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夜晚 by 山蓝紫姬子

我还记得昨晚烂醉如泥回到家这件事。
  可是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到了隔天早上七点左右,我终于醒了过来。
  我看了一下枕头旁的闹钟,虽然我还没有从宿醉清醒,但我还记得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班,所以决定再睡一下。
  就在这时,我的身旁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动。
  我惊讶地看着这个东西。
  我起初以为是昨晚趁着酒醉顺便带回来的女人,没想到仔细一看,睡在我旁边的竟然是个男人,他叫做一条雅弥,和我同样是财务课的人,而且还坐在我的旁边。我着实吓了一大跳。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在过度惊讶之后,我开始感到疑惑。
  一条雅弥这家伙和我是同一天到日荣产物公司上班的。
  “一条”这个姓刚好和总裁一样,我们刚开始以为他搞不好是总裁的亲戚,还引起了一阵骚动。不过观察了一阵子之后,发现应该不是,所以大家也就放心了。他长得很好看、很纤细,也不会装模作样,所以很快就变成公司少数美丽女职员嫉妒的对象。
  而且一条这家伙很娘娘腔,非常讲究穿着,这让公司的男职员觉得十分反感,所以他在公司里是人见人厌的家伙。
  没有人想和他做真正的朋友。
  我竟然和这样的人睡在同一张床上。
  更惨的是,当我的脑袋从宿醉转为清醒时,我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
  那就是我好像──不,是“绝对”和那家伙有过特殊的接触,也就是说,我和他做了某一件事,我可以感觉到做完事后的迹象。
  难道我真的和他……他可是个男的啊!
  但是,一定错不了,因为他的下半身光溜溜的,根本就是做完那件事后的光景。
  我当了二十三年的男人,可是很清楚的。
  轰轰……我感到一阵晕眩。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拼命压抑自己了:要喊出来。而且在这种状态下,等到一条醒来,事情就变得更复杂了。一定要在他醒来之前,设法掩饰目前的状态以及这个事实。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家伙开始有了动静。
  “嗯……”
  棉被里的那个家伙翻动猫一样的身体,正面朝向我,张开眼睛望向我这边。
  我的心怦怦跳……
  “早安……”
  他用刚睡醒的嘶哑声音慢条斯理地说着。
  但是我可没他的好心情。
  到底该如何是好?
  他很从容地望着我。到底为什么他能这么从容呢……不!等一下!说不定昨天我跟他完全没有什么。
  对!一定是这样的!
  我强迫自己这样想。
  “真的很意外呢。”
  那家伙突然这么说。
  他掀开棉被坐了起来。
  他的男性象征出现在我神圣的、星期天的晨光中。
  “你竟然有这方面的兴趣。”
  糟糕!真的做了……
  “等、等一下!我还没搞清楚呢。”
  我只能推说不知道。我想我一定是喝醉了,才会胡里胡涂地做了……
  “你在说什么?好过分!昨天我是被你强拉来这里的,现在你竟然说出这种话!”
  我强迫男人做爱?
  “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开玩笑?难道你认为昨天所发生的事情是开玩笑的吗?你强行侵犯我,却……”
  咦?侵犯?
  “等一下!事实上,昨天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
  吞吞吐吐的我和愈来愈激动的他,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对争执中的男女。
  但是……
  “首先,我不记得在哪里遇到你。”
  虽然他低着头,但是我知道他听到我这句话时,是咬着嘴唇的。
  咦,怎么这家伙也有如此艳丽的表情?
  我突然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不应该的想法。
  “是两点左右,我和你在酒吧突然相遇,你在那里跟我说:‘我的公寓就在附近,走吧!是你强拉我来这里的。来到这里之后,你就强行脱光我的衣服,你的力气太大了,我敌不过你。虽然我好几次请你不要,可是你还是……你实在太过分了,现在竟然说是喝醉开玩笑的,你伤害了我……”
  我才是被伤害呢。我竟然强奸男人……
  “总、总之,我这一次真的记不起来……”
  难不成他会因此怀孕吗?我该如何是好?要如何负责任?
