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笔记系列/AT]《纽约秋天的光》by Asuka千帆

 ——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认得你。
  楔子.
  不知不觉,今年在纽约留到了接近圣诞。
     沿着第五大道的玻璃橱窗走在人群中,直到橙色的夕阳缓缓的落在玫瑰灰色的云层里。霓虹灯一瞬间亮了起来,白色,红色,绿色还有金色,一盏一盏闪烁或者熄灭,有远处的人在放红色的烟火。中央广场上高大的圣诞树落满了来自天上亿万枚的金币,星星黯淡。他眯起眼睛,世界变得朦胧。红鼻子鲁道夫拉着圣诞老人穿过城市的中央,所有人都在笑着。忽然下起了雪,落在他的睫毛上,他轻轻闭上了眼睛。。
  纽约的秋天已经过去了。
  但是他不想离开。
  Tiffany的旗舰店,落地玻璃上流动的街道的灯光和景色,那些五光十色的霓虹映在他的脸上,好像一场远年的无声电影的在没有人的穹幕上周而复始,然而一个人的结局只能是流动。那一瞬间他看见情侣在明亮的窗前拥抱然后在无名指褪上一枚小而精致的戒指。那些白色的灯泡灼痛了他的眼睛。
  那些曾经笑着的,拥抱的,亲吻的,手指纠缠的,四季缓慢的,容颜不老的,东京苍穹之下的,球场上,梦里的,冬季大海边缘的,巴黎的,米兰的,某一个十月的,某一个霓红灯闪烁的,某一个九月的,在纽约的,戴着一枚戒指的回忆汹涌的让人呼吸不过。
  Atobe悄悄的将自己淹没在了纽约的人潮中。
  他们抱着冬青花环,红色蜡烛,金色的铃铛还有亮晶晶的珠宝,他们唱歌。
  I wish you a Merry X’mas.I wish you a Merry X’mas. I wish you a Merry X’mas. And a Happy NewYear……
  而他始终是一个人。
  1.
  三年来所有的夜里Atobe永远只有同一个梦。
  纽约的秋天,树梢盛开红色树叶与金色的花朵,那些落叶与花瓣擦过他的肩膀落在长长街。他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城市忽然被大雪掩埋。
  Tezuka转过头念他的名字。平静而沉默,一双澄净的眼睛。然后雪地中央瞬间被大火吞没,他站在火中,而他无法前行。
  这么多年了这个梦永远只有同一个结局。
  当他碰到Tezuka戴着戒指的左手,那一刹那不知道来自哪里的风将他吹散成了灰尘。然而那梦中的一瞬间,Tezuka手指尖的温度就像一块发红的,灼烫的碳。每一个从梦中醒来漆黑的夜里,窗外城市午夜的风呼啸的吹落了一地纯白色柔软的花朵。
  那灼烫的温度越过高山和海洋,喜悦和哀伤,陪伴在他的身旁,仿佛Tezuka眼中的光。
  2.
  Tezuka死于911,Atobe集团纽约分公司。那时Atobe在长岛,那年夏天海上有台风。
  时代周刊说,哪怕是Atobe集团在日本的总公司被夷为平地也无法比拟Tezuka Kunimitsu的价值,他名满东海岸,没有法律比他还要公正缜密,虽然少年时候曾经在最浪漫的罗兰加洛斯捧起法网桂冠,却义无反顾为了一个人放弃了被光荣与梦想洗礼的赛场,他犀利尖锐,却有一种东方内敛的英俊与温柔。
  他是Atobe Keigo的情人已经很久了。
  在那片一望无际的废墟上,那一天Atobe和许多人一样见到了世界末日的模样。他清晰的记得他仿佛能够听见这座城市艰难的疼痛的呼吸,被火烧伤的心脏。在凋萎成了灰烬的广场中央,Atobe只找到了一枚写着AT.tila的Tiffany戒指。
  一枚燃烧的铂金戒指,滚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细微的声音。
  3.
