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来 by 魈

  1
  一个人如果做错了事情,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三年前,站在华山之巅,当我面临着冰火教的层层围堵,以及正道人士的团团环绕时,少林寺的方丈慈眉善目的走出来喧了个佛号,给了我这采花雅贼两个选择。
  一是我死。
  二是我出家。
  
  反正不管走哪一条路,都彻底断送了我继续荼毒武林美青年,俊少年的恶行。  
冷冷地扳起俊颜,眯起勾魂带笑的一双桃花眼,我深知自己的龙阳之好为正道所不耻,而冰火教众则记恨我玩弄了他们少主纯洁的初恋,恨不得饮我的血,寝我的皮。尤其是他们那个美艳绝伦的少主在心灰意冷后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痛痛快快的从悬崖上跳了下去,临死前那回眸的一眼,连我看了都觉得是自己有错在先。人死为大,现在再去强调我对他是真心的也没有意义,更没有人会相信。
  所以,我清了清嗓子,用悦耳到近乎魔性的幽扬声音含笑着回答:“我选第三条路行不行呢?”
  “燕青罗!你什么意思!”年轻人就是耐不住火,我话音刚落,人群中就爆开了叫骂声!销魂蚀骨的一记媚眼飙过去,立时换来一片倒抽气声。哼哼~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对自己“烟梦公子”的魅力从来没有怀疑过。而且,这也是我在九流的内功,三流的轻功,不入品的家世中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我没有毁掉它的想法。于是我转过头,向不知大祸临头的武当掌门云淡风清的笑了笑:“牛鼻子~我决定投到你门下作道士了~~也算出家吧~~呵呵!”
  “这、这个……”显然被我的临时起意吓得不轻,牛鼻子的老脸青白交错,还好维持住了基本的矜持:“不知……呃,燕公子为何选择我三清门下,而非佛门净地……”
  “笨~”巧笑着白了他一眼,我轻描淡写地挑眉嫣然道:“因为作道士可以留头发嘛~~我可舍不得自己这头黑亮柔顺,绸缎般光泽的宝贝青丝呢~~打理了二十几年,说什么也要它们陪我入棺才~~嘿嘿……”
  结论就是,三年前,武林公害之一的采花雅贼烟梦公子在正邪会审之后出家为道士,寄身于庆山留月观修身养性,平息了江湖上风起云涌达两年半的一场波澜……
  2
  山中岁月容易过,世间繁华已千年。
  庆山是个小地方,景色秀丽,民风淳朴,来来去去的香客,里里外外就那么近百张熟面孔。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武当的牛鼻子要把我发配到留月观了,原因不外乎这里临近的几个村镇,能够入我眼的美人一个没有!果然安全~~放狼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一头狼丢进菜园子里……睁眼闭眼看到的全是萝卜青菜……想不清心寡欲也难……
  所以我在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情况下,乖乖做了三年本份守己的道士。
  每天日出而作,人落而息,渐渐忘记了还有纷乱的红尘俗世,忘记了生命中曾有一双幽怨的眸子凝视着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直到三年后的今天,我又见到了他……
  如今,他已是冰火教的年轻教主了。
  刚满弱冠的年纪,风摆杨柳自生姿的体态,阴柔俊俏的模样,光滑如瓷的皮肤。
  我怎么可能认错那曾在我翻云覆雨下娇喘呻吟的妩媚,怎么会忘记那傲然落泪的刻骨心伤。
  游岚,他原来没有死……
  就是嘛~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当年看他毅然决然的转身纵向悬崖,我吓得把什么都忘了,彻底忽略了他年纪虽小,那身冰火教的绝世武功可不是盖的。别说悬崖下面有河道,就是乱石堆,只要他有求生之念,摔也摔不死他……
  算了,人活着就好,当年的孰是孰非不过是向来之烟霞,转瞬已逝,还计较什么?
