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破晓前(迹冢) by 月玥

  疲倦的街灯,一盏一盏熄灭。
  在黎明破晓前,终于说出,我们的爱情没有明天。是谁的出现?该谁说再见?写好的剧本摆在眼前。
  在黎明破晓前,沉默的侧面,是如此美丽如此遥远。。。。
  10月6日 6:12AM香格里拉大酒店酒吧的
合上手机翻盖放在桌面上,少年稍稍抬起手。候了一夜的服务生强打起睡眼,昏昏欲睡的脑袋抬起的时候职业笑容已经挂在了脸上。黑耀石般的眸子略略低垂,目光在手机上游离,少年随手从S&R的新款真皮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轻放在服务生的帐单夹内。
  过了几分钟,服务生从总台返回让他在这里伺候了一夜的少年客人的身侧,“请问先生身上还有其它的银行卡么?或者是足够的现金?”
  “嗯?”尾音微扬,喝了一夜咖啡的嗓音华丽中略带沙哑。
  “您这张银行卡不能使用,请问先生身上还有其它的银行卡么?或者您愿意用现金支付?”
  秀气的眉头不悦簇起,还放在桌面的钱包拿起打开,抽出一打金银灿灿的银行卡。
  没过多久,服务生又回来了,还是不卑不亢不偏不倚的职业笑容,“先生,您的银行卡没有一张能使用。请问您身上有足够的现金么?”
  『足够』两个字,没有带上重音,但听在少年的耳中就是别扭刺耳。服务生分明看到了钱包内没有放入任何现金。要不是看出那不起眼的黑色真皮钱包是S&R的最新款,价值不菲,少年一身行头装束没有一样是便宜货,言行举止也带着大家少爷的优雅自然。服务生此刻早就联系保安,而不是在这里跟他好声好气地陪笑。
  不知道那一打银行卡为什么一张都不能用,但现在不是追究那个的时候。少年瘁郁地打开手机,寻找管家的电话号码。
  流年不利啊。他迹部景吾竟然在生日过后的第一天第一次跟人分手,也在这一天第一次遇到付不出帐单的尴尬。
  没等迹部景吾拨出管家的电话号码,被总台招回去的服务生又带着职业笑容折回,“先生,您的帐单已经由那位小姐替你付完。谢谢您的惠顾,香格里拉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替他付了?是谁呢?
  迹部景吾顺着服务生不着痕迹地指引,往总台望去,正正对上等待他的含笑双眼。
  修身的晚礼服勾勒出女子的身形,她斜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慢慢品着杯中血色的琼浆,黛墨的黑发松松挽起,露出纤柔的颈项,散落的两缕碎发服顺贴在脸颊,在柔和的光线中映着如玉的肌肤。
  玫红的唇角微微上翘,她对来到她身边的他举杯轻笑,“帅哥,买你一天跟我约会怎么样?”
  “哦?只那点小钱就能买本少爷的一天约会权么?”眉角上挑,少年圆润的指尖轻轻滑过他右眼眼角下的泪痣。
  “不行么?”女子的声线有些慵懒,晃动的液体光泽莹亮,扣杯的手指白皙修长,漫无节奏地敲打着剔透的杯壁。“还是,你另外有约?”
  “这。。到没有。”这一天,他为了那个人特意空了出来。却没想到在这一天,他们分手了。
  “那就没问题了。”女子从迹部景吾的手中夺过他的手机,暖暖的气息呵在他的耳边,“帅哥,记住你今天的爱人名字,悠闲。我比较喜欢你叫我,阿闲。帅哥你呢?”的
  短暂的错愕过后,少年清艳的面庞勾起自若的微笑,轻握住她的柔荑,抬至唇下,“是,阿闲。”轻扬的尾音张扬着他独有的华丽,“景吾,只有今日我容许你叫我景吾。” 
  10月5日 1:23PM商业街BABERRY女装部的
  迹部景吾依在舒适的沙发里,单手撑在颚下,黑眸上下打量了那个用一夜的咖啡钱就把自己一天买下的情人,尾音微扬的嗓音有着少年人的清悦,略略的沙哑好像新酿的甜酒般香醇,“你们女生的约会就是逛街买衣服?”
