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的叹息 by 山蓝紫姬子

即使时间不长,但在1910年当时名叫「满潮之城」的海边城堡中,住着一个叫尼斯利.奥云的人。
  内藏着中世纪的荣光与黑暗的「满潮之城」,是破了产的贵族所出售的城堡。
  在购买城堡的同时,尼斯利也拥有了作为曾受冰河浸蚀的复杂海岸线的一部分的窄小峡湾。
  尼斯利.奥云在十多岁时就成为人气作家、时代的宠儿,虽然正如很多少年得志的人一样,是个傲慢而自以为是的男人,但花般的美貌与大方的性质,都是他令人喜爱之处。
在他的四周总是聚集着络绎不绝、世间一切的赞赏与财富,还有不问男女的奉承。假若他足下的路上有水洼的话,会飞身而出躺进泥水之上的纯粹崇拜者也大有人在。
  那样的他的崇拜者之中,有一个满腮黑胡子、瘦身材的异国商人。
  尼斯利不能把那男人的名字正确地发音出来,可是在一年之间异国的珍贵礼物却被源源不绝地送上来。
  某个寒冷的夜晚。似是终于到了归国的时刻,商人掩人耳目地到访「满潮之城」,诉说了一会儿离别的悲痛后,留下了一个作为是给尼斯利最后的礼物的巨大东洋之瓶就回去了。
  不解地想着商人强调决不可给别人看到,拿起瓶盖一看,里面浮沉着一条被人类捕获、我见犹怜地哭泣的传说生物,美丽的少女人鱼。
  绿色的秀发,配上处女的容颜。与天真的容貌反相的成熟丰满的女性肉体,腰部以下覆盖着深蓝色鳞片、有着鱼的姿态的传说中的人鱼。
  尼斯利马上为人鱼在城堡南端兴建了一间特别的房间。
  那是一间有着能给人鱼充分游泳的宽广泳池,与彷如南国森林般种满各式各样花与果实的树,可说是拍摄出人类脑海中描绘的乐园的温室。
  尽管如此,不理解人类语言的可怜人鱼,只沉在乐园那用白大理石造成的泳池底而不展现其身姿,令尼斯利灰心沮丧。
  不久,失望开始转化为愤怒之时,从回到异国之地的商人那里寄来了一封给尼斯利的,写了人鱼传说的信。
  当天夜里。
  深夜零时之际,伴随着潮水的气味,尼斯利.奥云受到他的来访。
  他虽不是人类,但也丝毫没有刚从海中浮出来的感觉。
  身穿银底、点缀有鳞片般的青海波图案的独特民族服装,以溜滑般的步伐走着。
  「我是统御海洋的七皇子的其中一人。每夜听见人鱼的叹息声,实在忍受不了,于是就这样浮上陆地来。」
  洋溢着神圣的海之皇子,以音乐般的美妙声音,操着人类的语言。
  接着皇子请求说会达成尼斯利的任何愿望,取而代之的要把可怜的人鱼放还海中。
  白天从商人寄来的信中得知会有人来取回人鱼的尼斯利,按照信上的指示,要求放还人鱼的条件,是要今晚一整夜,皇子作为自己的情人留在城堡中。
  由于人鱼本来就是多情的生物,与其肉体交欢是至上的悦乐。商人还写着,一度与高贵的人鱼交欢的话,寿命就会延长。
  皇子一瞬间流露出苦恼的样子,可是最终都死心地承诺了,马上往温室走去,把沉在深水底的人鱼呼唤出来。
  从天窗射进来的月光,映照出两只水性妖美生物的姿态的光景,洋溢着奇怪的、无以名状的淫美。
  峡湾跟「满潮之城」的地下道相连,通过这条地下道海之皇子把人鱼放还海中,然后依约返回尼斯利在等着的温室。
  重新在光之中看到的皇子,有着漆黑的长发,彷佛海洋的蓝凝缩而成的碧蓝眼瞳。红珊瑚色的口唇。从袖口窥见的白晢玉手,散发着彷如珍珠似的光泽。
  传说中的人鱼都是绝世美女,皇子也不例外,拥有凝聚世间所有人目光的美貌。
  尼斯利劝皇子喝一杯,皇子像很享受似的品尝了烈酒后,脱下似是出自哪个裁缝手笔的美丽衣服,展现出他本来栖息在海底时的姿态。
  稍微带点青色的珍珠色肌肤.