  “我该怎么办?”
  会不会是要钱?
  一条用忧虑的眼神看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我。他稍长的刘海在细致的脸上产生了阴影,更增加忧郁的效果。
  他有直挺的鼻子,那两片薄薄的嘴唇好像是用画笔一笔描出来的。虽然是个讨厌的家伙,但实在长得很好看。
  我怎么会有这种愈来愈奇怪的感觉?难不成……
  这时一条突然说:“我知道了。你推说昨天喝醉了,就什么也记不得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再说什么了,我也不会向谁说这件事,也不会来缠着你。”
  咦?
  他突然这么爽快地说出这样的话,那我的心情该如何处理呢?
  “那我回去了。”
  他不再理我了,径自拿起散落在床上的衣服──照他的说词,这些衣服是被我剥下来的──穿了起来,走向门口要离开了。
  他用有点悲伤的表情回头看我,“昨晚的事……我不会忘记的……”
  他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出去了。
  我本来想要追出去,但是我还全身赤裸,况且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追他回来也无济于事,所以就让他走了。
  虽然他走了,但是他带给我的冲击、战栗和奇怪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他走了之后,我就没有什么顾虑了,可以有充分的时间独自一个人静一静。
  星期一上班时,我一直注意着隔壁的一条,后来决定不要在意他了,一天也就这样过了。
  到了下班的时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想到他真的完全无视于我的存在,总觉得有点失落,我也愈来愈不相信星期六晚上发生的事。
  我一直感到心神不宁。
  所以我就去买了一本杂志,希望藉由阅读杂志让情绪稳定下来。
  杂志的种类太多了,我选了一本封面看起来最正经的杂志。可是回家一看,
  “只看了哥哥你赤裸的身体,我的魔棒就快速地勃起了。你也和我一样,好高兴。我揪住你的魔棒不放,说:‘来搞我吧,我臀间的好处只有你知道,我是你的处女。’你听了笑了。你前而那里已经很湿了。我在你的面前就像是一只忠实的狗。你的魔棒好粗,插入了我的体内,让我兴奋到了极点。你的手指拨开我的臀间。我……”
  竟然是一本男同志的杂志。
  而我竟然看得这么入迷……
  我读到这里,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我可是个正常人呢,一定是这样没错。不过,我想既然买了,不看可惜,于是将整本都看完了。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一条真的如他所说,完全不理会我。
  我当然是尽量避免和他说话。可是,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我反而变得愈来愈在意了。
  我坐立难安。当我发现自己有这种状况,就更慌了。
  我买来的那本书,其实还没有丢掉,还放在书架上。如果我现在因为车祸死掉的话,书架上的那本书就会被父母看到,那可就糟糕了。可是,我之所以还没丢掉,是因为……不!我在心中抗拒这种念头,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呢。
  每次看到那本书,我就会起鸡皮疙瘩。
  我还是很在意。
  我左思右想,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强奸的话,不可能这么心平气和才对啊。
  他应该会憎恶、回避对方才对,反而会喜欢上对方,不是很奇怪吗?现在的我却认为这种感情的变化是正常的。只有我才会这么想吗?
  一条到底在想什么呢?
  其实我还是很怀疑,我真的做了吗?
  而且为什么是那家伙呢?我想了很多,开始陷人沉思时……
  “一条,你连这么简单的工作也会搞错!你看,现在传票都对不起来了,根本不能用!”
