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欲by 水媚儿

我的幸福是源于你的出现,只要这个世界有你的呼吸,有你脉搏的跳动,一切都会变的有意义。我也会坚强的活下去,因为我一定会找到你,因为我想得到幸福!
    我的心脏因你而跳动,血液因你而流淌,我只愿呼唤你的名字。
  我的眼睛只识得你的存在,它与心灵一起烙下你的印记,从此再也看不到别人的身影。
  相信我们最终会在一起,终有一天会再次见面,无论多久。因为我们追求同一个幸福,彼此拥有同一个梦。与种族、年龄和性别无关,与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是你,只要有你——
  和我一起,相信“永恒的爱”的人……
  和我一起,创造世间最绚丽多彩的“永恒的梦”的人……
  下次的相见,我会再次吻你…….也请你……再说一遍:“我爱你!”

  连沿见老师自己也已经搞不清楚——
  刚才明明在给这个学生——原生补习功课,为什么这会儿已被人压在身下?!而且领带被解,衣领大开。就算自己真的长的更象个女生,经常被无聊的人搭讪,在共车上被变态的老头性骚扰,被无数的同性告白,但毕竟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
  “你要做什么?”为什么现在的孩子都发育的这么快,这么好?!
  “沿见老师!!”
  “原,原生——冷静点儿!我,我是个男人啊——”要怎么办啊?力气好大!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沿见努力挣扎,但被钳制的手腕拉过头顶,半身悬空在坚实的米黄高级办公桌上,大张着双腿,高高挂起的脚碰不到支点,又被高出自己11公分的人压着,不要说站起来逃走,连大口喘气都显得力不从心——
  “哧啦——”
  白色的衬衫被大力扯开,胸前一片凉意,拂过一阵风,异样的陌生和——恐惧
  “不,不要!”拼命的扭转身子,强壮的手臂勒住了脖子。
  温热的舌舔向绷紧的脸颊,被衔住了耳垂,轻咬细碾,然后一阵肆虐的吸吮。沿见只觉得全身的温度陡然升高,火热的要融化掉,细碎的颤抖从敏感的一点迅速荡漾开来,浸透了大大小小所有的细胞,刹那间夺走了身体所有可控制的机能,除了无力只有抖若雨中无处躲藏的残荷——
  “沿见——老师!”
  “不——不要——唔——”谁,谁来,谁来救救我?!
  咣——
  门突然被推开,轰然一声响。有人象座山气势汹汹的立在门口。背了阳光,健壮的身体投下浓墨细长的影子压上横卧的两人。
  对上一双冰冷的眸子,迟天老师?!
  顾迟天,学校新来的留美数年的心理学博士,从大学时代就得到很多大奖。家世更是惊人,父亲顾正款,是现任的国会议员,母亲沈芳书拥有台湾最大国际美容机构,上述到其祖父母的话更是拥有数十家知名跨国公司、在商场斥诧风云、受人尊重的知名人士。
  顾迟天就在这样一个名利至上,以金钱堆砌成的黄金城堡里长大的天之骄子。所以当他竟然只身自愿来到这家普通高等男子学院任教时,社会媒体和全校上下掀起一阵不亚于外星人登陆的震惊喧哗,他瞬间成为众人膜拜、谄媚、议论的对象。
  186公分的身高,令无数女人尖叫的俊朗到不可思议的脸孔,充满阳光味道的模特身材,浑身上下飞扬着华丽高贵和冷漠的沉稳平静。跟21岁还在做讲师、上下班挤公共汽车、家里有一大群老人、弟妹需要照顾的沿见不同,才23岁就坐上了助教授的位子,清闲而多金。
  “对,对不起!”原生匆匆放开满脸通红的沿见,一溜烟跑掉,路过迟天站立的门口,迟天微微侧了侧身。
  沿见尴尬的爬起来,背转身,手忙脚乱的整理被扯开的衣服。脸燃烧到要喷出火来:竟然被最不想被看到的人看到?!