  “就这一套了,我直接穿着走。麻烦你帮我把换下的衣服包起来,谢谢。”悠闲微笑吩咐候在一旁的店员,放下自己挽起的长发,以指为梳将其束成马尾。黑色的八分袖外套暗金薄纱,硬质的低腰牛仔超短裙露出纤长雪白的美腿,黑色皮质长筒靴磕地有声,合着碎在颈部的发尾,这样的悠闲保留了女人的妩媚,又显着少女的青春活力。的
  她转身双手撑在迹部景吾肩膀上方,单膝跪在沙发座垫边缘,将少年罩在她前倾的身下,近得仿佛能嗅到少年发丝间的气息, “女人喜欢买衣服是因为衣柜里,永远少一件最满意的衣裳。而约会的时候逛街买衣服,则是喜欢男人看到自己试衣服的时候脸上会出现的不同性幻想。” 慵懒的嗓音低低在他耳边响起,仿佛可以将火星挑成燎原的野火。动脉的鼓动烘散着迷药的香水味道,隐隐的甜腻是诱惑的暗示,撩拨着男人本能的骚动。
  只需稍微将上仰对望的目光垂下便可透过松宽的领口看见白嫩□的酥胸,指尖轻抚着泪痣,迹部景吾的目光最多停留在她光洁的颈部和细致的锁骨,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半藏在发丝间温玉耳垂却通红欲滴。
  手指微微拨弄迹部景吾半长的头发,漆黑的发丝在光线下折射幽紫的光泽,晃眼看去是暗紫的发泽,细细柔柔好像丝绸般清凉的顺滑。曲起的手指,轻轻触着他脸部的肌肤,细嫩得不像经常在阳光下跑动的运动少年。感到指下肌肤传来的微颤,悠闲噗哧笑出声来,在迹部景吾的脸上轻摸了一把,起身抚平短裙的皱褶。“亲爱的景吾,我的弟弟情人,总要让我这个20出头的老女人打扮年轻点才能跟你一起出去上街吧?”玉石手链串在手臂上,明晃出五彩的光芒,悠闲调皮地冲哽了一口气在喉咙里的刚过15岁的少年眨了个媚眼,“还是景吾真的起了绯色的幻想?”
  耳垂刚褪下的红潮淡淡地爬上脸颊,华丽的紫样少年别扭地撇过脸,“你这个女人少乱说话,本少爷会对你起什么幻想。”的
  “是阿闲哦~ 我亲爱的弟弟情人。”温润的指尖点在少年的唇瓣上。“景吾以前没有跟女生约会过?”
  肯定的问句让迹部景吾兴不起反驳的谎言,本来说谎掩饰也不符合他的华丽美学。轻叹了一口气,不过他为了那个人似乎已经说出了不少谎言,对朋友,对家人,也对自己。但最后依然落了个分手的下场。
  “还没有值得本少爷约会的女生。”尾音微翘的华丽音调,是自信的张扬。
  “那我还真是荣幸呢~得到了景吾的初次约会哦~”悠闲接过店员递给她的袋子,挽起迹部景吾的手臂,仰头娇笑:“那为了纪念我们宝贵的初次约会,我们去逛下一家店吧~”
  “还逛?你买了这么多衣服还不够么?”少年懒懒地接过搁在地上的几个袋子,挑眉抗议从9点开店一直持续到现在的购物行径。
  食指摇了摇,悠闲教育道:“NO,NO。亲爱的景吾,你忘记我教过你什么了?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最满意的衣服。不买到最满意的衣服,女人是不会觉得够的。而且我有钱又有身材,最重要的是有这么帅的情人陪着,当然要多逛几家店才够本啊~ 景吾要是累的话,我们去喝茶休息一下。”
  “英式下午茶?”
  “牛奶红茶加三层点心架?”
  “DEAL?”