  突然同办公室的鲛岛勇在我的旁边怒吼了起来,把我从沉思中拉回现实世界。
  一条好像做错了什么事,真是稀罕。
  “但我是照你给我的资料算的啊。”
  好像是鲛岛给一条的传票本身就是错的,可是鲛岛却不承认。
  “一条,你好了吧!即使我给你的资料不对,但是你在结算时应该会发现才对啊。你就是用随便的心态在工作才会犯错的。我本来是想结算传票的工作交给女职员做就可以了,可是又想到现在是男女工作机会均等的时代,所以才会把工作交给你。但是你随随便便地乱做一通,实在很糟糕。”
  鲛岛大声地骂着一条,好大一间财务课到处都听得到。
  鲛岛完全没有注意到女孩子们多么讨厌他。
  我看着一条,出乎意料地,他承认是自己的错。
  “对不起,我今天就会把它改好。”
  “今天哪有时间,你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做吧。记得!中午休息时间!”
  鲛岛骂得更大声,将手上的文件丢给一条,就走出去了。
  我觉得皱岛讲得太过分了,于是追了过去,在角落的小厨房里迫上了他。
  鲛岛的脸比刚才骂一条时显得更红、更兴奋。
  有两、三个同事围着他,我也刚好站在他们的圈圈里面。
  “鲛岛,太好了。你真的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一条那家伙被当众臭骂一顿,一定会感到很丢脸。”
  说话的人是加西,他看起来很兴奋。他也很恨一条,因为一条的关系,他被负责总机工作的美玉小姐给甩了。
  虽说如此,美玉只是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还很顺利吧?你真的照台词说出来了,男女工作机会均等法……”
  “完全没有说错。虽然有点绕口,但是全部都讲出来了。而且你讲得很大声,整个办公室都听得一清二楚,真是太成功了。我一直在等那家伙犯错,终于给我逮到机会,太好了,鲛岛。”
  我目瞪口呆地走出小厨房,心想他们这些人还真可怜。
  我又想到虽然日荣物产是一流企业,但是内部的财务课却是这种情况,真的是很痛苦。
  但是我当初可是很辛苦才进入这家公司的,不能够因为看不过去就断然离职。我不是有这种气魄的男人。
  结果,由于鲛岛他们的阴谋,一条必须一个人留下来加班。
  平日围绕着他的女孩子们也真薄情,没有一个人来帮忙。
  他在午休时间已经做了一些,应该可以赶上大半的进度,但是我想起了他的可怜相,而且自从上次的事情以来,我不禁对他产生了同情心,所以晚上九点左右,我就带着消夜去公司找他。
  我询问了警卫,确认他还在公司,就往财务课走去。
  在安静的走廊可以听到一条的说话声。
  我以为还有其它人在,往门缝一瞧,发现一条那家伙一边用脖子夹住电话筒说话,一边打着打字机。
  “我在加班。今晚就不回去了。嗯,对啊,可是还是赶不完。咦?不用担心。嗯,我有吃泡面。嗯,知道了。那就这样。咦?我知道,我会早一点睡的,不用担心。嗯,就这样了。明天会不会来公司?嗯,好,晚安。”
  是女人吗?好像是。
  对方很关心他呢。
  如果是女的话,应该是比他年长的类型。这家伙可真是“多元化”,新进的总机小姐、打扫的欧巴桑、送牛奶的欧巴桑、公司董事家里的老太太等等,都很喜欢他。连我都这么关心他,真是有点傻。
  “喂!怎么了?不进来吗?”
  我本来要走了,突然被他叫住,觉得很慌张。
  他什么时候发现我的?真是不可大意的家伙。
  “这个时间你来做什么?”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已换下制服、手上还提着超市的袋子的我。
  “我到附近有点事……”
  我实在很不老实……
  “嗯……然后呢?”