  两道毫不留情的目光笔直的射到后背,灼伤般的滚烫。
  领带怎么也打理不好,越扭越紧,几乎要把自己勒死,草草扯下来,随手塞进口袋。
  “刚才,刚才真是谢谢……”沿见低下头,象个做错事的孩子,迅速奔向近在咫尺的门口,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尽快回家,帮母亲照顾完瘫痪的父亲、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然后洗个热水澡上床蒙头大睡,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一切都忘掉——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沿见老师——”有人开口,冷漠没有温度。
  沿见僵直了背,停下了脚,转过身,望上一双黑色的深邃眸子——深不见底,吸人魂魄。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刚才那个学生的行为,被学校发现的话……一定会被退学的。”
  “什——么?”什么意思?
  “学生竟然对老师做出那种事,这是理所当然的。”
  “怎,怎么会?并,并没有成功啊!”
  “哼——如果我没有来的话就不知道了吧?”
  “那,那是……那个……”
  “高三的学生——如果现在被退学的确很可怜……那我就当作没看见好了。”
  “咦!真的可以吗?”
  邪狞的笑挂上了嘴角,迟天走过来,垂头,迎上一双灼灼闪亮的眼睛,璀璨如夏夜的繁星,投射在莹莹一潭碧水,清澈没有一丝杂质,是未经世事的干净……
  “不过——”环臂在胸,象一只血统高贵的猫盯向一只落网的无知小白鼠
  “我可是有条件的——”弯腰,低头,长长的手指抚上湿润的唇——
  迟天在沿见耳边吹气:“让我抱你!”
  ……
  二
  夏夜的雷雨不期而至,滂沱袭击,整个台北不夜城笼罩在一片藜魅的网中,连闪烁的霓虹都显得模糊淡薄。
  被生硬的拖进这家只看起来都奢华无比的五星级酒店,湿漉漉的踏上光洁照人的大理石地面,明亮刺目的璀璨灯光晃了眼。一股陌生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冲至头顶,浇遍了全身,沿见紧抿的嘴唇苍白到毫无血色。他很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这个不管从哪方面都离自己很遥远的男人要对自己做些什么。虽然已经21岁,但在某些方面,沿见比自己的弟弟都无知的很——
  就这样被牵着,
  进了电梯,
  出了电梯,
  转弯,
  撞了人忘记了说对不起,
  拐角,
  站住,
  开门。
  首先入眼的是一张宽大无比的床和床上白到耀眼的床单以及几片鲜艳似血的玫瑰花瓣——
  “那个,你,你真的要这样做吗?”半湿的衬衫附在身上,彻骨的冰冷让声音微微颤抖暗哑
  “哼!”迟天从背后抱住全身僵硬的人,一只手缠上修长的脖颈,把头埋上浓黑的发,嗅到一股清淡的洗发水的味道。
  “都到这里了,还问这种可爱的话。”
  甩开四处游走的手,沿见退后几步——
  “我,我们都是男人啊——做这种事有什么乐趣吗?”
  “我是可以住手……”迟天走过来扳上微微颤抖的消瘦的肩膀“不过,你希望我别把那件事说出来对吧?”
  明显的感到手中的人一阵僵硬,迟天轻笑出声:“那……交易成立了吧!”
  ……
  沿见本来不想出声的,甚至把嘴唇咬到渗血。但当被抓住脚踝,大张了双腿,高昂的分身被含进温热湿滑的口腔时还是撕喊出来。
  身子以最屈辱的姿势张开著,最隐密羞耻的地方毫无遮挡地暴露在灼热的视线下,被人肆意的观赏、玩弄。
  自己的分身被别的男人含入嘴中舔玩著,浸满著口水,闪著淫荡污浊的光芒。
  双手紧紧绞了床单
  全身紧绷成一张即将断掉的弓
  全身的力量要从那一点被抽光一般
  所有的血液汹涌到一处,似乎下一刻就会呼啸而出,灵魂脱身而去,濒死一般——不由自主的激烈扭动——想逃!