「跟人鱼交欢的话,寿命就会延长是真的吗?」
  对于尼斯利的询问,皇子的唇边浮现淡淡的微笑。
  「也可能是会失去余下的生命也说不定啊」
  即使听到这句说话,尼斯利也毫不困惑地把手伸向青白的生物,抚触。
  湿润而具吸力的肌肤之上并没有体毛,从交差的两腿之间可以窥见少年般的淡蔷薇色性器。
  「从你们人鱼的角度来看,人类是长满毛的肉兽吧?」
  尼斯利自嘲的说,一边确认凝望着自己的皇子的蓝眸之中溜过怎么样的感情,一边分开他的双腿,把手指滑进性器的深处。
  指尖一括着柔软的肉壁,皇子就扭动起上半身。
  尼斯利插入体内的手指,感到像是被柔软的鳞片卡着,以指尖去触摸之时,
  「呀...呀呀......」皇子溢出微弱的喘息声,妖媚地扭动身体。
  「呀,呀,请轻手一点...。对于我们海中的生物来说,被人类的手触摸的话是像削肉一般痛苦的...」
  无视皇子的哀愿,尼斯利开始以被说是会带来削肉般痛苦的肉兽的手,去翻弄白晢的柔肌。
  「呀,呀」皇子的口唇吐出痛苦的喘息声。
  指尖逗弄着体内的鳞片,嘴触碰那红珊瑚色的口唇,肉兽的舌攀上皇子颤抖的舌,加以吸吮,在唾液交缠之间,尼斯利知道了皇子的身体像醉了般失去了抵抗。
  手腕滑行至下肢,少年般的前端坚硬拔挺,刚好能一手掌握。
  触摸皇子的肌肤时,无论是怎样的刺激都会引起过敏的反应。
  尼斯利以手指,以口唇,以舌,触摸、爱抚皇子身上无一寸。
  不久,抚触的痛楚变成悦乐,皇子的青白肌肤开始从里面散发光芒,从股间涌出稀薄、桃色的人鱼精液。
  「有甜甜的味道」
  尼斯利把口唇凑上,施以吸吮,皇子就扭动身躯,边喘息边溢出新的精蜜。
  不久,多情妖媚的人鱼身体,渴求着爱抚,开始淫靡地起伏着。
  等得不耐烦的尼斯利,屈曲柔软的两足,掰开双丘一口气地挺进身体。
  「呀~~」皇子猛然瞪开双眼看着尼斯利的脸。可是没多久,就像是颓然一般放松身体的力度任人翻弄,也开始溢出悲鸣般的声音。
  最初起劲地蹂躏过身为这世上神秘的海之皇子的人鱼的身体后,互相达至高潮,两只不同种类的生物在一瞬间心灵契合了。
  在从圆形天窗射进来的朝阳中,皇子的背鳍闪耀通透的虹色光芒,尼斯利也终于离开他的身体。
  凌乱的黑发飘荡着,像是羞耻般颤抖着被人类肉欲翻弄过的身体的皇子,
  「我不能,再不趁着太阳仍未高挂之时回到海里」这般请求道。
  尼斯利瞥了皇子一眼,边感受着那双哀愿般的蓝色眼瞳中牵动的东西,边抱起他的身体,彷如分开坚实果肉般撑开背鳍末端的双丘,擦拭从妖媚地绽放着的花朵中渗出的体液。
  皇子再次发出喘息声,扭动身躯。
  稀薄的桃色人鱼精蜜从少年般的前端滴落。
  小心地舐过那蜜滴后,尼斯利终于「好了吧」的离开了皇子。
  「你回得去的话,就尽管回到海里呀」
  尼斯利走出温室后马上就听到皇子绝望的叹息声。
  商人在信中指示说,要令来取回人鱼的人无法回到海中的方法,就是在他们步行的路上铺上尖石。
  在没办法之下回到温室的皇子,浸入泳池水中,滑溜溜的身体像是在水中溶化般弯曲起来,当全身每一处都被水滋润过后,就重新回到用白大理石造成的回廊上。