  微微一笑,有模有样的唱喏完毕,我伸手代替惊艳到说不出话来的小道士讨要香油钱~希望他念在过去的交情上给多一点~反正他们冰火教不缺金山银矿,我这留月观却常常揭不开锅。
  “燕青罗!果然是你!我在山下听说留月观三年前多了个仙风道骨,俊美涤尘的青年道士时,就猜到是你了!”激动的浑身发颤,游岚月白色的云袖曼舒,人若乘风,飞入我的怀里,刹时我胸前的粗布料被他珍珠似的泪水打湿绞透:“我找了你三年!三年啊……终于又找到你了!青罗……青罗……”
  “三年了~我都出家了你还要报复我吗?”不着痕迹地脱出他的怀抱,我轻叹一声,心知今天又是亏本生意,游岚丝毫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晚餐看来还是腌萝卜加豆干了。
  “青罗!我、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当年你根本没有骗我,是那些人故意栽赃你——让我误会你只是玩玩而已……我、我……我以为你对我始乱终弃才那么偏激……但看到你不顾一切的冲过来要陪我一起死时我就明白了!”泪落如雨的打断我的话,游岚死死揪住我的道袍,可怜那劣质的衣料呲地当即阵亡,露出我半截藕臂,如玉带瑕,已被劳碌磨得粗糙。
  “天啊!你的皮肤!”惊呼一声,游岚颤栗着小心翼翼地抚摸起我的手臂,那心碎的表情,让我以为受害的人是他。没错……由于他是被抱的那方,从头到尾,所有人心里,受害的,被辜负的,需要怜惜的……都是他。
  世人的评论往往最失公允,若是那年他执意求死,少林方丈不留情面,那么我现在是不是正如诗人所言:假使当年身先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是不是江湖上百年后会流传的是另外一个版本的传说,烟梦公子采花弄情,辜负了冰火教少主游岚的一片真心,薄幸无义,万死不辞其咎?
  “游公子,若是不上香的话,恕留月观徒有四壁,无法款待,请回吧。”淡淡地保持着浅笑,我摇了摇头,桃花眼里一片清澄,不喜不悲,不愠不火。当时众人皆醒,我独醉红尘……而今我酒醒了,他却怎么又醉了个糊涂?呵呵……
  “不要!青罗……你、你是不是恨我……你是不是还在怪我……”绝望地瞪大眼睛,游岚纤傲的身形抖若枯叶,仿佛得不到我的扶持就要飘零而落:“对不起……对不起……我在崖下获救之后昏迷了七天七夜,等我联系上冰火教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被逼出家了……那些自忖正派的人说什么也不交出你的去向……我动用了所有的人力,把各地的道观寻了个遍……三年了从未停歇……是不是你还是怨我来得迟了……害你受了这许多的苦……”
  言罢,游岚竟出乎意料的单膝跪倒在我身侧,虔诚地捧起我裸露的手臂,将他冠玉般的面颊蹭上去,一点也不介意皮肤间的摩擦会弄痛他细嫩的面皮……
  哭笑不得地抽回手,我望了望渐晚的天色,无可奈何地点燃了一支蜡烛,心疼地思考往后的半个月就只能摸黑作晚课了:“游公子快快请起,贫道何德何能受您错爱?”