  “……唔……哈啊!请住手!很脏的!!唔——”
  弹跳
  跌落
  象条被强迫离水、挣扎不堪的鱼
  “看你不是想要我住手的样子啊——沿见老师——”湿热的气呵在染成媚红的敏感的胸,引起一阵剧烈的战栗。
  灵活的手指攀上难耐的顶端碾转画圈,顶住已经滴泪的铃口。柔软的唇欺上已经挺立颤抖的樱红两点,残酷的压制住身下人扭动、痛苦不堪的身体
  “啊——哈,哈啊——不——”
  “沿见——老师——”
  肆虐的吻上喘息的唇,手一紧,沿见一阵毁坏般的痉挛后瘫软下去,无力的倒在床上,象个坏掉的漂亮人偶娃娃。
  强迫宣泄后的意识一片无边无际的空白,半张开合的眼氤氲一团雾气,涣散而朦胧,弯弯两道黑亮的碧波深潭。虚弱的喘息,裸露汗湿的身体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呈现出媚惑的淡粉色——妖娆而淫靡的气氛——让迟天欲罢不能——
  “不要用力……”架起软若无骨的腿,迟天顺势将修长的手指转向沿见欲望下方的密穴。
  “唔——”沿见反射性的绷紧身体,并惊恐的回过神来“什、么?”
  “稍微忍耐一下——”
  想阻止,想逃,想问明白他究竟想干什么,但当迟天修长的指尖探进原本不准备容纳任何物件的紧窒时,沿见所有的问话都在突然而至的痛楚中逸去——
  “呃……唔!!痛!!……住手!!请,请住手!迟天老师!!!啊——”
  终于不顾一切的哭喊出声,泪水纵横了脸和着汗水打湿了身下凌乱的床单。
  侧目,看到墙上明亮的穿衣镜中狼狈不堪的自己,苍白的躯体一片媚红,翻滚如一条妖娆的蛇,汗湿的发贴在额头让脸颊更显得漆黑油亮,就这样拼命压抑着,哭喊着,被人欲索欲求——沿见紧紧闭上了眼,却关不住汹涌而出的泪——
  想昏迷过去,甚至就这样死掉也好,但还是清醒的承受下了整个过程——
  象只被捆绑在案的羔羊——任人宰割!
  这种事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我忍耐一下……为了学生只能……
  这样想着,在不知道承受了第几次的宣泄后,声音暗哑到已经发不出声音,在一阵扑天暗地的痉挛、颤抖中意识陷入了无底的深渊……
  ……
  三
  沿见没能去学校,他浑身滚烫,高烧不退,一直下不了床。现在已经是第三天。
  三天里面,迟天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疲惫不堪的倒在床上,对礼仪周全的服务员送来的东西什么也吃不下,虚弱的看向对自己照顾到无微不至的这个清秀的男孩,稍稍清醒的沿见在心里想:最好顾迟天已经好心将钱付清,不然依自己这点儿薪水,恐怕连小费也给不起。那时不知他还能笑的这么好看吗?
  刚能下床,沿见边蹒跚着收拾衣服,
  为了省钱,
  也为了急于要跨出这间有着恶劣记忆的房间。
  刚系上最后一粒扣子,有人走了近来,是那个漂亮的服务生,依旧笑着,温暖如四月的春风:“对不起,沿见先生,在您完全康复之前,少爷吩咐您不能离开!”
  “少、爷?”
  “是的!就是和您一起来的顾迟天先生。这家酒店是顾家集团属下一处分部……请沿见先生上床休息……”
  ……
  再次上班已经是一周后了,沿见没有收下床头摆着的新衣,在服务生询问不解的眼神下逃也似的出了那家酒店。他开始觉得已经被人误会了,或者说顾迟天经常带人到这里消遣?