  每年的十月他去纽约。
  世贸中心曾经的位置如今已经被归零地所取代,昔日的喷泉换成了一座雪白的墙壁,无数姓名和照片,白色的大理石,千丝万缕的纹路如同谁的手心掌纹,他能轻易找到他的名字。那张黑白照片里他的眼睛清澈一如少年。
  Tezuka Kunimitsu
  百合与雏菊,大丽花与满前星,栀子还有白菖蒲,白茫茫的世界里,夏季偶尔有长长的草尖钻出泥土。而只有他放一枝细长瓶里的红玫瑰。磨砂水晶花瓶,有时候是保加利亚玫瑰,有时候是长茎越南,然而更多时候是日本玫瑰。
  Atobe总在十月的最后一天离开纽约,他会在花瓶里放一枚阿斯匹林。小小的白色药片,是以前他喜欢放在花瓶里的小小的魔术,他说:Keigo这样一枝花可以活很久。
  他从不相信他死了。
  ——只不过。
  他站在东京的高处,青翠的水竹开出了小巧的白色的五瓣的花。他微微笑着对Oshitari说。
  ——我们将用另一种方式长相厮守。
  有时候他会感觉到某个忽然下雨的清晨,或者是在碎蓝色瓷砖拼贴的镜子跟前,在落下帷幔的玫瑰红床头,一枝细长的水晶花瓶之后,看着像框里两个人缓缓泛黄的照片,Atobe会有一种几近灭顶的幻觉,他就在身边,那双澄净的眼睛中的光,穿过所有岁月和华年,披星戴月陪伴在他的身边。
  一枚阿斯匹林的十月玫瑰,直到十一月纽约下了雪才会慢慢凋谢。玫瑰开遍纽约的秋天。
  4.
  AT.tila
  Atobe & Tezuka
  Tezuka ideally loves Atobe
  他皱着眉看着小巧的指环。在他家空旷华丽的大厅,壁炉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窗外下起了花瓣一样大的雪,湿润的雪花顷刻覆盖了干燥的大地。他抬起头一丝不苟的看着他。
  ——很奇怪的……
  ——啊嗯,本大爷看上的东西怎么回不华丽,有什么奇怪的?
  ——我是说刻的字……
  ——我不是解释过了吗,是你很爱很爱我的意思。
  ——所以才奇怪啊。
  他抬起眼睛,亮晶晶的似乎在微笑着看着他。他愣住。转瞬即逝的狡黠,自己将戒指戴上无名指然后举起手来给他看。
  ——谢谢,我收下了。
  ——哪里有自己给自己戴戒指的,啊嗯?摘下来本大爷给你戴,这样才是本大爷的人!Kunimitsu,摘下来。
  他伸手过去抓他的左手,Tezuka闪开,却被身后的美人榻绊住,不小心被Atobe压在了身下。美人榻上金丝镶嵌的纹路,有断了翅膀的蜻蜓还有忘记了飞翔的蝴蝶,他茶色的发丝散落在藏蓝的丝绸底色上。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仿佛高山湖泊,冰冷而明亮。他轻轻地吻上,他的睫毛滑过他的嘴唇,轻柔如羽毛的感触。
  ——本大爷,好喜欢你这双眼睛,Kunimitsu……
  那么明亮,像一场好梦。
  ——从今以后,这双眼睛只能看这本大爷,答应我,Kuni
  谁在人群中,一双仓皇的眼睛,那枚泪痣似乎来自海洋,再也看不到他眼眶中的光,照亮的一小片天空。
  5。
  平安夜还在开门的书店。名字叫作Fall。
  书店旁边的咖啡店门口蓝色的圣诞树上挂着银色的铃铛,一家破旧的旅馆换了新的霓虹招牌,红色的霓虹灯一盏一盏亮起来。L.O.V.E love,然后忽然全部熄灭再全部明亮。
  穹形的屋顶,古老的唱片机的声音醇厚芬芳如同香浓的咖啡豆,圣诞的歌缓缓的飘出小小的西窗,一个人影坐在樟木桌子后面,轻轻摸索着什么,厚厚的书脊还有淡淡栀子芬芳的书页。墙壁上有一张浅绿色的世界地图,红色的水性笔圈起的地名。
  罗马,米兰,翡冷翠,奥斯陆,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赫尔辛基;魁北克,蒙特利尔,温哥华,新奥尔良;圣保罗,波多黎各,约翰内斯堡,开普敦,马达加斯加,加尔各达,孟买,新德里,仰光,加德满都,西贡,河内;巴厘岛,马尔代夫,加勒比海某个失踪的岛屿,亚特兰蒂斯时代巨石的遗迹,纽约。
  他将手中的书放在书架上。
  书架很高,《追忆似水年华》那样的重,他很瘦,锁骨突出,左臂的动作微微有些僵硬,茶色的头发刘海挡住了眼睛,他扶着书架喘气,有汗珠流了下来。
  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愣住。
  他看见一个转角,那些五彩的圣诞树和彩灯都已经不见,天上的星星忽然明亮了起来,萧索的街道,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霓虹灯闪烁着Love的字,一颗落光了叶子高大的枫树,然后一瞬间他看见了自己。
  想问你,是不是还记得我名字。当人海涨潮又退潮几次
  那些年,那些事,那一段疯狂热烈浪漫日子
  恍如隔世。
  Tezuka“看着”Atobe Keigo缓缓从身边走过,那一瞬间他手中的书从书架上坠落,扬起一地尘埃。
  6。
  三年前的Tezuka被爆炸的声音惊醒,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世界末日。
