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 by 晓渠

我叫唐愉,唐僧的唐,愉快的愉。
  我是小老婆生的孩子。
  现代爱情故事里小老婆,不管狡猾泼辣,还是委曲求全,几乎都是年轻貌美,对比着徐娘半老,风韵不存的大老婆,怎么看怎么胜券在握,是否登堂入室,简直就看她的心情。
  这些几乎全都是真的。
  除了我爸爸的大老婆用一张支票解决了我的亲娘,顺便买下我的抚养权。
  于是我叫她妈妈。
  妈妈对我很好,那时候,她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忘记我是她丈夫偷吃的结果。
  虽然我的亲娘将我交给她的时候,我是明码标价的一件商品,但妈妈对我的爱护是无价的,哪怕后来她有了自己的儿子,这种爱也没有减少。
  我继承了爸爸的容貌,我的脸和年轻的爸爸,几乎如出一辙。
  她爱我,就象当年她爱着爸爸,明明知道不是她的,她固执,或者说好听点儿,叫做坚持。
  恨我的,是我的爸爸。
  在他眼里,我是亲娘用爱情向金钱妥协的收据,是他失败的爱情留下来伤疤,时时刻刻提醒他,他深深爱过的女人,反手给他的一刀。
  我从小就读寄宿学校,一次夏日午后,回到家里拿东西,爸爸坐在客厅里,看见我走进来一楞,那是看见陌生人走进家门的诧异,他好像并不怎么认识我。
  在奇异的家庭里长大,我想,外人一定觉得我是个长歪的苹果。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我很少哭。
  幼儿园的时候,打预防针,我是唯一一个没流眼泪的。
  老师夸我勇敢。
  其实,我一点都不。我觉得好痛的,痛得我恨不得去咬那护士,可我对疼痛的反应,不是眼泪。
  我很少笑。
  高中有个男同学,总爱在我面前讲笑话。
  他的笑话很幽默,周围女生被他逗得花枝乱颤。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着我,我没有笑,虽然我觉得确实挺好笑。
  我患了情绪表达匮乏症。这是阿旗的“诊断”。
  阿旗是我大学同学,他在我隔壁的寝室住了两年,我却一直不知道。
  后来我们交往以后,他和我说,这招严重打击了他的自信。他以为他高大英俊的身影,放在哪里,都不该是被漏看的一个。
  我说,也许是你的形象太高大,我只到你胸口,所以错过你的头部。
  你明明只比我矮三公分!大部分时间,阿旗都还算有胸襟,但偶尔会比较爱斤斤计较。不过,你只看见我的胸口也挺好,他又在擅自乱总结,那证明你一直都在看着我的心。
  我们的爱也许没脑子,不理智,但从不违背我们的心。这或许叫做执着,也可以称为任性。
  我其实不需要出柜,我就算娶了个带着私生子拖油瓶的妓女,爸爸都不会过问,他对我的冷淡,激起了我的愤怒!在他身上,我从未收到过任何关注,好像我是路边的一片垃圾,被妈妈拣回家,要当成有用之材一样培养,浪费了他的时间和精力。
  这片垃圾就是你的破烂爱情!
  那一次,我简直气极了,和他大吵。青春期以后,我和他,从未心平气和地讲过话,那次吵架的原因,已经无从考证,我只记得我们互相撕扯着对方的伤口,象是一场角逐,看谁的招数更加致命。
  你娶妈妈,只因为她有钱,你从来没爱过她,而你爱的那个女人,只为了你的钱!这真是报应!
  对,我遭了报应,才花一百万买回你这个变态!爸爸火冒三丈,他英俊的眉毛象是两把锋利的宝剑,狠狠地插在我的心上,拔出去,再插进来……直到血肉模糊。
  那是他第一次喊出我当年的“售价”,若是以往,足以让我发疯,可“变态”两个字,伤我伤得更深更疼,伤到我无法继续战斗,我没有投降,我在妈妈焦虑的注视里,在大风雨的夜晚,跑出家门。