  到学校,竟没有人追究他无故旷课这件事,难得露面的校长拍着他的肩膀,关心而语重心长:“沿见啊,身体是很重要的,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如果还是很勉强,就再多休息几天,这里由我来安排……”
  然后一切归与平静,顾迟天竟在没在学校露面,有同事说他为了倒追一个刚出道的女模特请假飞到新加坡去了……
  象场闹剧,草草落幕。
  果然是在捉弄自己吧?高处云端的王子看到贫困潦倒的平民,在闲暇时间挥挥指头拨弄几下,就象猫玩弄一只无处躲身的老鼠,腻了便拍拍手扬长而去或一口吞掉,不留一点儿尸骨,毫不留情面的——把所有的自尊当成无聊的调味品……
  沿见依旧每天朝八晚五,规规矩矩的上班,安安静静的下班。夹了厚厚的资料匆匆的穿过漫长的走廊,就象穿过自己所有的人生。面无表情的,不带任何情绪的,低调的,活着。
  四
  “沿,沿见,今晚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吗?”一天放学,沿见在图书室门口碰到了红了脸、等待已久的原非——一个有着白白的肌肤、圆圆脸、戴着眼镜的只聊过几句话的同事。
  柔和的夕阳撒在两人的身上,象蒙了一层年代久远的古老的纱。沿见只觉的象在看一场黑白色的老电影,或者说自己在这场老剧场中看场外观戏的人。
  手里被塞进一张电影票,原非跑掉了,象出现时一样突然而迅速。欲开口,人已不见。
  “啪!啪!啪!”
  有人拍手,从图书室拐角处突然踱出一个人,冷若冰霜的一张脸,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没有温度。
  沿见全身僵住,生硬的随来人的迫近步步后退,象只被蛇盯住的蛙,从头顶到脚地一片冰凉。
  “迟,迟天老师?!”他不是飞到新加坡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真是温馨的场面啊!贫民式的告白——”双臂支上墙,无路可退的沿见撞到墙上被迫夹在墙面和高大的顾迟天中间说不出话来。强壮的手臂几乎摩擦到脸颊,淡淡的烟草和古龙香水味混成一种浓浓的成熟男子的味道,宽敞结实的前胸要将自己吞噬般——突然想到那个淫靡无助的雨夜——他轻松一拳就能把自己打昏吧?!
  “放,放开我——”
  “放开你?哼!不会是上次玩过火了,沿见老师把什么都忘掉了吧?”
  “什,什么?那个条件已经……”那个晚上不是已经——
  “谁告诉你那样就可以结束了?”
  沿见呆住,抬头看见一双飘雪的眸子泛着黑曜石般浓重的光泽,心脏在刹那间冻结——想不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卑鄙——
  被拎起一只手,手指被含进嘴里,温滑的舌缠上尖尖的手指,沿见闭上了眼
  “你困饶的样子真棒!”有人在耳边吹气,灼热而潮湿。
  有泪从眼角滑下来,咸咸的,有点苦……
  ……
  又被带到了床上,不过这次是在迟天的别墅,比那家五星级酒店更豪华奢侈一倍,人却少了两倍——除了佣人只有他们两个人……
  已经不象第一次那样疼痛难耐,血流不止。但在一次次的冲撞中沿见还是因不适陷而昏迷,沉睡前听到迟天搂住疲惫的自己在耳边低缓喃语,象是叹息又仿若呼唤,那一句句低哑的清喊象电流一般,随着迟天在他体内的律动传遍全身。
  他听到迟天在喊自己的名字,温柔而疼溺……
  原非和自己未始已终,从那之后,每3天顾迟天就会找沿见,没有特别的约定。碰面,上床,不厌其烦的一次比一次激烈的索求……只是更加的温柔……
  被拥入怀,沿见时常在想:这种情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这场游戏他玩到什么时候才会厌倦?厌倦了什么时候会把自己抛弃?抛弃了是否就会仍象陌生人一般对彼此视而不见?
  盯着近在咫尺的睡梦中的脸,泪水打湿了枕巾——
  五
  一座木造别墅的前方,是属于私人的白色沙滩,安然、恬静、优美的度假胜地,这里是地处爱琴海的碧海蓝天。顾迟天把沿见强硬的塞进飞机,说是来度假——在大考临近的7月。
  凉爽的夜风挟着海的潮湿拂遍全身,水波拍岸划破宁静的夜空,星光闪烁在青色深邃的暮色——灿烂而辉煌。
  沿见披了衬衫呆坐在窗前,看远处深沉的、黑色的剪影。
  迟天在忙着调酒,刚才在酒吧从一个酒保那儿学了一招。在新鲜事物的跟前他总会表现的有点儿孩子气——
  “那个——”沿见突然开口,迟天停下手中摇晃的酒杯望向被海风吹乱了发的人,月光撒在裸露的肌肤,莹白如同透明,光洁而紧窒。
  沿见没有回头:
  “迟天老师,我们的交易也该中止了吧?”转过身来,唇边是好看的弧度
  “我会辞职,所以请不要把学生的事情讲出来好吗?虽然我没有立场讲这种话,但是请……”
  已经说不出话来,因为迟天突然摔掉杯子扑过来,欺身吻下去,抓住无处躲藏的舌一番狂暴的纠缠、吸吮,要抽光胸腔所有空气一般
  “唔……请住手!放开我……”
  “我不放!”迟天撕吼出声,搂的更紧“如果真的想离开为什么你在哭?”