  他已经忘记了是如何逃离,也忘记了身边有过多少人的尸体,听见了多少的挣扎。他只记得他好像被困在了一个地铁站的出口,火烧痛了皮肤和眼睛,直到什么都看不见。
  在茫然和混乱之中他只是觉得,他再也不想见到Atobe。
  他不想这个样子见到Atobe。
  每一天夜里他都能梦见他环着他,在那张碎蓝色瓷砖拼贴的镜子跟前他们接吻,然后下一个瞬间他的脸忽然在火中融化。
  午夜梦回的时候他听见自己的心在孤单的跳跃,不停的,不停的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他曾经最爱的一双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最爱的样子已经被火烧的什么都不剩。
  也许是他残酷吧,是他太任性。
  他不要这个Tezuka见到Atobe,Atobe ideally loves Tezuka。左手的戒指已经不知所踪,仿佛身上所有关于他的印记都被烧去,那天晚上在再也没有天亮的黑暗里,他忍受着身体灼燎的疼痛然后将身体蜷缩在白色的被单里没有声音的哭了。
  他已经忘记了多久没有哭过。Atobe Keigo从来不让Tezuka Kunimitsu伤心。遑论哭泣。
  7。
  叫做秋天的书店。
  Atobe看着书架上那些陈旧的书籍。
  《追忆似水年华》《The Lord of the rings》《傲慢与偏见》《红字》《神曲》……
  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大学时代樱花翩翩的校园。
  图书馆长长的樟木桌子上那个人看书的侧脸,那样轻柔的轮廓。他会忽然拉过他的手,声线华丽。
  ——你看着城市四处都是假面,如果有轮回你愿成为威尼斯人的面具吗?
  他皱皱眉头,当作对他发神经的回应。
  ——不,我愿做威尼斯人的眼睛,看看这虚伪的轮廓。
  Atobe摘下他的眼镜轻轻用鼻尖蹭着他的面庞,痒痒的让他想要躲闪。
  ——不,Tezuka,做我的眼睛。让我永远都看着你。
  某人终于忍无可忍甩手就走。
  ——神经病。
  8。
  然后有一天他终于成了他的眼睛。
  在失明的第47天。睁开眼睛那一瞬间他忽然看到了光。
  那属于他最熟悉的城市。最熟悉的房间。
  他看着Atobe的脸在那面镜子跟前。
  他熟悉的金色的发梢,他习惯的宽厚的肩膀,还有那枚栩栩如生的泪痣。那一瞬间他伸出手,以为那就是世界。
  然后就好像是一场梦,他的世界如同一场无声在他的脑海上演。
  他看着他们的照片还有他曾经的家。
  或许这是上天给他的惩罚。
  有的时候看着那枚饱满的泪痣,他会以为那真的是一颗眼泪。
  他会在一个人的“秋天”一个人“看”他们曾经喜欢的书,听着老唱片或者电影对白,看着仿佛在另一个世界的Atobe Keigo。这应该是最安全的人生吧,想起了我们曾经几乎错过,几乎得不到的爱,也许就这样一直到老,霓虹灯熄灭以前,就算是睡着了,在梦里,那寂寞依然会在。
  9。
  他看着那张地图。
  目光一动不动。
  10。
  如果爱的人换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一切还可以回到从前吗?
  回不到那天,回到了冰冷的世界,思念在蔓延,谁在沦陷。
  11。
  我们面对面的时候,我看着你眼睛里的我,好像一个陌生人。
  你已经不认识我。Atobe
  他转过身,却忽然看见自己的背影瞬间落入一个温暖到让人颤抖的背影。仿佛是埋藏在血液里秘密被唤醒,毫无间隔的将自己交付给身后的那个人,耳后炽热的气息。
  他喊他的名字。
  Kunimitsu。
  他的身体僵硬,他的拥抱那么坚定。
  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认得你。
  记得我们曾经分开旅行的轨迹,记得我们曾经在雪后的北海道读过的所有故事,还有那些泛黄的胶片,你喜欢谁的声音。
  12。
  街道上的歌声渐渐连绵成了河流。
  Oh what happy it is to ride alone and sing a song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I wish you a Merry X’mas.I wish you a Merry X’mas. I wish you a Merry X’mas. And a Happy NewYear……
  星星落在圣诞树的尖顶。
  拨开长长的刘海,依旧是无法忘却的容颜,唇角印上湿润的吻,睫毛的颤动仿佛是天使羽毛。
  从今天起,本大爷是你的眼睛,啊嗯?
  他看见自己笑了。
  end大字

Tag : Asuka千帆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