秦青。
  “真的很想去丽江,同事都说那里好。”秦青说。
  “知道了。”顾念低沉地答道。
  耳边却出现另一个声音:‘昨天看画报,要能去那儿看看就好了。’
  当时,顾念说:‘那我们就去。’那时,他非常地喜悦。
  “别生气了。下次不骗你了。”秦青在他耳边说。
  顾念看着她精致的脸,对他笑了一下。
  从起飞到降落,只用了40分钟。然后,旅行社的车就过来接了,一个纳西族的黝黑小伙子是导游,在往丽江城里开的时候,他一路解说着。秦青挺专心地听,对顾念来讲,这些话不过是个重复,就好像看第二遍话剧,连台词儿都没变。他甚至有点怀疑,这个小伙子,就是上一次那个,依稀辨认了一下,却似乎不是。
  经过一大片油菜地,顾念一直望着它。依稀从车窗上,看到一张年轻兴奋的脸,那张脸笑着说:“真漂亮!”
  小声,你在哪里?
  见鬼,连吃饭的地方都和上次一样,也许,因为那是离玉龙雪山最近的餐厅。那里的装修装饰还是那么特别,石头,木雕,连坐的椅子,都是气质独特的。
  气质独特的椅子,只有小声会这么说吧。
  他讨厌自己沉溺在这些无处不在的回忆里。他尽量让自己融入秦青和她那些成双成对的同事,让外人看来,自己和秦青是那么般配和和谐夫唱妇随的一对儿。
  于是他给秦青夹她喜欢的菜,手搭在她的椅背上,做出融入大家的配合表情。
  可,灵魂几乎飘在身体之外。
  “结婚一年感觉怎么样啊秦青?后悔了没有?”秦青的女同事问。
  秦青笑着打趣“可不是后悔么。后悔死了!”
  “得了吧。”那女同事说“看你跟泡在蜜罐里似的。顾律师这么帅,又有才气,你后悔才怪。”
  秦青说:“别这么夸他,他会自大的。”
  顾念笑着说:“没事没事,我消化得了。”
  给秦青租了一件长长的大衣,大家坐着缆车往雪山上去。顺着木板铺的道路到达一片开阔地时,顾念眼前出现了一副图画,图画里有个清秀的男孩,在长长的木板路上兴奋地跑着,他的头发微微飞扬,他不时回头看着顾念,露出白白牙齿对着他笑,顾念冲他喊
  “小声,别这么跑,会不舒服的。”
  果然,过了一阵,他有些难受地说:“啊,真的有反应,你这个乌鸦嘴。”
  顾念扶着他:“这里海拔3000多米,你这样跑不难受才怪。”
  秦青和同事纷纷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照相,顾念的眼前只有那个红扑扑脸的男孩带着一个高大的毛绒绒帽子映在他照相机取景窗口里的样子,他俏皮地对着他摆出一个酷酷的姿势。
  “笑一个,小声。”
  “嘻……”他咧开嘴,露出那个让顾念心动的笑容。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想搂着他亲一口。
  闭了闭眼睛,只想把这些回忆夹断。
  秦青跑过来抓他一起照相,不知道是不是冷的缘故,他觉得自己的脸好僵硬。
  那些照片哪里去了?他突然想。
  是了。
  有一个晚上,他把那些照片,都烧掉了。第二天,他和秦青在一个高级饭店里举行了婚礼。
  如果不是来了丽江,如果不是看到这么多熟悉的场面,不会再想起他了吧?
