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想 by 山蓝紫姬子

走出了由于暖气和拥挤的人潮下闷热的几乎让人抓狂的书店,正走向通往车站的地下通道入口的浩弥,被从背后突然伸出的一只强有力的手腕拉住,险些要跌倒了。但如今支撑着他身体的,也是抓着浩弥的手腕的手。

弥浩转过头,吃惊地看见一个穿著深蓝色洋服的魁梧男人正睨视着他。
虽正值寒冬却连大衣也没穿的男人,正以巨大的力量抓住浩弥的手腕。

"你跟我来一趟办事处吧?"
满脸严峻表情,声音也是低沉锐利的,几乎算的是上恐怖的男人,可是浩弥无法忍受无缘无故地在大街中被这样对待,于是带着恼怒的口气返问。
"什么?"
"我是那边大楼里书店的警卫,想搜查一下你的背包"

浩弥怒气冲天的冲警卫吼到
"你是说我在书店里偷东西吗?"

虽然觉得对得起天地良心,浩弥抵抗着男人的拖拽。可是男人早已惯于这种日常的工作程序,
"那就给我搜一下啊,在这样引人注目的地方你会感到困扰吧?"

的确,走向车站的人都以"发生什么事?"的看过来。体格彷如施瓦辛格般的男人,抓着中性化的美少年浩弥,还摆出一副可怕表情。虽然讨厌却也真的非常引人注目。
而且由于这是每天都会来的车站,所以浩弥决定屈服了。

从书店经过大楼地层的药房、发廊、餐厅,就是男人的目的地──警卫的办事处。
警卫抓弥浩的手腕一路拉到办事处,翻出背包中的物品检查,可令弥浩不感相信的,竟有两本弥浩毫无记忆的书混杂在其中。

"这个,虽然调查一下卷标都会知道,可是根本就不可能通过收银处的吧"
男人摊开在桌上的书,是裸男流着汗在自慰的写真集,和男同志在玩SM的同样让人觉得过度猥亵的色情书。

由于太过惊讶所以错过了辩解机会,一段沉默,警卫便确定弥浩有罪了。
拿起学生手册,进行确认。

"风间浩弥。十七岁......咦,式部高中二年纪的学生,是个秀才呢......家在惠比寿,住在很好的地方呀。打电话请你父母过来只要三十分钟而已吧"
听到这里,浩弥总算回过神来。

"请等等,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书会在我的背包的。我真的不知道!请你相信我......"
"被发现之后谁都会这么说的......"

警卫的表情由吓唬转化为表示理解,语调里或许还有些同情。
"这样的书未满十八岁是不能买的,如果想要唯有偷吧。不过原来你喜欢男的吗?有这么漂亮的脸蛋,一直谁人都不能倾诉,独自在烦恼着吧......"

浩弥对警卫带有嘲讽的肯定语调提出严厉的反驳。
"不、不对!没有这种事情......"

"啪!"在大叫的浩弥面前,警卫大力拍了拍桌子。
"这样的话为什么这些书会在你的袋中?"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呀"
睨视着脸上写满冤屈的浩弥,男人的声调稍为缓和了。

"在学校也很辛苦吧?承受各种各样的压力,会着魔的呢"
"可是,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偷东西!"

对着充满自信地大声疾呼的浩弥,警卫用鼻子哼了哼,嘲笑着说到
"不过呢,现在既然在你的袋中搜出了两本书。但在这幢大楼还有其它的店,说不定你可能还偷了书以外的东西......"

"请别说失礼的话!"
男人轻易地躲开了不自觉挥拳的浩弥,反过来扭住他的手腕。

"没办法了,看来身体检查是必要的"
巨汉一般的警卫马上从押着的浩弥身上一口气剥下制服和白衬衫,连裤子也扒了下来。

"你......你在、在干什么!"
警卫取笑着因怯懦而声音走调的浩弥。

"因为可能会隐藏着细小的物品,所以要好好的调查"
"调查、调查干吗要脱光衣服!"

"因为是男人,有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吧"
浩弥的脸上闪过"不会吧"的表情,男人挑起眉毛。

"你察觉得倒快,看来是有隐藏经验咯"
"住、住手!变态!"