  “DEAL。”
  相视一笑,迹部景吾长腿迈着优雅华丽的步伐,陪着只到他肩膀却逛了半天也不觉得累的女人在商场内寻找让他们心仪的英式茶点店。 
  10月5日 3:34PM电影院
悠闲瞌睡的头颅靠着背椅,慢慢滑到迹部景吾的肩膀上,绵长的呼吸告诉同样昏昏欲睡的他,这个态度强硬要来看爱情片的女人已经睡得香甜了。
  只将她虚到自己脖子的头发撩开,迹部景吾任由她靠在自己的肩头上。的
  今天,他是她的情人不是么?的
  他和她是情人,所以她可以挽着他的手臂,所以她的右手和他的左手五指交缠,所以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能感受到鼻息的温度,贴在一起是亲密的距离。
  幽暗的电影院内,一对一堆。因为他和她是情人,而没有人给他们过多的注意。
  迹部景吾看着银屏上隔了两年时光爱上彼此的男女,心神却被耳边的呼吸夺去。
  逛街,买东西,喝茶,吃饭,挽起的手臂,牵着的手,靠在他肩头的头颅,抚摸着彼此的头发。
  这样普通和平凡的约会,电影里的那对男女一次都没有过就分手了,就跟他们一样。
  隔在那对男女之间的是两年的时光,两年前的他,两年后的她,明明是如此的了解彼此,却触摸不到彼此。
  隔在他们之间的是更多的更多,不是时光而是更多的现实。于是他们在触摸到彼此前,就松开了彼此。
  “放我自由,也放你自己自由吧。”
  银屏上,两年后的她含着泪水,将分手的信放进了时间黑洞的信箱内。
  放彼此自由。。。在还没来得及开始前结束。
  如果是两年的间隔,他愿意等。
  他愿意为了一次这样普通和平凡的约会等上两年,等上三年,等上一辈子。
  但他怕等完了这一辈子,都等不到这样的一次约会机会。
  隔在他们两人间的东西太多太多。
  恐怕这一辈子他们都无法为彼此放下身上的责任。
  『对不起。』
  『没关系。』
  『我们分手吧。』
  迹部景吾闭上了眼,眼睑好重,他已经等到疲倦。他现在好想好好睡一觉,是否睡一觉醒来,他就有勇气阅读手机内回复的短信。
  冰凉的液体滑过脸颊,无声沿着下巴滴落在手背上。
  时装袋内,被藏起的手机,闪烁着来电的提示光。
  10月5日 7:45PM秋祭日本料理店
  即使坐在高脚椅上也端正修长身形的少年,眼角上挑的桃花眼无视旁坐女子泄愤般快速堆积起来的空盘子,慢条斯理继续他给人感觉华丽张扬却不过火的优雅进食的
  直到手边堆起的空盘子摇摇欲坠,迹部景吾才抓住要再拿下一盘旋转寿司的柔荑。
  “亲爱的景吾,你也想要这盘寿司么?”悠闲如丝媚眼挑了挑,甜腻慵懒的话语逸出玫红的唇瓣,“还是想念人家宛若凝脂的细白肌肤了?”
  “亲爱的阿闲,实在不巧,刚刚好你所猜测的两个原因都不正确。”恢复正常的嗓音少了沙哑带来的低沉的醇醉感,多了一分少年人特有的干净,好像钢琴的中音,恰到好处的张扬与华丽。“正确的答案是,你的暴食暴饮的举动实在太不华丽。身为我情人的你,请不要做出不符合我的华丽美学的言行举止。”  
“我在化悲愤为食欲,和平地发泄我郁积在肚子里的不满。有何指教么?我亲爱的景吾?”悠闲另一只手拎起盘中的寿司,贝齿咬了一口,鱼子的清甜清脆和着醋米的松软化在口中,有效地缓解了一点让她纠结的郁闷。
  提议去看电影的是她,结果在电影院里先睡着的也是她。悠闲在心里为自己开脱,这不能怪她,谁让迹部景吾的肩膀靠得太舒服,昨夜又没得睡,一不小心就从假睡变成了真睡。还两人一起头靠着头,睡到了电影散场又开场再散场,查票的场馆再不忍心打扰他们酣甜的美梦,也要在自己换班前把他们叫醒。  
丢脸啊,尴尬啊,自己完美的御姐形象啊。
  真正让悠闲郁闷的是她刚睡醒时嘴角似乎还流着不明液体的迷糊样子被迹部景吾看去了,败坏了她之前在他面前树立起的妖媚御姐形象。本来轻易就能被她都弄出红晕的少年,在那之后对她的撩拨总是老神在在,推拿拨弄随手挡回了她每每的逗弄。
  无论何时都华丽瞩目地保持着自我的迹部景吾,才是她所认识的迹部景吾啊。
  悠闲知道,也正是这样的他让她心仪不已。
  但她还是对约会的主动权被迹部景吾所掌控而感到纠结郁闷。
  “每餐吃到八分饱才是健康的饮食习惯。用暴食暴饮来发泄未免太不华丽了。就让本少爷来教你另一个更健康华丽的发泄方式吧?”
