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尽头的时候(冢不二+龙马) by 夜凝紫

眼前的世界一片惨白,房间内的光线也显得暗淡,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这一切对于已经完全丧失生存勇气的人来说大概是再适合不过的。
  不二周助,曾经青学的天才球员,日本网坛炙手可热的新星,此刻正躺在东京一家私立医院的加护病房内。
  完全没有血色的脸庞,黯淡无光的眼神,还有那个再也扬不起来的笑容……
  他也曾经快乐过,曾经无忧无虑地享受的青春,充满喜悦,可这所有的一切在见到那个叫做手冢国光的人之后就完全改变了。
  那是一场宿命的相识,同年纪的新生,同社团的成员,对网球的热爱和天赋,惺惺相惜的感觉,注定了不二想要追随手冢的决心。
  手冢的冷漠,手冢的严肃,手冢的认真,手冢那份对网球执着梦想。不二为他而动容,为他而感动,为他而流泪,甚至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只是这所有的所有,手冢并不会知道。
  他甚至没有真正看过不二一眼,他的世界他整个的生命都只有网球,其他的人或事似乎是根本不存在的。
  直到越前龙马的出现,那个被称为日本武士的南次郎的儿子,同样对网球的狂热,高傲的自负,对胜利的渴望……
  他完全吸引了手冢的注意,每一日每一夜,手冢的眼里除了网球终于又多了一个越前龙马。
  多么希望手冢此刻关注着的是自已,这是不二第一次感受到嫉妒的味道,心里酸涩的痛,想要彻底的毁灭那个叫做越前龙马的新生。
  那场比赛,完全不顾及暴雨的天气,在别人眼里是对比赛的热情,没有人知道那是不二想要摧毁越前的决心……
  越前,成为青学的支柱吧!
  这是手冢对于越前的希望与肯定。
  部长,和我交往吧!
  终于越前还是跨越了那个世俗的障碍开了口!
  那一刻,不二知道自己彻底的输了,输在自己作为天才的骄傲,输在自己始终没有承认爱的勇气……
  放弃吧!自己早该这样做的,承认自己的失败,成全别人的美满,从此只用笑容来装饰心情……
  可是不二做不到,他的整个世界早就只有手冢的身影,手冢严厉的罚大家在操场跑圈的样子、手冢比赛时那种坚定的眼神、手冢的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牵动着不二。
  不二知道,离开是自己唯一的选择。
  背起行囊,跨越五洲四海,生命中如若再也没有手冢的身影,应该就会忘却了吧……
  不二去过中国的北京,去领略那雄伟壮丽的长城,可在他眼里长城的壮丽却不及手冢能让越前真正的成长作出牺牲时来的令人震撼。
  不二去过圆明园这个曾被烧毁的最美的建筑,可它的满目狼籍却不及他的心来得颓废。
  不二去过巴黎的卢浮宫,去看传说中蒙娜丽莎那最美的笑容,可在不二眼中她的笑却是凄凉的,是苦涩的笑。
  最后,不二去了梵蒂纲,这个基督教徒的国家,他希望上帝能为他解脱,可一切的一切都以失败而告终。
  当上帝都不能救赎他的时候,不二才终于领悟到,原来自己对手冢的爱早就超越了所有,原来爱到深处,竟是绝望……
  不二,再也没有回去面对手冢的勇气了。
  5年了,离开日本,游历全球的这1825个日夜,不二终于回到了东京。
  “不二,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这是手冢在机场对不二说的第一句话,这一年的手冢和越前已经成为了职业球员。
  手冢,这些年来,你应该很幸福吧!
  嫉妒吗?已经完全没有了,或许有的也只是一点点的遗憾,遗憾为何直到现在都不敢让你知道我的真心……
  “不二,加入职业球坛,一起打球吧!”
  执意要来机场接不二,让他重新回到球场,延续他的网球梦想,是手冢不变的执著。
  微笑,比阳光更艳丽,是不二这些年来唯一的拥有的表情。
  手冢,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一个过客,失去或者存在 根本不重要,也许我根本是不存在的,而我的世界却只有你,看着你们之间的爱情,我不知道我还能承受多久。的
  我想为你分担,可是你一直站在那个我永远也触不到的世界。
  也许我根本不懂爱,也不知道爱的真正含义,我不会为你付出而不求回报,也不会看你快乐而感到满足,我对你的情你永远不会懂也不知道,而你对我——根本无情可言。
  我知道即使我亲手将你杀死我也不可能得到你哪怕万分之一秒。
  我想自私一次……
  “手冢,我不想再打网球了!”
  云淡风轻的拒绝,现在的不二只是希望一个人,苍白的老去。
  “不二,你走的那么些年,我才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震撼人心的表白。
  无法再持续笑意的不二。
  听到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多年伪装的坚强,在这一刻化为虚有。
  投入到眼前的那个怀抱,陌生却又熟悉,早已在梦里幻想了千万次了吧!