  咦……沿见楞住,这才发现蔓延在脸上冰冷的竟是自己的眼泪……
  “我不会放开你的!沿见老师!你以为我是为什么到这家学校来的?!如果说是为了学生就能得到你,我利用了你的温柔,对不起!沿见老师,我喜欢你……我爱你,沿见!”
  闭上眼,沿见泪流不止:可以吗?如果我真的爱上一个男人,爱上这个人?我可以得到救赎吗?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出来?
  “可以的,沿见!我爱你!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永远!!”迟天温柔的说,捧起一张泪湿的脸,深深的吻下去,轻柔如风,象碰一尊脆弱美丽的玉石工艺品“谁也没有权利夺走别人的幸福……没有人会怪罪一个人去爱另一个人的……”
  六
  也许这就是幸福吧?!
  日子流失在堕落式的狂欢中
  顾迟天不断的对沿见说——迟天爱沿见。不分白天、黑夜,不分场合、地点。然后是不断的,细碎的,缠绵温柔的吻——
  吻细长的眉
  吻微翘的睫毛
  吻柔软的唇
  吻纤长的手指……
  迟天说:“沿见,你的手指真漂亮……”
  母亲的手术终于圆满成功,因为迟天。
  父亲终于可以自由缓慢的行走,因为迟天。
  弟妹的户口终于落实,最年幼的沿月终于背上了梦寐以求的书包,因为迟天。
  身边所有的事情都在变化,连同自己的一颗心,因为迟天。
  搬进了迟天的别墅,开始了同起同卧——
  沿见开始努力学着为他处理可以做主的杂事,真心真意的做他办公时的优秀助理。
  雪白的樱花瓣从宽敞的落地窗飘进,挂上沿见的黑发。沿见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痴迷的望向精神灼灼对着电脑敲键盘的迟天,从日出,到黄昏,到夜半,一直等着他工作完毕两人一起入睡。
  “沿见——”放开手中的键盘,迟天走过来,拥人入怀“你真让人心痛!”
  “沿见,你爱我吗?”
  “我——”被轻轻的掩上了嘴,被温柔的揽在怀里,迟天温柔的笑,漆黑的眸子闪着灼伤人的光,低下头吻上沿见漂亮的眉梢:
  “现在先不要说!我希望沿见在21岁生日那天亲口告诉我,大声说:沿见爱——顾迟天!”

  七
  今天是沿见21岁的生日,推掉同事热情的邀约,两人又来到爱琴海边的木造别墅。
  “沿见,我要送你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迟天笑的令人心痛。
  风依旧清爽
  还依然湛蓝
  关了灯,点上21根细长的蜡烛,厅室一片柔和的昏黄,跳跃的火苗象颗颗跳动的心。
  迟天温柔而深情,他紧紧的环住一脸幸福的沿见,越抱越紧,恨不得化水入骨,碾灰成泥。
  “沿见,沿见……“呢喃如春风,迟天一件件将沿见的衣服脱掉,温柔而小心。海风从窗外冲进昏暗的厅室扬起窗前薄薄的纱,有点儿冷,沿见已全身赤裸。月光和闪烁的烛光一起映照在雪白的肌肤,染上一层蜜样甜蜜的色泽,光洁细腻,修长而挺立——
  迟天深深的盯着沿见:“沿见,你爱我吗?”温柔的吻上细长的眉,手臂小心的环上漂亮的纤腰——
  “迟天,我爱你!”举臂挂上迟天的脖子,第一次这么大胆,这样放任自己,沿见幸福的笑,傻傻的笑
  “再说一遍……”
  “我爱你,迟天!”