  其实,还是会的。即使他离开了那个他们相遇,相爱的城市。他还是会想起他。比如,在吃他爱吃的咖喱饭的时候;在商场里看到他喜欢的PUMA运动装的时候;在卡拉OK唱歌的时候;在雨中看到有人奔跑的时候……
  第一次看见他,他就从雨里奔了过来。他浑身湿哒哒地坐在他的对面的时候,他说“你是顾念么?我是小声。”
  那时,他帮他代理一个房屋产权纠纷案,小声那再娶的爹要他和妈妈搬出他们现在住的房子,或者按月付给他租金。那是一个无情的父亲。
  最后,他没有帮他赢得这场官司。
  不过,他却不想从此和小声断了联系。他帮他们找了房子,在他家附近,其实,那是他家的房子,他把原来的租户劝走,用很低廉的房租租给了小声和他的妈妈。
  他没有考虑很多,只是想跟他在一起。那个属于他们的夜晚,不久就到来了。那时,小声说:“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我们会有很长的故事。”
  可惜,他们的故事,并没有很长。
  下雪山以后,秦青兴致很高地要去丽江城里面逛。顾念已经很累了,不是身体,而是神经。那神经因为这一切,而不断被拉紧,让他筋疲力尽。
  他想在酒店里休息。秦青不高兴,因为大家都是成双成对的。顾念不想扫她的兴,实际上,他更想努力让自己因为秦青而快乐起来,忘掉那些已经过去的东西。
  他跟着秦青进了丽江古城。秦青很快被小店里那些琳琅满目而便宜的特色商品吸引住了,而和她有同样兴趣的莫过于那些女同胞。
  秦青看着顾念那有些张徨的表情,非常善解人意地说:“不然你到那些酒吧坐一坐吧?”
  顾念迫不及待地答应了。
  他最受不了逛街这种事情了。
  其实,古城里他是熟悉的,当初他和小声曾经在这里待了两个整天。在小桥流水旁,那些铺着格子的桌布餐桌旁,待着,聊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小声说:“恨不得在这里生活下去。”
  顾念问:“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要开一个酒吧。”
  寻着那些酒吧,他甚至想会不会有一个是小声开的,他知道这不可能。也许,他在一年之前,就已经把他忘了,不是忘,是不要记得了。他不是跟他说:“你结婚吧,我也要结婚的。”
  然后,他就不见了。在那之前,他从来不知道,他抱着结婚这个念头。顾念自己,也只是想过,他甚至想,如果父母让他结婚,他是拗不过的,但是,他会一直保持和小声的关系。不过,小声,比他绝决,他跟他说:“顾念,我要结婚,我结婚的话,生活里一定不能有你!你结婚吧,从此你的生活也不要有我!”
  两个人,在那时,分开。
  顾念记得,小声还跟他吃了一个散伙饭,他说:“顾念,忘了所有事吧。”
  “你能忘么?”顾念问他的时候,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比小声坚强的。谁知那时,小声,非常镇定。
  “能。”他说“我能。”
  “我不能。”顾念说。
  小声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顾念。眼睛似乎要说话,要跟他说好多话。可是,他的话,不从嘴里说出来,顾念怎么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有一段时间,他不能原谅那么绝决的小声。在他的印象里,小声应该是不可以离开他的。可结果,不仅他说他要结婚,还说他可以忘。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让他心里像堵了一大团东西那么难受。
  再一段时间,他想,也许,这对大家都好。他像个正常人那样结婚了,给了自己完整的人生,给了父母喜爱的媳妇。也许,当初小声做的决定是对的。那时,他开始有丝丝庆幸,当初他们两个做出的决定。
  虽然,无论时间过去多久,他仍旧没有忘记小声。
  随着脑袋里充斥着无尽的回忆,他漫无目的地古城的石头路上走着。忽然,一阵熟悉的旋律进入脑海,这音乐让顾念怔在原地,那性感的音符回旋在他脑子里,性感的音符,这也是小声说的。
  “这首歌好听吗?”
  “听不懂。不过旋律还不错。”
  “是西班牙语的。名字叫天涯海角。”
  那首歌,后来小声会唱了。只是,他们谁也不知道,这首天涯海角,到底是什么意思。
  顺着那歌声而去,发现了一家小酒吧,酒吧的名字是contigo en la distancia。
  看不懂那是什么语言。
  慢慢走了进去,有个伙计正在擦杯子,看到顾念,招呼说:“欢迎光临天涯海角吧。”
  顾念惊了。
  难怪他念那个名字的时候,似曾相识。小声曾经念过那个发音:contigo en la distancia
  天涯海角。
  不,是唱过。唱过那个发音。
  坐在酒吧外面临着河水的桌子旁,叫了一杯喝的东西。看着潺潺流水。忽然看到有人从对面的店里出来,一男一女。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听到他们的对话。
  女的说:“真特别,明明在T恤上写了你的名字,穿回去谁也不认得。”
  男的笑说:“是啊,够特别。”
  依稀有声音回荡在自己的耳膜:“顾念,你的名字正在我胸口。”
  “偏偏挑蓝色。忧郁的音乐都叫BLUES。”
  “你以后要天天穿这件T恤,有我名字的T恤。”
  “天天穿,会臭了的。”
  “臭了也要穿!”