  明知道怎么回事,还故意问。
  “公司的女孩子还真薄情,平时老是缠着你,却没有人愿意留下来帮忙。”
  我赶紧改变话题。不过我不知道她们之间有君子协定,谁都不准先展开攻势。
  我为了转换气氛,拿出刚买来的热便当和乌龙茶和他一起吃。
  工作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没有我可以帮忙的,我只能坐在一旁陪他做完。
  我之所以会选择晚上来,是因为大白天会被人看到,而且也找不到适合的场所和他面对面说话。
  我觉得今晚、在公司这里,最适合再问他一次,所以才会来的。
  “关于那次的事,我真的毫无印象……”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时钟的声音、纸张翻动的声音、敲键盘的声音。我突然对着一条的背部这样说。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一条无精打采地回答,并没有把头转过采。
  “后来我也想了很多,还买了那方面的书来研究,我觉得自已还是正常的。”
  我好像是在讲给自己听。
  一条对这段话并没有发表意见。
  哎,在他的眼中,我应该是不正常的。他要这么想我也是没办法。
  “我很想知道我到底……到底做了什么事?”
  我很想知道内情,但也很害怕。
  不过,说真的,我很有兴趣知道。
  “你将我的衣服脱光,并且舔遍我的全身,然后你用阴茎硬生生地插入我的肛门。”
  吓!他也犯不着用这么露骨的说法来描述啊。
  说不出话来的我盯着一条的臀部四周猛瞧,我将椅子转了一小圈,一条的脸就正面向着我了。
  “你真的记不起来?”
  我很僵硬地看着一条点头。
  这家伙真的很妖艳。
  “这、这……”
  我好像太震惊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那样的我,动了动细致的下巴,用鼻子哼地一声,好像在取笑我似的。
  “你满身酒臭味,不但强吻了我,还逼迫我发生性关系。我一抵抗就被你打,你硬是将我的内裤脱下,紧紧握着我的那根,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像狗一样趴着,你就要把我那根捏碎……”
  一条可能是回忆到当时的情景,两道眉头皱了起来,喉结上下蠕动着,好像在呜咽似地。
  “你粗暴地将手指插入我的肛门,我痛得叫了起来,我不停向你求饶,然后你……”
  他变得面红耳赤。
  “我、我做了什么?”
  他眼神向上翻看了我一下,好像是在诱惑我似的,然后静静地闭上眼睛。
  他的眼皮有一点潮红。
  “你突然压住我,用舌头舔我那里……”
  我舔了男人的屁、屁眼……喔!不!
  “我被你这么一弄,也变得好奇怪喔。我的心情似乎……”,
  一条突然叫了起来,紧紧地抱住我。
  “哇!等、等一下!一条!”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要他等什么,我只感到紧紧抱着我的一条在我的耳畔发出了粗狂的、温热的鼻息。
  要、要是有谁来的话,可就不妙了……可是我却毫无抵抗地让他给压在地上了。
  他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
  啊,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一条这家伙抓住我的胸前,将嘴凑了过来。
  我想要推开他,却一动也动不了。
  和我的身体相比,一条苗条多了。虽然他用全身的重量压住我,但我还是可以轻易地将他拉开。
  但是,当时我却没有这么做。
  我做不到。
  因为一条吻住了我。
  我连忙脱离他的唇,但他很快又亲住我了。
  那是温热的唇。
  再来是深深的吻。
  啊啊,糟了,感觉真好。我……陶醉了。
  “啊──”
  一条的手还抓着我的前胸,身体骑在我的身上,发出了娇吟的声音,我听了不禁吓了一跳。
  “我……真是淫乱。望月,自从被你……之后,我就变得好奇怪……”
  这家伙只坐在我的肚子上,就好像很有感觉似地,他痛苦地扭动身体。
  笨蛋!连我也有奇怪的感觉。
  不行!笨蛋!不要压我!我也、我也好奇怪。
  啊啊!勃起了……
  “望月,你……”
  那家伙断断续续地说着。
  他那纤细的嫩白手指深入我的胸襟。
  然后他也将自己的领带扯开了,他的皮肤便暴露在我的眼前。
  好细致、白嫩的肌肤。
  “我……喜欢你。”
  一条拉出了我那屹立的阴茎,用脸颊边搓边说。
  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那根?你是喜欢我这根吧……我本来想说出来,但是却语不成声。
  因为他将我的那根含入口中,我被吸得心神恍惚。
  我竟然在公司里、还是在财务课自己每天工作的桌子底下,和男人享受肉体的狂欢。
  我被他含着,快要到达顶点了。
  一条的技巧真不是盖的。
  他能够不让我射出,却让我狂热,只能用“兴奋到神智不清”这句话来形容。
  我的那根为了追求更刺激的兴奋和喜悦,现在轮到我将他压倒在地上。
  我一定是在这种情况下强奸他的。一定是这样没错。
  原来我也这么变态。
  原来我也是同性恋者。
  我只能向父母亲赔罪了……
  “望月……”
  我看着有一点惊吓、有一点胆怯的一条,更加刺激我的情欲。
  同性恋者有什么不对?嗯?我到底哪里不对?