  “大声一点,沿见——”
  “我爱——迟天,我爱顾迟天!”几乎是喊出来,和窗外拍岸的海水一起冲击耳膜,沿见闭上了眼睛:是的,迟天,我爱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你让我不再害怕自己喜欢男人这个事实,让我可以坚强的面对它——让我相信可以如此真心的、放心的爱一个人——我爱你,迟天,我是真的——
  “啪——”
  灯光突然大亮,室内刹那间明如耀眼的白昼,刺痛了眼,沿见吃惊的回神,发现本来空旷的厅室不知何时已经挤满了人,黑压压一片,男人,女人,自己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盯向自己,目光嫌恶而充满憎恶,象——看一只丑陋的蟑螂。
  一时间呆住,不敢相信的望向正冲自己笑的迟天。
  慌忙掩了赤裸的身体去拾拣被丢弃的衣服,有人抓住了手腕,强硬而有力,对上一双邪狞的眸子,是迟天——
  “还找什么衣服,不是早就被我看光了吗?被一个人看和被一群人看有什么不同?”冰冷的声音响起,厅室瞬间荡起一阵肆虐的哄笑,此起彼伏,畅快淋漓,象一把尖锐的刀要将失神的沿见凌迟——一片片,血粼粼的把所有的肉撕扯下来——
  一双有力的手捏住了僵直的后颈,被粗暴的吻着,沿见没有挣扎,任由一只手在后背游走摩擦,面对一群哄笑出声,议论纷纷得人——没有疼痛,没有感觉,甚至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所有,本来澄澈的眸子呈现一团死寂、阴郁的灰——
  “不会真的以为我爱上你了吧?不知道你是真的穷到发疯还是自恋到白痴呢?我顾迟天怎么会爱上一个男人?玩弄一下你而已——怎么样?这个生日礼物喜欢吗,沿见老师?”
  被有力的推开,一个踉跄,沿见重重的摔在地上。象个破损的人偶,一动不动的躺着,迎接所有目光火辣辣的射穿……
  有闪光灯在拼命的闪,有人踢在自己身上,有更多的人在说话,有女人尖锐的笑,有无数人指点着自己品头论足——
  有人走了
  所有人都走了
  顾迟天走了
  风也走了……
  闭上眼
  没有泪……
  八
  一连五天,学校里不见沿见的影子,象凭空消失一般。
  打听无数的人,费劲周折顾迟天终于在一所肮脏的造纸厂后面找到了沿见的家,踏着布满青苔的小石子路,在一堵堵石砌的土墙后面终于露出一所简陋整洁的小院,拥挤而潮湿的阴暗的一间北屋——
  “先生您找沿见啊?!”提到儿子,母亲一脸慈爱、幸福,失明空洞的眼睛似乎也散发出生动的光。
  “他去见自己的女朋友了——”
  “女——朋友?!”
  “是啊!呵呵,沿见这孩子从小就容易害羞,长这么到还没有象今天那么喜欢一个人,他虽然不说,但我们都能感觉的到……提到那个女孩的名字他就开心的不得了,好久没见他那么开心的笑了……五天前吧?他生日那天,那孩子一夜没睡,一个人偷偷在屋子里傻笑,他临走告诉我们他决定要向那个人表白,想和她永远在一起——他是真的爱上那个女孩子了!他让我们等他回来……他说要和那个人一起回来……”年迈的母亲缓慢的说着,阳光射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老伴,那女孩叫什么来着?”