  一辈子,都再没回去过。
  我从来不豁达,并且执拗,我的爱和恨,都无法通融和变通。
  我紧紧抱住阿旗,向沙漠里迷路的抓着指南针,我哭不出来,所有的眼泪都倒流到心底,那里,一片汪洋。
  不肯开口对他说,如今,我的世界一片荒芜,只剩你。
  阿旗从来不安慰我,他几乎不提我家里的事。
  但他形影不离地跟随我,从晨间露落青草,到夜晚满天星辰。
  他会在图书馆昏昏欲睡的光线里,偷看我,偷看很久,很久,很久。
  我知道他在等我发现。
  可我从不告诉他,从他扭头看过来的瞬间,我就已经察觉。
  我总是假装没注意,不让他得逞。
  在阿旗形容我的词汇里,没心没肺,使用频率最高。还有,尖酸刻薄,心不在焉,穷凶极恶……几乎没有褒义词。
  真是委屈你了。我讥笑他。
  他却摆出认真的表情,就算全世界都不喜欢你,唐愉,你依旧是我的宝贝。
  我感受得到,有什么东西正悄悄浸上我的双眼,在它流泻之前,我闭上眼。
  阿旗的唇凑上来,轻轻地吻在的眼角。
  象蝴蝶品尝花瓣上的露水。
  我们过着宁静的生活。
  有一天,新闻说会有流星雨。我们爬到宿舍的楼顶,躲藏在迎风飞舞的床单里,空气里是洗衣粉的香味。可惜,小器的流星雨,缺席了。
  阿旗揽着我的肩膀,他说,你一定是错误着陆地球的外星人,看谁都不顺眼,惹了众怒,连流星雨都不爱搭理你。
  地球没劲透了,我根本就不想在这里混。我承认说,但是,登陆不是错误,是要找到可以将我揣进身体的人,然后和他一起离开,回去我自己的星球。
  我认识那人!他煞有介事地说,象是发现了惊天秘密,他姓葛,**大学**系,总在占者图书馆二楼靠窗的座位,自习时偷看你……我就说他怎么帅得那么无法无天,原来也是外星人!
  兴高采烈地说完,他忽然问,你的星球好玩吗?
  那里太阳从西边升起,天空挂着两个月亮,山上长满紫色的树,我仔细想了想,继续说,每天午夜都会下场流星雨……可以许愿,然后,愿望会在日出以后,一一实现。
  毕业后,我们搬进老街区的一间公寓,门前的马路上铺着鹅卵石,小孩子骑着自行车经过,会调皮地不停按着清脆的铃。我经常在一片悦耳的声音里醒来,那天早上也不例外。
  我出门的时候,他坐在二楼的窗口,做出个心型的手势。我只冲他胡乱地挥了挥手。只是走出几步,忍不住回头……他依旧站在原处看着我,那么挺拔,那么帅气的,外星人。
  我拔腿想走,天地却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我想,那会不会是接我们回去的飞船着陆?但街道上的人大声嚷着,地震了,地震了!
  我惊惶地寻找他,我看见他打开了窗,听见他嘶喊:小心!唐愉,小心!
  楼顶断裂坠落的天线砸到我的瞬间,我的阿旗从窗口跳出来。
  他几乎是爬到我的跟前,扶着我流血不止的头颅,他说,唐愉,别离开我!
  我对他说,阿旗,我没事,我们出发吧!
  他紧紧抱着我,就象当年,大雨的夜晚,我紧紧抱着他一样。
  我痛哭着来到这个人世,微笑着离开。
  这个世界上,唯死亡永恒。又或者,死亡已经算是另一番天地。
  活着的时候,我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叫唐愉,唐僧的唐,愉快的愉。
  我是一只流浪的鬼魂,但我不孤单。
  我坐在紫色的树下,银河横过夜空。
  我遥望那颗微茫的,叫做地球的行星,那里住着我爱的人,他看不见的流星雨,在我头顶的天空,象烟花一样绽放……
  阿旗,请你快乐。
  完

Tag : 晓渠

留言

No title

好悲啊~~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