  啊,对了!一直按兵不动是不可以的,对,没错所以要及早行动……
  于是我心一狠,将他的裤子往下拉。
  “望月!啊啊……不要!”
  他开始反抗。
  不要再反抗了!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啊、啊!”
  我将他裤子拉到膝盖,冷不防地将他转了过去。
  亮白的臀部呈现在我的眼前。男人都是从后面侵犯的吧……
  “啊啊……不行!不可以!”
  我用两手拨开两座白色的山丘,他不由得叫了起来,想要逃开。
  我变得很生气。
  “现在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你自己不也是湿答答的吗?”
  为了确认他是否勃起及分泌爱液,我的手绕到他的前面抓住了他的那根。
  可能是被我握着的关系,他不再乱动了。
  对了!这家伙的弱点正在我的手中。我爱抚着他那根,眯着眼笑着。
  “啊……”
  他发出小小的喘息、扭曲着身体。
  我的阴茎更加硬挺了。我一只手爱抚着他,另一只手则搓着自己的阴茎。
  我的龟头滴出了分泌物,拉出了一条条的丝线,藉由分泌物的润滑,我趁势将阴茎插入他的肛门。
  “啊……鸣……啊!啊!啊……”
  撕裂般的撞击让他发出悲鸣的叫声,我慌忙掩住他的嘴巴。
  但还是有呜鸣的声音泄出来。
  我就要爆发了。
  我被夹得好紧、好热。
  原来男人的肛门可以达到这么欢愉的效果,我快要变得有点病态……不是早巳很变态了。还要开始第二次了。
  “啊、这不会太过分了吗……”
  我就要爆发了,想要赶快插进去,但是他挡住了我,转过头来用哀怨的声音说着。
  “过分的是你。”
  到了这个关头,我的兴奋怎可能停得下来呢?我又加了一句,“是你先诱惑我的。”
  他听我这么说,便回头瞪我。
  他的眼神似乎是在说:就因为是我先诱惑你的,所以我应该有主导权才对!
  都是因为一条,让我陷入这种疯狂的人生,我不能再和女人做爱了,这可怎么办?
  但现在不是烦恼这件事的时候,因为我再也受不了了,我立刻将挺直的阴茎往他的肛门送去。
  “啊啊……”
  我一动,他就不断地发出呻吟声,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味地照着自己的欲望冲刺。
  他不停地呻吟,脑袋摇晃着,肩膀不住地发抖。
  他终于发出了短短的喘息声,将我夹得更紧。
  啊啊……该如何是好?我太兴奋了。
  我的手伸到他的前面爱抚他的阴茎,同时不停地抽括着。
  真的,太爽了。
  一条也忍不住地扭动起身体,我们两个一起达到顶点。
  “雅弥!”