  “错爱?!青罗?!你说我们的爱是错的?!不要这样……求你……”悲嘶着仰头望过来,游岚美丽的眸中溢满泪花。我打赌任何人看进来都会责怪我暴殄天物,谁叫我是素行不良的采花贼,他是专情至性的美男子……谁叫我抱了他,摧残了他的青涩。所以注定了,错的是我……仿佛我不去追着求他原谅,我不去痴情的回应他的到来,就是天理不容。
  大家都说游岚是吃亏的一方,那就是了吧……
  我不在意了,在游岚跳下悬崖时,我就看破了许多。
  终究是我错,是我应背骂名,那就惩罚我吧,留月观里,夜夜孤月残灯……
  “游公子,贫道已是方外之人,请不要强人所难。”其实我不恨他的,他便宜被我吃尽,苦头因我享全,我有什么恨他的资格?我只是真的腻味了俗世里的你情我愿,在第一次借着晨曦发现自己不再平滑的皮肤时,悟到了红颜白骨的淡然。
  没人相信也好,说我矫情请便……
  烟梦公子真的消失了,现在世上多了个留月观里无字无号的年轻道人。
  “游公子,前世已成空,万事随转烛,贫道劝你,早早归去,莫再执着……”
  3
  蜡烛就那么半截,烧完了就是完了,除非把我拉去榨油,否则留月观里能烧的只剩供桌了。
  月光如水,夜半初凉。
  我躺在硬板床上,游岚抱膝坐在观门外的青石上。
  我望着屋脊,他望着我的窗。
  睡不着啊~~~~
  我本就是个神经纤细的人,不过就算再粗线条估计也没用。
  一个大活人,况且还是个活的大美人,在你窗户外面抽咽的哭个不休,扰人清梦,想睡也难。
  三年不见,当年打碎牙齿和血吞的倔强少年怎么养成了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性格了?
  而我……怜香惜玉的烟梦公子,又什么时候变得铁石心肠……
  躺在原处,我竟可能的去回忆与游岚曾有的幸福。
  我试图唤会自己对他的爱恋,但没有用,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勉强不得。
  愁就愁在……词穷语尽,对方听了也不悟。
  难道采花贼就没有看破红尘的可能?难道爱过了就没有淡漠的理由?
  他游岚可以头也不回的往下跳……
  我燕青罗就没有青灯修道的缘?
  “燕公子,你尘缘未了,多留无益,还是下山去吧……”
  耗到第四日,游岚还不吃不喝的耗在门外,我还不为所动的待在观中。
  但是观里的其他道士看不下去了……推举观主出来三句话打发了我,随便塞了两块干粮系了个包袱就把我连人带包丢出了留月观!正跌在游岚的面前……
  “青罗!你终于想开了!要还俗了——”惊喜地站起来,一扫连日的疲惫,游岚憔悴的小脸上容光焕发,美得令人不忍斜视。而我只有哭笑不得的掸掸土,长叹一口气,解下发髻撩了撩齐踝的青丝,下了决心:“错,道观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顿了顿,我居然在刹那间悟出僧道本一家的高深,郑重其事的绕过僵立原地的美人,向最近的寺庙大步走去:“豁出去了……大不了我去当和尚。”
  “你——你就真的那么不愿意再和我在一起?!”又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得我频频叹息。
  “游岚,你是个美人,有的是比我好的人追求你……”
  “我不管!我只要你——”
  “可是……我已经不想再涉足红尘情爱间了……”
  “我不信!你不是说你一日不枕美人膝便一日不得眠吗?!”
  “……可我在留月观待了三年,活得好好的,吃好睡好~~”
  “骗人!你知道自己瘦得一阵风都能吹走了吗——”
  “……游公子,讲点道理好不好?养头猪连饿带冻三年也不会上膘的~~”
  “你、你是烟梦公子啊!说话怎可如此粗俗……”
  “一副臭皮囊罢了,多得游公子抬爱~”
  “燕、青、罗——”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我的名字,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周身的穴道就被游岚出手如电的点住了!乖乖的像只麻袋般被他抗在肩上满山跑,在我晃晃悠悠准备睡个懒觉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被他狠狠丢在了一件脂粉味浓郁的房间里!凭我采花多年的经验,这里不是妓院就是相公馆……
  “游公子?”呆了呆,我看了看气急败坏的年轻教主,又看了看被唤进屋的帅气男子,头痛的翻了个白眼:“你何苦要一再相逼……”不爱不好吗?干嘛要成仇?