警卫突然举起在狼狈地叫着的浩弥的身体,以压倒性的力量把他抬在肩上。
因双足离地而几乎失去所有抵抗的力气,不安在弥浩的心中扩大。警卫以这种姿势把浩弥抬进办事处里边自己用来睡觉的房间。

"不要!这样的话......我,我会向警察起诉你的!"
浩弥被抬进警卫使用的浴室。

不很宽广的组合式浴室,浩弥被迫站在浴缸上,双手被悬挂在靠近天花板的浴帘杆上,用手铐铐着。
早在看见事先悬在杆上的手铐时,浩弥就觉悟到警卫已经做过很多次这种事。

警卫出去了一会又回来,在这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不断抗议高呼的浩弥,在看到男人手上的东西时脸色苍白的中断了声音。
警卫从药房买来了"ICHIJIKU浣肠液"(译注:ICHIJIKU是个品牌)。把专用的玻璃制浣肠器靠在洗脸盆上,扭开旋塞。

一边在洗脸盆放进温水,一边把粉红色容器中的液体挤出来。温水虽把强效的药液稀释掉,可是份量也因此而增加了。男人以大玻璃器具把稀释了的药液吸上来。
"住...住手呀!这样的事情......"

虽没有经验但也明白警卫要做什么的浩弥发出怯懦的声音。警卫以哄慰的语气说。
"你合作一点的话,很快就完事了。能澄清嫌疑不是很好吗"

"我什么都没偷、什么都没藏,真的......"
正在说着,就被男人空出来的手挥了个巴掌。

"你不想这么可爱的脸蛋被糟蹋吧?"
对手是说着威迫的说话,体型几乎是自己两倍大的男人,而浩弥这一边,已经是全裸,双手还被手铐铐在浴帘杆上。姑且不论别的,光是在气势上就已毫无胜算。

即使如此也不愿意放弃抵抗,可是下体突然被男人抓住,强有力的手把肉茎连带睾丸一把抓着,牢牢握紧。
"呜......"

把全副的精神放在保护后方上,前方男性的弱点变得毫无防备。
警卫几乎像要握碎般咯吱咯吱地搓揉着,以威胁的口吻对浩弥说。

"把屁股转向这边,否则我会让你品尝一下小便出血的滋味"
威胁立即见效。浩弥美丽抗拒的容颜瞬间垮下来,全身像着火般的泛起红晕。

警卫把手移到放松力度的浩弥背后来回确认浩弥的形状。
浩弥为了逃离不舒服的触感而摇动腰部,男人就借助肥皂的润滑把指尖滑进去。

"呜哇......"
浩弥不由得发出叫声。身体就象开了一个洞,生气似乎都漏掉了一般。

彷佛活蹦乱跳的小鱼般的手指在浩弥的内部乱冲乱撞。
"咿、咿呀......住......住手!"

虽不痛,但也不舒服。有东西塞进来会引起排泄感,那是让人非常难过且无法忍耐的。
"以前,有人在这里藏了一只手表哦"

用手指探索的警卫也许是理解到那里什么都没有,于是就像插入时一样,突然把手指拔出来。
"呀...呜..."

在拔出来的瞬间,弥浩就象被一种解放般的快感侵袭着。
可是马上又有别的东西侵入近来,今次押过来的是没有温度的管嘴前端,浩弥的肉壁不由得把侵入的异物叨着。

"呜呜...呜......"
为了逃开,浩弥踮起脚尖,但男人又追逼过来。就这样,以从下往上的形态,男人挤压了玻璃器具的压缩头。

"咿、咿......"
在最初的微温液体进入的瞬间,浩弥发出悲鸣。

"啊呀......呀......"
男人一边看着浩弥的双丘惊栗地颤抖,一边操纵着器具把液体注射进去。因为是站着的所以注入不是很顺畅,可是这样的效果对男人来说却是最棒的。

"怎样?进入的感觉很难受吧?喷出来时前列腺会有点怪怪的感觉"
虽听见警卫猥亵的低语却无法辩解,浩弥只能咬紧牙关的呻吟。

"在你偷的书之中也有刊载这样的照片吧,真实做起来感觉如何?"
"不......不要!呀......呜呜......呜......"

警卫开始用并非稳定地注入方式,而是用一会儿注入,一会儿让液体喷出的方法,让浩弥全身都绷紧了。
"呜、呜呜...呀...呜......"

"也有人只是注入就会高潮哦"
"咿......呜...呜"

被堵塞、被注入,随之而膨胀的触感,跟痛苦不同,而是更能引起情欲、让人无法忍耐的感觉开始支配着脑海。
"呜呜..."

喷出的时候像是突然涌起的眩晕感好象把意识都抽飞掉了一样。
"......呀、呀呀呀呀..."

在浩弥失去理智之前,塞在身体之内的管嘴已经退开来了。
前端将要擦拔出去之时,弥浩才猛然醒觉。

男人把手指滑进股间,瞬时就把开始往外漏的液体封了起来。
"要好好地收紧,否则的话,就会漏出来的"

"呜"
男人把手指从集中力量的浩弥身上抽出,赞扬般地说。

"对对,就是这样用力夹紧。从现在起会很辛苦哦"
男人刚说完,肠壁就对入侵的异样液体做出狂乱的反应。

"呀,呀,呀......不行了...已经...要漏了......"
发出情非得已的呻吟声,浩弥摇晃着身体。手铐喀喳喀喳地作响。

"呀...不行,出来了...呀...呀呀..."
"那就出来吧。注入的时候与排泄的时候,都会有难以忍耐的快感吧"

虽知道自己是站在浴缸中,但那样的事就是做不出来。
"啊,不行,不...能在这里......"