  圆润的指尖轻抚眼角的泪痣,微微上扬的尾音带着近乎嚣张的自信。
  10月5日 9:56PM14正太网球场 (谢谢14的客串)
  黄影凶猛地扣在茵绿,旋转弹开。反射性躲开的女子侧身,反手,扬拍。黄影坠在拍线上,沉重的力道震开女子握拍的手。
  悠闲甩甩震麻的手,“你所说的健康华丽的发泄方式?”
  “你敢说这不比你一点形象都没有的暴食暴饮华丽多了?”高挑的少年手脚修长,浓纤合度的身子在夜幕下弥散着汗水的热气。汗湿的发丝服贴地垂在白皙的颈项,明亮的灯光下折射暗紫的光泽,迹部景吾用球拍挑起挂在网柱上的毛巾,“阿闲,现在感觉怎么?”
  “出了汗是舒服不少,但你确定网球是健康的发泄方式?”悠闲坐回椅子上才感到手脚酥软,一时间懒懒地不想再动弹。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招呼道:“来这里坐休息一下,景吾。”
  宽大的白毛巾搭在同样汗湿的黑发上,随后坐下少年身上的热气,夜风吹不散的浓郁。
  “景吾啊,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么?”比正常语速略为拖拽的话音,合着她慢慢擦拭汗水的动作,说不出的慵懒性感。
  “香格里拉的酒吧里,你花了一点小钱买了本少爷做一日情人。”
  “亲爱的景吾,你怎么能说这么没气氛的话呢。就算是一日情人也要假设一个浪漫的相遇啊。”拿巾的手轻轻抬起,指向两人刚奔跑过的茵绿场地,“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这个球场。那一日是两队少年为了争夺某个出场权而在打比赛,赛事白热化的时候是在双方队长出场的时候。”
  女子甜腻的嗓音懒懒说着,描述了一场两个少年间的网球比赛,描述了一场两个队长为了各自队伍而毫无保留的比赛,描述了一场最终让一个少年左肩几尽残废断送了网球生涯的比赛。
  少年的思绪随着她的嗓音弥散飘荡,似乎又回到了那段时光,回到了那个赛场。他站在他的面前,他为了他的队伍付出了他的肩膀,他为了他的队伍也付出了他的肩膀。
  迹部景吾从没后悔过,即使到今天他也没有后悔过当时即使断送他的网球生涯也要为冰帝赢得比赛的决定;正如手冢国光没有为让青学赢得比赛而宁愿付出自己的肩膀的决定一样。
  同样的,他也没有为发出那封短信而后悔。
  “你站在场中,目光只看着网那端的对手,阳光好像为你的胜利而明媚。赛前上百人因你一个手势一个举动而齐声呐喊的场面华丽耀眼,让我为那样张扬的你而心悸。赛后,你站在胜利的网前,隐忍的伤恸更是让我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你。。。于是在你们退场之后,在你们解散之后,我给你发了短信,于是『我们从这封短信开始交往』。”
  魅惑的桃花眼敛回离散的回忆,目光因为女子最后一句话而清明起来,圆润的指尖轻抚眼角下的泪痣,“阿闲,你——”
  “嘘——今天还没过,你还是我的弟弟情人,不要把我们的梦就此唤醒好么?”葱白的指尖轻轻点在少年的唇瓣,温软的触感,柔软的是少年的唇。
  “亲爱的景吾~ 陪你的爱人去看日出吧。”
  上翘的嘴角,玫红妖艳,惑人心魄。
  10月6日6:00PM神月离人山顶 (鼓掌,再次谢谢14的客串)
  山脚下疲倦的街灯,一盏一盏熄灭。风吹起的发是黑色的,带着暗紫的光泽。
  在黎明破晓前,夜空是最深沉的黑暗,仿佛能将一切都吞噬,都销蚀。拖着迹部景吾来到这座山丘上看日出一路说个不停的女子,此刻却沉默不语,凝视着天空的侧面,细致如画,如此美丽,又如此遥远。
  “太阳快出来了呢。”拖拽的语音,依旧慵懒,淡淡地流露着不舍。悠闲的双臂环上迹部景吾的腰间,仰起头,半眯起妖媚的黑眸,“亲爱的景吾,今天是人家的生日哦。跟人家说句‘生日快乐’吧。”
  “生日快乐,亲爱的阿闲。”轻扬的尾音似乎能让人错觉,那华丽的腔调是含着满满的爱意。