  “青罗,我知道你怨我,不愿再原谅我,但我明白那时因为我们之间误会太深,我不相信你真的不爱我了!”惨笑着除去月白长衫,游岚袒露着优美的身子,含苞欲放的羞红双靥,软软地躺倒在床上,与蓄势待发的陌生男子纠缠为一体,并用劲气解开了我的穴道:“我赌……我赌你舍不得看我作贱自己……”
  4
  确切的说,游岚赌赢了。
  我是不忍亲眼目睹曾经所爱的人在别的男人身下辗转绽放,所以穴道一解,我便站起身舒活了一下四肢,目不斜视的在游岚绝望而愤怒的瞪视下,径直走出了大门,顺手体贴的替他把门关好,丢下一句:“你是大人了,自己为自己负责吧。”便扬长而去。
  片刻之后,小镇最大的青楼在冰火教美人教主的怒斥声中,被拆成了一片废墟……
  当游岚率领冰火教那群邪门歪道拆掉我投奔的第七家庙宇后,再没有肯收留我的方外之地。
  “……”茫然的站在喧哗的大街上,已经三天没有饭吃,又走了百里的路,我累得腿软身乏,靠着土墙才维持住没有倒下。游岚在我的旁边,离我不过一射之地,此时正优雅地端坐在酒肆的席前,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山珍海味。我不是闻不到食物的芳香,也不是没看到美人挑逗的凉笑,所以当他扬眉侧目,向我勾勾指头的时候,我二话没说干脆利落的迎了上去。
  “坐。”游岚指了指他长凳上多余的空间。
  “……”我紧贴着他落坐,假装没看见旁边空空如也的三张凳子。
  “用。”游岚玉手轻翻,递给我他刚刚使用过的牙筷。
  “……”我轻描淡写的接过来,假装没注意上面还散发着他独有的清香。
  “吃。”游岚满意地笑眯了眸子,将我以前最爱吃的三丝鲈鱼端到了我面前。
  “……”我毫不迟疑的下筷,挑了一块白肉沾上汤汁,送入口中。
  “青罗” 游岚笑得更暧昧了,身子一歪,柔若无骨的倚进我怀里,我分出左手环住他的腰,右手飞快的运做着,在最短的时间里填饱了肚皮。然后吃饱喝足,拍拍屁股,一推美人,走人是也~~
  “站住!”不出所料,游岚脸色厉白,愣了半晌后纵身追到了前方!
  “……”我老老实实的驻足,毕竟吃人家的嘴软。
  “你吃了我的东西就一走了之?!”瞪圆妙目,后者不敢置信的喝问。
  “无量寿佛~施主让贫……呃,贫道让贫僧化了一顿缘,他日必有好报。”我没下过山,所以套话说的不好,不过已经很努力的摆出化缘的架式了,他也没必要一脸欲杀之而后快的表情吧?什么时候冰火教的教主变得这么小气了?