  “迟天,顾迟天——”
  “对,对!就这个名字,他整天挂嘴边上念叨的……”
  九
  驱车赶到那处海上别墅时,已经是日近黄昏,满头大汗的推开门,一片空荡荡般的寂静。地上一团衣服,是那天沿见的,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沿——见!”迟天喊——
  没有人,只有远处的海水冲刷着岸,咸湿的风扬起窗上的薄纱——
  捡起那团冰冷的衣服,口袋里掉出一张卡片,因为潮湿而微微卷曲——
  很拙劣,很认真,很用心的一张画,可以看出是仔仔细细一点点描画的,用了淡淡的水彩——
  是迟天和沿见
  画上的“沿见”温柔、幸福的微笑,靠在“迟天”的怀里,右手两根手指顽皮的扯着“迟天”左边的嘴角,让 “迟天“也在笑 ……
  下面是娟秀工整的字,满满一张,只有相同的六个字:
  沿见爱顾迟天,沿见爱顾迟天,沿见爱顾迟天,沿见爱顾迟天,沿见爱顾迟天,沿见爱顾迟天,沿见爱顾迟天,沿见爱顾迟天……
  十
  六个月前……
  张开五指,指缝间流泻的光芒耀眼而璀璨,带着灼热燃烧皮肉的疼痛和麻木——
  快感、战栗?!想到昨夜迟天冷笑:不管再怎样看似清纯,脱了衣服,上了床,一样的淫荡……什么他妈的“爱”——狗屁不通!劳伦斯说的好——“爬虫”的年代……
  懒懒的靠在真皮坐椅靠背,空调调到适量,音乐放的是加拿大《天堂之约》,是葬曲,但迟天说——他喜欢!
  只要他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不是任性,而是他有任性的资本——
  不管是论家世还是说自身——
  求学时,是校园王子,才子,大财子
  当兵时,自动上门申请会面的商家辣女、官宦淑女一卡车又一卡车,差点踏平营地方圆200公里
  国外两年,也是洋妞眼中神秘英俊的东方男子
  如今回来,更被众多有条件、有点条件和通过后门找到条件的人盯住不放。非凡的身价和卓越的家族使无数人前仆后继——栽进顾迟天的“游戏”里面。
  他冷笑。
  他的父亲宠溺的笑:“不要太过分就好……”
  唯一的儿子,也是最疼爱的宝贝——自从那个人死后——
  不过,什么叫“过分”呢?
  “少爷,那个人就是王竞尧的儿子!”驾驶座上的得力助手华墒开口
  顺着华墒的手指,透过层层绿色的高大冬青和金黄一地的郁金香,迟天看到在喷池旁边站着的穿白色衬衫的人。
  长袖挽到臂弯,露出细长的胳膊,在阳光下,镀了一层淡淡的金黄
  整个人纤细而苍白,白到近乎透明,象一阵风,稍纵即逝
  柔软的黑发闪着温和的光,柔顺的象团黑色绸缎。
  他弯下腰正指导几个孩子画画,修长的手指在画纸上游移……
  “他就是王竞尧的儿子?”又是个“干净、清醇”的可人呢……还是个男人……不过,真的是个男人吗?……什么时候人们都热忠于玩起扮纯情了?!大学生穿的象妖艳的“姐”;小姐装的象不经世事的可怜大学生……
  “是的!经过多方面调查核实,他的确是当年王竞尧唯一的儿子。全名叫李沿见,随母姓,20岁,是中日混血儿。Xx著名高等美术学院毕业,为当年最优秀的硕士研究生,据说本来有被推荐留学意大利……不知为什么请辞,而且和他的导师闹的很僵。目前在台大xx高中做美术助教……”
  “沿见……吗?!”
  “少爷,要进行那个计划吗?”
  猛然转头,黑亮的眸子寒若冬夜的星子,扬起嘴角,迟天邪邪的笑,如同嗜血的狂兽,对一时楞住的华墒微笑:“当然,不然我是为什么在美国把3年的课程1年修完的……我要让王竞尧的儿子尝尝和我母亲同样被玩弄的滋味!”
  ……
  后记
  迟天
  报复吗?为什么我的心会痛,破碎不般,被碾压一般,被滚烫的炭火烧烙一般?痛到无法呼吸?痛到生不如死
  到底是我在报复谁呢?是伤了你还是伤了我
  ……我能否----可以再见你的身影
  在那时,你是否还会说”你爱我”?是否还会拥我入怀?是否还会相信我?对我温柔的笑……
  华墒
  少爷,您又没有吃药吗?王妈说您连续三天不肯吃饭,这样您坚持不到找到那个人的----更何况以您现在的身体……您受的伤还没有好,请一定要保重身体!以您的技术,那天从别墅回来怎么会发生车祸呢?少爷?您能听见吗?!王妈,王妈!有人吗??来人啊!!来人……
《完》

Tag : 水媚儿

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