  那两件写了东巴象形字的T恤,他们两个一人一件。每人的胸口印着另一个人的名字。小声说,时间久了,就真的印到心里去了。
  顾念觉得小声这种怪异的浪漫让他很性感。
  当然,他们谁也没把那件T恤穿臭。从丽江回去没有多久,他们就分了手。他记得,他跟小声说,他父母让他早点成家的时候。小声忙活着手里的东西似是不经意地问,你怎么回答他们?
  顾念不知道怎么说。
  小声停了手里的动作,看着他。
  他有些为难地看着他。
  那时,顾念刚好穿着那件T恤。小声追问一句:“你怎么跟他们说?”
  顾念说:“其实,结婚不结婚,对我们不会有影响。”
  小声又转过去忙了。
  顾念当时觉得,他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潜意识里,也许,他实在希望他也这么想。这是一个最两全其美的想法,不是么?
  隔了没有多久,小声印证了他的想法,他跟他说:“我也要结婚。”
  顾念刚听到时,不知怎么心里一阵刺痛。这似乎并不是他要的结果。然后小声说,我的生活不会再有你。
  他消失了。顾念疯狂地找过他。他不甘心两个人这个样子地断了一切。然后,他在找不到小声的城市,有些不能再待下去的绝望。
  很快有个机会,他离开了那里。
  小声的绝决,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也没有来得及承担失去一个爱人的难受,以至于,已经几百个日子过去了,小声,依然在他的脑海。依然,会被任何一个有一点点相关的东西带进他的大脑。
  那首,天涯海角,之后,他再没去听过,所以至今他也不明白它的意思;
  他也发誓再不来丽江;
  他离开的城市,他刻意没有回去过;
  那件T恤,他没有丢弃,却一时不会想到在哪儿。
  他努力地忘记一切,非常地努力。他在想,小声,也许早就先他一步,把他尘封在他地记忆深处。
  小声,你在哪里?可记得,顾念?
  愁绪万千。手机响了起来,是秦青。
  他们几个在一家餐厅吃饭,说不上好坏。几个女孩兴奋地说着东西如何便宜,如何好,约定明天还要过来。秦青转向顾念,征询他的意见。
  顾念说,没问题,我继续在那家酒吧等你。
  秦青很高兴。然后说,有家店可以画T恤,然后用东巴文……
  你喜欢你就画一件,我不喜欢那种东西。
  难道,让他T恤的胸口再写上秦青的名字不成?
  又回到那家酒吧,依旧是那首天涯海角,如果不是那首歌,他差点找不到。
  坐在外面,依旧点了一杯饮料。侍者送饮料上来的时候,顾念不经意问:“怎么总放这首歌曲?”
  “老板喜欢。”侍者说。
  喜欢这歌的人,还真是不少。居然也有人,如小声一般,一遍遍地放起来没完。当然,现在的小声,也许在别的什么地方,听着别的歌曲。
  拿出特意带来的书,打开看了起来,看秦青的兴致,不到中午,她是不会回来的。他只希望,她不要真的拿了一件印了他名字的衣服回来。
  这样的东西,一件已经够一生用了。
  一生。
  哈哈。
  自行车的铃铃声传来。他感觉侍者从店里跑了出来,他没有抬眼睛,只听侍者说:“今天来的早啊。”
  自行车似乎近了。侍者似乎接着什么东西,他说:“老板,这种啤酒很受欢迎啊。”
  老板?顾念忽然想看看是什么样的老板,也会喜欢他和小声喜欢的歌。
  他抬了头,预备着看到一个有着当地人特点的中年男人,谁知……
  这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惊诧!
  一生。
  在一个熟悉的地方,遇到熟悉的人,怎么该惊诧呢?
  他慢慢站起身,那个下了自行车的年轻男孩也看着他,两个人的距离太近,连错过的机会都没有。
  顾念说不出一句话,亏他是个靠说话讨生活的。
  那边的男孩看着他,也没有说话。
  时间,像是僵住了。
  “小声。”他终于有了一霎的平静。
  “顾念。”他的表情是平静的。
  “你怎么在这儿?”