  “你——这是你自找的!”恼羞成怒的跺了跺脚,游岚挟起毫不反抗的我冲向了客栈,开了天字号的上房,关窗锁门,脱衣铺被,欺身而上。
  “……你要上我?”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本就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相信佛坐心中就无愧,身体本是外物,要如何也就由它。若是想用肉欲征服我,那游岚未免要大失所望了。
  “我给你上——”气结地白了我一眼,游岚赌气的伏身,含住了我的下体……
  ……再之后的几个时辰里,我充分体会到他三年多来的“诚意”……
  5
  偶开天眼见红尘,方知身是眼中人。
  三年后,华山之巅,我莫名其妙的被游岚搂在怀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少林方丈与武当牛鼻子欲哭无泪的走过来,异口同声的请我为了武林安危,黑白两道的和睦,方外之门的清修,牺牲自己,完成大计,与冰火教主和亲为善……
  我能理解他们的苦心……毕竟被冰火教主扬言要拆掉老窝的压力是很重的……
  “青罗?你还怨我吗?”仿佛是在众人面前为我平了反出了气,游岚讨好地笑着在我颈侧蹭了蹭,偷了一记唇香,期待地扇动睫羽看过来:“我们现在可以再续前缘了吧……”
  “……我可以说不吗?”沉吟片刻,我很认真的回头问他。
  还是三年后的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一柱香的死寂过后,游岚怨毒地瞪了我一眼,终于心死如灰的磨牙回答:“燕青罗!我算看清你了!今生今世!有种再也别来找我——”
  三天之后,华山下的城镇中,我山穷水尽的为了生计,向一个用咸猪手摸我的中年胖贾比出了三两一夜的价钱,接着一阵旋风扫过,眨眼工夫我又被桎梏在游岚怀里……
  这时我才发现他当日的誓言有多么狡猾,他只说不许我找他,可没说他不会跟踪我。
  “……游公子,天崖何处无芳草,何必掉死一棵树?”把我这棵凌风玉树吊死了对他没好处。
  “你不是卖吗?!我买!我买行了吧!”哭红双眼,游岚狼狈不堪的从怀里掏出成打的银票,一鼓脑地塞到了我手里。我很有耐心的数了数……够把我下辈子也买掉了……
  当你在身无分文,又没有任何人愿意收留的情况下,你会为了生存出卖尊严吗?
  我不知道别人的答案,反正,我卖了。
  我觉得自己虽然没有活下去的必要,却也没有寻死的理由。
  所以我坐在游岚的旁边,吃着他夹给我的菜,吻着他香软的唇,听任他骂我无情无义,心被狗啃狼叼去……
  然后,我们这样相对两无言,两看两相厌的生活了九个月。
  然后,有个爱游岚爱到疯狂的男人闯入了我们的生活,然后,我乐见其成的随他们出双入对。
  然后有一天,游岚一袭月白长衫,美若谪仙的踏着夜色走进我的屋中。
  我以为他要告诉我,他终于发现与一个爱自己的人在一起远比与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幸福。
  但他对我凄然一笑,将手中的酒杯递过来,告诉我杯中是一滴足以致命的剧毒。
  这毒有个非常美的名字,江湖人称“似是故人来”……
  他说,他翻来覆去的想,恨我无情,又怪自己当年任性。
  他说,他颠来倒去的琢磨,我活着,他的期待就不肯轻易落空。
  所以他要我死,我死了他才可以绝望,绝望后才可以去追寻希望,去爱下一个人……
  我不想死,我觉得不爱他不是需要用死来证明的罪过。
  我告诉他我不喝,我话音刚落,他就把酒仰头喝了下去,干干净净,涓滴不遗。
  接着,他倒在了我的怀里,临死前泪红如血,断断续续呢喃着:“只愿来世不识君……”
  6
  后来,武林公断,认为我是个给脸不要脸,辜负美人恩的混蛋。
  五十天后,我被架到少林寺外执行火刑。
  火光中,我抑止内息,打算自断经脉以求少受痛苦,但就在最后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道翩然走来的俊逸身影,沧桑里带了几分熟悉……
  游岚不是鬼,鬼不会花白了头发,憔悴了容颜。
  “其实,‘似是故人来’是一种假死的药。”他静静地说。
  “……”我的袍角着了火。
  “其实,这五十天来我一直躲在暗处,却没见你为我的死露出丝毫悲哀。”他淡淡地笑。
  “……”我的肉体感觉到了灼伤的痛。
  “其实,我说来世再也不要遇见你时,是认真的。”他轻轻地垂眸。
  “……”我被烟熏得无法呼吸。
  “但今生……我却注定要爱惨了你——”他骤然出手,割断绑束我的绳子。
  “……”我眼前一黑,倒入火焰前被接入了他滚烫的怀抱。
  等我醒来时,身处在一园花圃中,烧伤被敷了最好的药膏,冰冰凉凉地,说不出的舒服。
  恍若隔世……瞬间涌起了如此感慨。
  尤其是当我看到那个踏花归来的纤瘦身影时,爱与不爱的棱角,模糊了。
  仔细算来,我与游岚走到今日,只要其中的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便已天人永隔……
  而他活着,我也活着,乱七八糟,不可琢磨,却还在一起。
  究竟三年多前,爱他的那个人是真正的我?