  只是瞬间的迷乱,女子的手抚上少年清艳的面庞,“亲爱的景吾,你似乎还没跟人家说过那三个字哦~”
  “生日快乐,亲爱的阿闲。”抓住在自己脸上抚摸的柔荑,少年华丽的腔调依旧重复着同样的话语。
  只是他握到手,柔软依旧,温暖却在一丝一厘缓缓抽离,让他心惊的温度。
  隐隐的橙红跳跃在薄纱般的云端,悠闲咯咯笑道:“亲爱的景吾,你真是不合格的情人啊~ 不过没关系,黎明之后你放我自由,我也放你自由,我们分手吧。”
  在黎明破晓前,她终于说出,他们的爱情就此终结,不再有明天。是谁先出现?又该谁说再见?早已写好的剧本摆在眼前。
  柔软的冰凉点在少年的唇瓣,迹部景吾还来不及惊愕就听到身后传来冰冷隐含怒气却熟悉的嗓音。
  “景吾。”
  挣扎的红炎在嗓音响起的那一刻跃出云层,腾红了世间,明亮了万物。
  深茶的发丝仿佛染上了色彩,好像浅淡的金色,晃眼的灼目。
  “国光?你怎么在这里——?你误会了,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慌忙解释完,迹部景吾才猛然想起,他们已经分手了。他,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
  “不是我想的那样,又是怎么样?自己随便发个短信说『交往』就认定我们已经开始,再自己发个短信说『分手』就认定我们已经结束。迹部景吾,你大家少爷的任性可不可以有个分寸?你给我玩了一天失踪,电话打给你也不接,短信也不回。然后大半夜的又随便发了个短信让我来这里。”
  手冢国光似乎真的生气了,迹部景吾还是第一次听他跟自己说那么多话。平时冷淡的就连短信也是最精简的缩句,仿佛多一个字都吝啬给予。
  发短信?迹部景吾连忙回头,身后的山崖空空荡荡,哪还有那个跟他约会了一天的女子的身影。而他的手机放在悠闲刚才所站的地方,捡起,在手中的温度跟他唇瓣上残留的一样冰凉。
  打开手机盖,银屏上跃出一封已经打开的短信。
  『虽然迟到了,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生日快乐,亲爱的景吾’。还有,你没跟我说,但我还是会跟你说的三个字,‘我爱你’。』
  迹部景吾的肩膀突然多了一分重量,不是很重,清凉细软的发丝虚到他的颈间,“别动,让我休息一下。”少年的声音冰水滴落般清透冰冷,靠着的体温却是温暖的灼热。“你跑到这这人烟稀少的山顶上干什么?”
  “我?本少爷来这看日出。”
  “一个人?”
  “不是。。是两个人。”
  少年的唇瓣扬出不同以往的暖暖弧度,
  “。。景吾。”
  “嗯?”
  “一起去美国吧。”
  “呐?”
  “我前天用了一个通宵终于说服了父亲同意让我去美国留学。”
  “呐?那你昨天的短信说『对不起』是说。”
  “为我迟到,让你空等了一个晚上。然后我在外出的公车上就接到你说『分手』的短信,你又是什么意思的?”
  “呐?我以为,你是说你不会再来了。所以。。”
  “。。。下次我会记得多发几个字。。”
  喷薄的晨曦中,相互倚靠的两个少年,柔和了彼此,也温暖了彼此。
 ************************************* 
  生日快乐,阿闲。
  “呐?呐?呐?买的那些衣服和包包呢?我的首饰呢?怎么全部都不见了!!!!!”某大校宿舍内,某娃娃脸女子大声吼道。
  “废话,那些东西你还想带回现实?让你在里面过一轮干瘾就不错了~”电脑银幕上慢慢跳出几个字。
  “早知道会这样,所以我选择吃日本料理吃到饱的决定是正确的。”某闲得意地抹了把嘴唇,“最后还偷的了女王的初吻,满意啊~”
  笨蛋,谁说那是女王的初吻的。女王的初吻给冰山也不给你啊~
  AT王道啊~

Tag : 月玥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