  听了这句问话,显然,他的脸上有一丝失落。显然,这样问的人,不可能曾经期望他在这儿。
  小声说:“还喜欢看侦探小说?”他眼睛瞟着他放在桌上的书的封面。
  顾念看了那书一眼,点头说:“是啊。”
  随即抬眼看了一眼酒吧的名字,指着它,故作轻松“这个,当酒吧的名字了?”
  小声扬了一下嘴角,勉强可以算是笑。
  “怎么念?”
  他用西班牙语的发音念了一遍。然后说:“你肯定还是不知道这首歌的意思吧?”
  顾念摇了一下头。
  “生活好么?”小声指了指座位,示意顾念坐着说话。顾念坐下,还没说话。小声接着说:“还喜欢可乐加这么多冰块?”
  顾念说是啊。“你怎么来这里开酒吧?”
  “我喜欢这里吧。”小声说。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犹豫一下,顾念又不好意思说“我不该问这么多吧。”
  “原来过来的时候,只是在这里打工,后来,老板不做了,很低价钱让给我的。”
  “什么时候过来的?”顾念看着他的脸,和两年前,变化很小,眼睑下的那颗小痦子,还是有些俏皮。
  “有一阵子了吧。”小声没有透露详细时间。
  “习惯这里么?”
  “算是习惯。”小声看他一眼,又问:“生活,好吗?”
  顾念刚要回答,就听到一声愉悦的喊声:“顾念!你看我买了什么?”
  伴随着这句话,秦青出现在不远出,手里拿着一个奇特的面具,满面高兴地走近他,坐在他旁边,拿起他杯子里的水,就喝了一口。
  “你不是就喜欢这种奇怪的东西吗?看看,怎么样?挂书房好不好?”秦青放下水杯,拿着那个面具在挂念眼前晃。
  顾念心里有点不自在,他看到对面小声的眼光只是看着秦青,他突然很想秦青不出现,很想把她藏起来。
  “是不是老婆啊?”小声突然问。
  秦青才发现对面还有一个人,有些纳闷地看着他们。
  小声说:“我是顾念以前的一个朋友。”
  “噢。”秦青高兴地说“你好。也到这里玩儿,真巧啊!”
  小声说:“嗯,是巧。”
  “就是啊,大老远地在这里碰到,多有缘分!”秦青挺大方地说。听到缘分,顾念心里一跳,看向小声,他只是看着秦青。秦青假嗔说:“顾念啊,还死活不来呢,要不是我骗他,他肯定不上飞机,跟这里有什么吓人东西似的,其实多好啊,而且,还能碰到朋友。”
  小声看了顾念一眼。又转向秦青说:
  “既然遇到朋友了,当然要请你们喝一杯”他站起身,走进屋里,不久拿出一杯翠绿的有层次的鸡尾酒,递到秦青面前“请你喝。”
  “啊?”秦青挺没想到又有点高兴害羞“这好吗?”
  “你喝吧。这酒吧是我的,请你喝一杯也是应该的。”
  秦青道谢。小声说:“你们慢慢聊,我进去忙。”说罢,转身欲走。
  秦青忽然问:“这酒叫什么?每个鸡尾酒不是都有名字的么?”
  小声说:“这杯酒,叫明了。”
  “明了……”秦青看着那由深入浅的绿色液体,琢磨着它的味道。
  直到他们离开,小声也没有出来。秦青坚持跟他道别,那个侍者说,老板去别处进货了。
  顾念一直很难受。这种难受,就和两年前一样。连说一句话,都觉得会散发掉周身所有的力气。
  明了。
  他一直在琢磨着那杯酒的名字。
  明白,和了解。
  什么?
  晚饭的时候,他的精神有些恍惚。旁边几个人在说什么,他一直都没有听进去。只是依稀听到,明天就要离开这儿,大家还有些意犹未尽。
  他记得,两年前在离开丽江前的那个夜晚,和小声躺在床上,小声还在抱怨“为什么没有大床房间啊。”
  顾念说,这样也好啊,你挨我更近。
  “那就永远这样吧。”
  “嗯。”
  “哪有什么永远啊?”
  “有啊。”
  “骗人。”
  “真的,有啊。”顾念摸着他的脸,嘴唇就开始找他的嘴唇,他的嘴唇总是软软的,让他目眩神迷。
  “我真喜欢丽江啊。如果有可能,我一定会再回这儿的!”