  我在射精的那一瞬间叫出了他的名字,他似乎在回应我一样,将我的阴茎夹得更紧。
  我已经忍不住,大大地喷火了。
  一条也发出到达高潮的呻吟声。
  那天晚上,我将一条带回家,又做了一次。
  我像狗一样舔遍他的全身,我们互相轻咬着对方的肉体,不停地接吻,最后我在他的两座山谷之间发狂。
  完事后,他枕着我的手臂说:“你工作表现得不是很出色,但是这方面却很厉害,真令人刮目相看。”
  真不可爱的说法。
  我很不喜欢他的说法,可是我不可能讨厌他的,我陷入了欲望之海。
  笨、笨蛋!脚不要伸过来啦!要是还想再一次怎么办?一个晚上三次已经很超过了……
  啊啊!
  太阳是黄色的。我的身体软趴趴的,根本爬不起来,真不想去上班。一条也因为被我插了三次,腰部以下全都没了力气。
  我们都很不想去上班,但是今天是日荣物产的会长来视察的日子,一个月才有一次,如果请假的话,会影响考绩的。听说会长已经七、八十岁了,是个明治时期出生的老头子,真是令人讨厌。
  没办法,我们只好上班去了。
  到了公司,一条就不理我了。他知道自己不受欢迎。
  在工作中,一条将纸条夹在文件中交给我。
  上面写着:你如果留胡子会很好看喔。今天中午再见面吧。我在九楼等你。
  九楼是会长室,有一间会议室,很少有人来。会长可能会出去吃饭,九楼就完全没人了。
  我回答OK。
  太好了。
  在等待午休来临的这段时间,鲛岛还是一直在欺负一条,并且在会长、董事的面前叱责他,而我则是一直在思考如何一边安慰他一边做爱的方法。
  午休时间一到,我就赶到九楼,一条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他竟然将我带进会长室。
  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在会长室做啊!会长一条豪藏三之门老先生坐在里面,后来竟然是我和一条会长三人一起吃午餐。
  平日看起来很严肃、顽固的老人竟然和蔼可亲地对着我微笑,他还夸奖我、鼓励我呢。
  我一头雾水地走出会长室,我拉了拉一条的袖子,想要问个明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会长说想要见你,所以我就让你们见面了。”
  一条一边说一边快步走着。
  “为什么会长想要见……”
  我说到一半,他就转过头来看我,“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
  可是这是两回事啊……
  “我们已经不是外人了。”
  嗯。虽说如此,如果是现代的女孩子,即使跟人睡过一、两次也不会说这种话。
  不过,我绝对没有讨厌一条的意思。
  的确是这样。我真的臣服于他美丽的面孔和身体,以及紧缩的那个部位。
  我可能真的有这方面的倾向。
  所以才一直没有将那本书丢掉……
  这是命运。啊啊,我真能机灵应变啊。
  可是,会长那件事到底是──
  “我也喜欢你,所以就把你介绍给会长。”
  “为什么你要向会长……”
  “咦,你不知道吗?会长是我爸爸啊。”
  咦?!
  说谎!
  “等一下!会长已经快八十岁了呢。”
  因为同样姓一条,本来以为是个远亲什么的……
  “嗯。他五十多岁才生下我。而且我的母亲是小老婆,还没正式入籍。不过我早巳被承认了,因为我是独子。”
  比亲戚还更糟糕。这家伙以后不就会当上社长吗?
  而我,竟然强奸了会长的儿子,他可是下一任的社长呢。
  我进入半晕眩状态,身体一动也不能动。
  一条看着我,不禁笑了起来。
  “望月,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下午我要和会长出门,所以会先早退。但是,晚上我想去你住的地方,和你一起……”
  “啊……哈……”
  可怜的我不知如何回答。
  我受到惊吓还算可以接受,要是鲛岛他们知道实情,不知道会不会吓得屁滚尿流。
  我必须很小心谨慎地对待这个资产阶级,绝对不可以背叛他。如果他叫我当狗,我一定会当一只快乐的狗,唯诺称是。
  所以,我配合雅弥少爷的喜好已经开始留胡子了。
  这是为了两个人可以在美丽的夜晚一起狂欢。
  “望月……”
  啊,少爷在呼唤我了。
<完>

Tag : 山蓝紫姬子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