  还是三年多来,不再爱他的那个人是真正的我?
  “你醒了。”一声轻喟打断我的思绪,游岚疲惫不堪地笑了笑,倚入我的双臂肩,头枕在我胸膛,手环住我腰迹,白发纠缠着我的青丝。
  “……游岚,如果我现在说我爱你会不会被天下人扁呢?”百无聊赖的抚摸着他的脊背,我抬头望天,碧空万里,苍茫无垠。
  怀里的他震动了一下,许久,闷声吐了句狠狠的威胁:“……我看谁敢!”
  “那成~我爱你……”就这样吧,管它那么多公平不公平,真心不真心,他要,我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他看戏的人何干?
  “嗯!”甜甜地眯起眸子,啄了一口我的唇,似乎嫌不够,又追加一口。
  呆呆地看着吻上瘾的游岚,我第一次有了投降的觉悟:“不是吧!这种敷衍你也要?!”
  “……我高兴!你管我!哼!”
  “……”哑口无言的瞪大眼睛,我曾经以为采花无数的我是江湖上最大的无赖,现在才是小巫见了大巫,亲眼见识了逼良为娼的最高境界……
  也许,我告诉自己,游岚是在报复我,他的温情只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骗局。
  也许,我告诉自己,游岚是在等我沦陷的那刻,狠狠抛弃这样的一个我……
  有太多不会幸福的也许,有太多不敢信赖的猜忌。
  我装作又爱上他,武装着心,默默期待他翻脸的那刻早日来临,好还我解脱。
  后来,我们状似幸福和睦的在一起过了好多年……
  久得……让我忘记了自己对他的爱是装的,还是真的……
  久得……让我忘记了我们的幸福是虚幻的,还是切实的……
  久得……江湖上再也没有人流传我们的故事……
  久得……我也白了头…………
  最后游岚死了,真的死了,彻彻底底,在五十多年后的一个清风送爽的夜。
  我想他是忘了,投入的太多,忘了自己是戏中之人,忘了应该在关键时刻把我抛弃。
  也或者,每一个幸福的瞬间,都没达到他要的巅峰。
  他执意等到更恰当的刹那,结果耗尽了平生……
  我把他的逐渐冷却的尸体抱到了彼此亲手栽培的花圃中,让他躺在似锦的姹紫嫣红里,覆盖着星罗棋布的夜空。
  他还是很瘦,可我老了,抱了这几步路,便走不利落了。
  气喘嘘嘘的靠着他躺下,我枕着他的肩膀,侧卧静默……
  余光里,星晨下,一道翩然白影款款向我走来,爽朗的风中,加杂了熟悉的香。
  花朵摇曳,树影婆娑……
  暖暖的热流在胸中流转,眼前,似是故人回身走来,舍不得留我一人,独对月色。
  “是你吗?”我问。
  “……”没有回答,白影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模糊。
  “是你啊……”我答。
  “……”没有回答,我疲惫地闭上双眸,长叹释然。
  “你说,这一世我真的爱你吗?”我皱眉。
  “……”花随风舞,暗香浮动。
  “你说,下一世我还会爱你吗?”我抿唇。
  “……”星汉灿烂,月朗如银。
  下一世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这一世的迷惑,我也懒得去想。
  算了吧……游岚,我突然在想,你其实已经说了谎……
  明明斩钉截铁的抱怨“只愿来世不识君”的人是你……
  黄泉路上,偏要与我纠缠不清的人,最后,也是你……
  似是故人来……
  我笑,今生,再未睁眼。
  完

Tag :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