  “我跟你一起来。”顾念说。
  小声笑。把身子钻进被子,顾念也钻了进去。
  他真的回了这里!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来这儿找他?他已经有足够的提示,为什么当初他没有来?
  周围那些人的话已经没有一字进入他的大脑。他只想着,小声,小声,和小声。
  忽然,他猛地站起来,对着外面快步走。
  秦青叫他。
  他有刹那地恢复神智,他对秦青说:“突然想起来有事情问那个朋友,在酒店里等我吧。”
  他飞快地冲着那个酒吧而去。
  在天涯海角的歌声中,他看到落寞地坐在岸边的小声。他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
  “小声!”他叫他的名字。
  他慢慢转过来,顾念看到他胸前印着他的名字。
  顾念几乎是冲了过去,将他搂在怀里。小声没有任何反应。
  “为什么骗我要结婚?”
  “为什么说你会忘了我?”
  “为什么让我们两不相干?”
  “为什么要来这里?”
  “为什么还穿着这件T恤?”
  顾念感觉小声的身体有点颤抖。但他放开他的时候,他的表情是平静的。
  “不管我是不是骗你要结婚,不管我是不是说忘了你,是不是两不想干。如果你想找我的话,都会在这里找到我的。这件T恤,我说会穿臭了它,可你恐怕已经找它不到了吧?”
  “刚刚到这里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你说的,你会跟我一起来。结果,你今天来了,然后你问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想问你生活好不好,然后,我已经看到了你很好的生活。你像你说的那样结了婚,有个漂亮的老婆,脾气也很好。我得祝福你。”
  他慢慢说着。
  “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
  “小声!”
  “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来。”
  “我想你,我一直都想你。”
  “你记得,吃分手饭的时候,我送了你什么?”
  “天涯海角的CD。”
  “听了么?”
  “没有。”
  “为什么?”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我一个天涯,一个海角。”
  “噢。这样。”小声慢慢笑。“你该回去了。明天是不是要走了?”
  “小声。我一直忘不了你。”
  “你可以的。”
  “不可以。”
  “回去吧。”小声起身做出送客的样子。
  “小声。”顾念抓住他的胳膊。
  “顾念。你的老婆很好。别让她失望。如果两年前算是一个表演的结局,非要让我们再谢一次幕的话,这次也差不多了。”
  顾念觉得有无限的遗憾。似乎两年前就该留住的东西,到了今天也无力挽留。
  小声在最后,跟他说:“下次不要再被骗来丽江喽。”
  顾念相信,那一晚,他有一刹那的激情,过去以后,平静下来,虽然有无尽地遗憾,但是他不知道如果小声扑进他的怀抱,他有没有勇气放弃现在的一切。
  也许,小声,早早就知道这一点。
  所以,两年前,他就用结婚和忘记,帮他做了决定。
  也许,小声,也想忘记他这样的人吧。
  回了常驻城市以后,丽江的一切,再他脑中像电影一样,晃来晃去。
  但,既然回来,既然每每在和秦青的卧室醒来,也许就该把丽江的一切忘记。
  订的车到了货,试车的时候,开了收音机。里面突然就传出那熟悉的旋律,DJ在里面说,“contigo en la distancia中文译作天涯海角,收录在Christina Aguilera西班牙语专辑mi reflejo中。,歌中的意思是
  天涯海角
  没有任何适当的时机
  能让你离开我
  感觉世界改变
  当你离开我
  美妙的旋律不在
  当你消失
  我也不想听到它
  如果你不想听的话
  你变了
  在我心灵的某处
  再没有任何事能抚慰我
  如果你已不在
  你的双唇
  如白日 如星辰
  只要与你一起
  即使天涯海角
  我都爱你
  你变了
  在我心灵的某处
  再没有任何事能抚慰我
  如果你已不在
  你的双唇
  如白日 如星辰
  只要与你一起
  即使天涯海角
  我都爱你
  只要与你一起
  即使天涯海角
  我都爱你
  只要与你在一起,即使是天涯海角,多么情深似海的思绪……”DJ 还在感叹。
  车‘吱’的一声刹住!顾念的车猛然停在路边。
  盯着发出那个声音的收音机,眼泪不期然的直落而下……
(完)

Tag : 暗夜行路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