男人在咬紧牙关地忍耐着的浩弥耳边低喃。
"要我塞起来吗?"

"呜......塞...塞...起...来!」
灼热的肉块碰上了在叫喊着的浩弥的腰。手把双丘掰开,灼热的肉快立刻就压上来。

虽然明白了塞起来的意思,身体不由得打颤,可是已经太迟了。
"啊!"

前端进入的瞬间,浩弥仰起身体呻吟着。
按在腰间的手以强悍的力量把浩弥拉近。弥浩感受到插进身体的男人的可怕,阻挡不了身体裂开般的疼痛。

"......呜、呜......"
从咬紧的牙关中泄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可是当灼热的肉块继续探入,勉强撑开肉壁,突进冲进来时,就涌起大叫声了。

"死...呜......要死了......"
覆在身上的男人,把气息吹到弥浩的颈间,一边笑着,一边动着腰,把肉帮缓缓退了出来。

"呜、呜......"
抽出来的肉块,带给浩弥至今为止都不曾有过的快感,身体不由自主妖媚的扭动起来。

即使刚才插入的时候充满痛苦,但现在同一个肉块却像是要把肠腔拉出来般,感觉奇异地舒服。
"呀,呀,呀呀......!"

忘记了被注入大量液体而带来的痛苦,淫荡的呻吟声从浩弥的唇间溢出。
可是,退了出来的男人又再次向浩弥的内部猛烈的突进,浩弥不由得发出悲鸣。

"呜......呜...呜......"
失去安身之所的液体往内部席卷而去,在异样的触感再加上内壁受到强烈的磨擦,双重痛苦来回融和交错。

弥浩几乎要哭出来的时候,男人又再度抽身了。
"咿......呜......"

眼前就像溶化了般变得一片模糊。
过不了多久,男人的肉块又再次猛烈的侵入。

"呜呜!呜呜呜!"
浩弥再也按捺不住了。在插入的痛苦中,为了逃避而扭动腰部;在抽出来时妖异的触感中,为了能沉溺更久一点就主动追上去。

男人的动作开始变快,浩弥的动作也跟着变快,两人的节奏调和。可是男人突然加入扰乱这份调和的横向摇动,浩弥就此崩溃。
"......呜!...不...行,呜...呜......"

自己的肉体彷佛不是自己的,就象浮在空中般炸裂开来,浩弥有种这样的错觉。
注入肠腔带来苦闷感的液体,与男人灼热的肉块,在绝妙的配合之下令浩弥进入疯狂状态。

"呜呀呀,呀呀呀!"
意识突然炸裂,变得一片空白。

感觉到双颊被拍打的浩弥,映入眼帘的,是飞散在浴缸边缘、快乐的证据。
"我也来了!"

像野兽咆哮般说完,男人的动作,变得难以抵挡,非常猛烈。
「呜哇......呜哇......!......呀...呀......唔......」

浩弥的叫声中,很快就渗入绮艳,两人一口气攀上顶峰。
"哈,哈,哈,哈......"

扯动肩膀大口喘气的浩弥背后,男人像尽力挤压一般摇动腰部。
"嗳,要拔出来了"

浩弥吓了一跳,意识到将会发生的事态,浩弥狼狈扭动起来。
"住、住手!不要、不要,别、别拔出来!"

"嘿嘿,那就是要再来一次吗?"
男人发挥他的无比精力,摇动埋在浩弥体内又开始硬挺的肉块。

"啊呀呀呀......"
浩弥闭上眼。不知道会变得如何,感到十分可怕。

自己一定不能变回普通的样子了。尽管如此,还是会边抽泣边追求更多的快乐,把腰压向背后的男人。
"我,我......已经,变得怎么都无所谓了......"

"客人"
男人摇晃着浩弥。

"客人,怎么了?没事吗?"
"咦?"

巡声望去,看见一个身体紧紧包在深蓝色衣服下的男人,以讶异的眼神俯望着浩弥。
"不舒服吗?"

听到这句话而回过神来的浩弥,发现自己正单手拿着参考书,站在书店中。
浩弥感到困感。

是作了场梦吗?对这样的浩弥,男人担心地说。
"有些什么不舒服的话,要不要来办事处休息一下?"

虽然返回了现实,但梦境,可能从现在才开始......

THE END

Tag : 山蓝紫姬子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