  即使现在的这个也只是幻境,我只是想,偶尔可以不那么的骄傲。
  “国光,终于还是说了吗?”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破坏了原本可以算是甜蜜的重逢。
  越前毫无预告的出现,让不二的心开始不安。
  “龙马,对不起。”
  “你果然MA DA MA DA DA NE! ”
  不需要道歉,也不接受道歉,压低了头上的帽子,越前转身离去。
  从踏进青学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喜欢的是不二,那个告白是我不服输的表示,总以为那么些年后,你总将会忘记这个叫不二周助的人……
  可是不二,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可是手冢,你为什么还是背叛了我……
  从那一天之后,越前再没有出现在不二和手冢的面前,为了手冢的邀请,不二回到了球场。
  一个新星的诞生,短短数月,就获得了第一个大满贯的冠军。
  无数闪光灯,鲜花和掌声,还有身边的那个挚爱。
  幸福,真的可以那么轻易的得到?
  总是觉得有一些事情还没有结束……
  总是觉得有一些事情会即将发生……
  “手冢,今年是圣诞夜可以和一起过吗?”
  那是一个充满喜庆的日子,那也是越前龙马的生日,还是不甘心的想要最后抓住点什么,还是不够坚强的又拨打了手冢的手机。
  “越前,你知道我们早已结束了!”
  “手冢,难道你对我的背叛,用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你欠了不二的爱,难道就没有欠了我的?就在今天,做个了结吧!”
  手冢,你真的可以那么的绝情吗?用什么都挽回不了了是吗?
  “我知道了。”
  越前说的没错,欠他的一个解释,一个愧疚,自己要偿还。
  “那么9点,再我们以前常去的那个公园门口等你。”
  “国光,今天是圣诞夜,也要出去吗?”
  坐在客厅的不二正给一棵大号的圣诞树做着最后的装饰,看到手冢穿戴整齐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不解。
  “嗯!有些很久没见的朋友要聚聚,12点前我会回来的,等我一起迎接圣诞。”
  谎言,在爱情中游移的人最会说,深陷如爱情中的人也最会信。
  “好!外面很冷,早点回来!”
  伸手,拿过放在沙发上的围巾,不二亲手给手冢戴上。
  目送着手冢的离开,不二也换上外衣,走进教堂。
  一个圣诞节的弥撒。
  他向神许愿,希望生生世世的能与爱人相随,过了今晚,不二相信,神会达成自己的心愿的。
  离开教堂的时候,已经是9点,大街上凌厉的风,吹的不二缩了缩肩,果然很冷,还是要快些回家准备圣诞晚餐,等手冢回来一起享用。
  走过街口的时候,远远看到有人群涌动,似乎在围观着什么,不二不是一个好关闲事的人,只想尽早的离开。
  “听说,公园门口那边有人出了车祸,流了好多血,那个人好像还是个职业网球运动员呢!”
  “是啊!好像很年轻啊,才20岁左右,如果死了真可惜呢!”
  流言,总是不经意的飘进人的耳中。
  网球?职业?20岁?
  每一个词都无法让不二继续保持平静,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拨开了人群冲到了最中央……
  是该庆幸,还是要心痛呢?
  躺在哪里的,不是手冢,而是——越前……
  雪地的湿滑,失控的卡车,生生的把这个不满20岁的少年撞出了十几米。
  从空中落下的时候,像是比今夜的雪花还要轻盈,只要落到地上就会消失了……
  目睹这一切的手冢,满身是血紧紧地抱着越前的手冢……
  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不二僵硬的站在那里摇着头。
  救护车的声音带走了这样一个血红色的圣诞,蒙着白布单从急救室里推出来的越前,宣告了这样一个不可挽回的悲剧……
  “国光,我们回家好么?”
  “不二,越前他临死前说,他终于可以不再爱我了,爱的尽头原来是死亡……”
  12点的钟声响起,圣诞节已经到来了……
  神,终究没有实现不二的心愿。
  或者说,神,从来没有站在不二的身边过。
  给与了他短暂的幸福,却又在瞬间掠夺一空……
  还有什么,可以比这样的结局更残忍?
  “国光,你要为了这样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而离开我吗?”
  小心翼翼的问着,一步一步地后退,心好像在一片片的被撕裂着,他要知道手冢的回答,却更害怕手冢真的回答了他。
  “对不起,当越前奄奄一息的躺在我的怀里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欠他的竟然是那么的多,而现在我连还的机会都没有了!”
  幸福的背后总是隐隐藏着危机。
  太轻易获得的东西总是更快的就失去了……
  不二知道,幸福,原来从不曾降临过……
  想要永永远远的忘记这个人,自己做不到,很多年以前就不曾做到,何况是现在。
  那么——去一个没有他的世界吧!这样就可以彻底的解脱了……
  而这一次不二又失败了,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这个世界仍然有他,心又一次跌入谷底。对于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来说,为何要救他呢?
  手冢,你从来不曾珍惜过眼前拥有的东西,直到失去为止,而我早已经没有再去承担的勇气……
  我只是想,像你说的,让自己的爱也走到尽头而已……
  勉强伸出手,不二拔掉了插在手中的针头,听着身边仪器中的心跳声越来越慢,直至无声……

Tag : 夜凝紫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