  「呀呀,跟约定不符是令我感到怨恨,但也只能遗憾这没有水就不能生存的身体」
  皇子悲伤地说完,就跃起像女人般柔软的身体,噗通一声潜进水里去。
  皇子潜到人类的手达不到的深度,蹲也似的折曲身体,进入短暂的睡眠中。
  水面平静如镜,把他们皇子的身姿甚至表情都隐藏起来。
  海之皇子禁闭在「满潮之城」,已经过两年岁月。
  在那段岁月期间,尼斯利发现自己的美貌一点都没有衰老,仍然保持年轻娇嫩。
  尼斯利甚至变得能感应到人类所感觉不到的,自然的细微变化。
  例如能分得开光的颜色。能预知何时会下雨,能透过水面窥探到海的深处。连花开之时的微细声音也能感应得到。
  对尼斯利来说皇子已是不能放手的,可是皇子每夜都陷入沉思,依恋着海洋地哀叹不断。
  就像呼应皇子的叹息似的,海变得乱暴起来。
  从那之后,由异国商人寄给尼斯利的信一封都没有。他从别人口中得知往南国驶去的商人的船,在海中沉没了。
  在得知商人死讯的数日后。
  一如平常地包围在华丽之中的尼斯利,认识了从东洋旭日初升的国家到来的旅行者。
  那旅行者把在自己国家中流传着的人鱼传说,当作是一夜的枕边故事般说出来。
  虽是恶魔的低语,但东洋的人鱼传说紧抓着、动摇着尼斯利的心。
  难以抗拒的诱惑潜藏在那传说之中。
  跟旅行者告别后,尼斯利返回「满潮之城」,把海之皇子从水中拉出来。
  那一夜,尼斯利比平常更激烈、更疯狂地索求皇子的肉体。
  在过于暴乱之中皇子请求饶恕,可是尼斯利充耳不闻地继续蹂躏他的肉体,等到不久后皇子滴出甘甜的蜜汁。
  尼斯利把嘴唇凑上去吸吮。
  甚至以手指像弹一般来回翻弄皇子肉体深处柔软鳞片般的突起。皇子肌肤染上淡淡红潮,两腿像爱抚般缠紧把脸埋在自己股间的尼斯利。
  媚肉彷佛溶化了般,带着热度,把深探插入蠕动的手指吸住,几乎要把它搅碎成千丝万缕般地勒紧之际,尼斯利在皇子的前方突然落刀。
  皇子发出不像是世上会有的悲鸣,响遍四周。
  所有水性生物都听到皇子的悲鸣。
  「呀呀~~」接着呻吟出来的是尼斯利。
  那是由于呛鼻般的甘甜芳香的来源,是皇子的股间。
  尼斯利用刀把皇子的坚挺完全切下来,以手指摘取一小块肉片,在被困惑支配之前把肉片拿到口中,一口气吞下。
  那一瞬间,全身冒起激烈的痉挛,虽然感到死亡的恐怖,可是他马上就知道这是为了要变成新的尼斯利.奥云时,把人类的躯壳脱落的疼痛和痉挛。
  他看着镜中映出自己美丽的容貌与年轻的肉体,脑海浮现东洋的尼姑所说的,吃了人鱼的肉就能得到永远的生命这番话。
  可是,当感觉到横躺在地上的皇子的生命正急速地流失,他微微地咋舌,然后说着「最少让你返回海中吧」,就把可怜的皇子抱起。
  通过地下道到达峡湾,在月亮过份辉煌的高挂,星星却一颗都没在闪烁的夜间海滨,耸立着巨大的黑影。
  从那双眼闪耀着磷般的青白光芒可以判断出,那并不是世上的人类。
  再走近一点,可以看出他像是全身披洒着月光似的,有一股高贵的气氛。尼斯利想到他就是海之七皇子的其中一人。
  有着年轻姿态的男子,是统御南海的大皇子,也是被尼斯利伤害的皇子的热情恋人。
  大皇子向尼斯利伸出手。
  把精疲力尽得失去意识的皇子交出去之时,不经意碰到年轻人的手的触感,有着近乎令人麻痹的冰冷,而且也令人深感畏惧,尼斯利此后都忘不了。
  把两人的身影吞噬的海,弄碎着月亮的黄金光芒,不久后开始了平稳的波涛。
  其后,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般.........。
  靠海之皇子的肉片而得到不死的肉体的尼斯利.奥云,虽然因为把秘密说了出来而失去了很多信用,可是由于他还剩下庞大的财产和永远的生命,所以也不执着于一时失去的东西。
  要把自己拥有每个人都渴求却也得不到的不老不死之身这件事向世人展示,还需要一些时间。
  因为他知道十年过去,二十年过去,总有一天嘲笑过尼斯利,说他是头壳坏掉的骗子的人,会在他毫无改变的年轻与美貌之前,狼狈或是错乱地跪下来的。
  这一年的四月,尼斯利受到名士与富豪的招待,展开了前往纽约的豪华船旅。
  因为他是其中一个对祖国失望,已感到忍无可忍的人,所以船旅也怀着移居美国的目的。
  航程十分顺利,几乎令人片刻忘记自己身处海上般的舒适。
  那是在对于配有最新锐的设备,务求航海安全的豪华船之旅,谁也都深感意外的四月十四日凌晨发生的事。
  在纽芬兰对开海面,船像是进路受阻般微微震动了。
  虽然这并不是能令2208个乘船者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的振动,但接着的瞬间天摇地动般的新冲击,唤起众人的恐慌。
  尼斯利搭乘的豪华客船,在四月十四日,得到猛然撞向冰山而沉没的命运,掉进黑暗海中的尼斯利,在几乎勒紧心脏般冰冷的海水中失去意识之际,被乘坐在救生艇上的女性拉起来了。
  下沉的船上的乐手们持续着最后的演奏,尼斯利在昏暗的波涛中,看见了他的身影。
  在那里,有着海之皇子与大皇子,像是黏附在他身上般靠近的大皇子的身影。
  生还者仅695人,是有史以来最坏的船旅,在历史上这般记载着。
  生还者其中之一的尼斯利.奥云,从此以后都没靠近过海。
  因为他感觉到所有的水性生物,所有有水的地方,也对自己抱持着恶意。
  他再次返回祖国,复归社交界。
  每天都过得像梦般满足。
  可是,尼斯利在梦一般的日子中,被告知虽然是奇迹的不会死──却并非不会老。
  他,发出悲鸣。
  他,虽然绝不会死,但却不能阻止肉体的老化。
  尼斯利的肉体不久后随着年月逐渐老化,到现在已经只剩腐败到极点,变得干涸的肉块,在某个地方的小城镇生活着。
  在永远也死不了的苦涩中,在陈腐掉的肉体的疼痛中,在永劫之时,连叹息的说话也丧失,会记起他的人已经连一个都没有了。
  1991年,世界循着启示录发动战争的这一年,虽然有人把他的传闻说出来,但这个人只是「不久当这个世界毁灭时,他也会继续活着吧」这般嘲笑着。
  完

Tag : 山蓝紫姬子

留言

No title

我囧 写得不错哦v-252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