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波斯(下 )完结 +夫妻100问 by 璇儿

地上整整齐齐地躺了很多具尸体,仿佛是被人刻意地排好似的。曼苏尔注意地看了两眼,都是平时在寝宫侍候的奴隶。男的和女的都有。
  塞米尔正跪在床边,他身上穿著一件纯白的丝袍,但被鲜血浸得透湿了,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正在慢慢剖开床上躺着的一个人的胸膛。
  那个人还没有死,但他的四肢都被砍下来了,扔在一旁。曼苏尔这才注意到,地上那些排得很整齐的尸体,每一具的胸口都被剖开了,虽然血肉模糊,但明显地五脏都被掏出来了。

继续阅读 »

Tag : 璇儿

欲望波斯 (上)by 璇儿

 我是天堂的骄子──却选择了漂泊的命运;
我成了一个俘虏──因为我爱着年轻的人。
  甜蜜的爱抚和痛苦的折磨,在爱情中两者都难以逃脱。
  我像蜡烛照亮游人之路,请君莫怕我这燃烧的烛火。

继续阅读 »

Tag : 璇儿

合欢宫记事(第一部) by 最是一年明月冬(双性生子)

欢宫记事(第一部)

0 楔子 入宫

永昌十二年冬 腊月初八

魏文帝李熙,亲征塞北,平复燕郡十三城,回驾京都。
赐燕郡乐城携回的一女子乔氏为若妃。
若,女子跪而梳发,表顺从也。
又赐原“东阳宫”,更名“合欢宫”。
再赐玉帛百匹,珠宝十箱,绫罗三十匹,珍玩五抬,宫人百人,侍卫五十。
又命原内侍总管刘宦,总理调教事宜,於元宵时成纳妃礼。

继续阅读 »

长门恨 by 璇儿

写在前面的话人长期压抑之后,真的会变成BT。在历经考试、赶稿、地震、家庭问题……种种种种压力之后,我终于华丽丽地爆发了。这篇是包括了男妃、缠足、宫刑、调教、瞎眼、耳聋、傀儡人偶这种种种种的BT因子的文,大家瞪大眼睛看清楚哦,如果上面任一项是你的雷就不要进来踩了,不要怪我这作者没一再提醒。也没啥特BH的情节,就一狗血小白文,沉重压力下又一BT之作,不过个人觉得有了什么欲望波斯“珠玑”在前,我也写不出什么更BT的了。

继续阅读 »

Tag : 璇儿

黑手党的荣耀 by S群魔乱舞

 巴勒摩市是西西里岛的一个中等城市,也是黑手党活动最猖獗的地区,这里半数以上的商人受到过敲诈或抢劫,几乎每年都有几百人遭到黑手党杀害。
   他们在西西里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却是二战间英美盟军顺利登陆的功臣;法西斯分子横行天下,西西里却不买他们的帐。墨索里尼视察西西里岛,头上的帽子却不翼而飞,迎接他的除了牲口就是乞丐──西西里永远是黑手党的天下。

继续阅读 »

Tag : S群魔乱舞

野兽法则 by 小周123

第一章
A 每个人都有两个选择
麻叔在自己的身体里发现了衰老的痕迹,这让他感到惶恐,麻叔说当你不能够去爱,或者把爱变成了一种负担,那么你就是老了。
裴新民哈的笑了一声说,那三联社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老人。
因为麻叔以前也说过,江湖人永不言爱。

继续阅读 »

不应有恨(上) by 李忘风

第一章
“傲哥,医生说那具尸体是冷老大的……”
  沉默了好一会儿,坐在老板椅上挑染了一头金发的男人叹了口气,挥手让进来报告的下人出去。拉下窗帘,他软软地躺在了椅子上,却在瞥见桌上和冷飞拍肩合照的照片觉得内心有一种闷痛的感觉。冷飞,老大,从此以后,你就这么消失了吗?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深度催眠VS绝对服从(第二部 缠斗篇) by 三号杨戬


这是一桩轰动全世界的性丑闻案件,当事件被曝光时,影响之大,欧洲及美国的经济足足震荡了几个月才趋于稳定,而事件牵扯到的政府官员更是不计其数。
"D&S"俱乐部的股东及那些高级会员,单就一一排查,就每天都能有新的惊喜出现。比如某某国家的要员竟然是股东之一,某某商会的形象代言人居然有性虐这种倾向,亦或者是,天啊,你看,某某大牌明星竟然曾经应聘过这里的调教师,诸如此类。
当然,被媒体曝光的,不会是全部的内幕消息,有些身份过于悬殊的,且犯罪性质不那么严重的,自然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

继续阅读 »

Tag : 三号杨戬

深度催眠VS绝对服从(第一部 调教篇) by 三号杨戬

文案:
为了查清凌虐哥哥致死的SM组织,国际刑警狄耶罗主动接受了潜入这个危险组织,查明幕后黑手的任务。
他不惜请专业的催眠师,将自己的人格完全封闭,然后以全新的人格混入组织,借原特警黑迪的帮助,完美地成为了组织神秘操纵手幂恪的性奴……

继续阅读 »

Tag : 三号杨戬

走过地狱之重生(下) by 渊默

第八章 出轨
曙色苍茫。
  城市仍未醒来。乳白色的晨雾流转不定,远近的房舍和眼前的道路都显得影影绰绰,暧昧不明。四周静得出奇,几乎能听到露珠从花木上滴落的声响。
  羽全身穿着运动服,迎面吹来的晓风颇有几分寒意,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清孝锁上房门,回头正好瞧见他紧抱双臂取暖的身影。清孝拍拍他的肩,他顿时一抖。

继续阅读 »

Tag : 渊默

走过地狱之重生(上) by 渊默

文案:
  第一部*沉沦篇:黑暗系调教文,打破一个强受的过程。慎入!!!
  ── 一个心灵在沦陷,一个情感在沦陷。调教师与奴隶,究竟是谁改变了谁?是谁在征服谁?

  第二部*重生篇:反调教文,已经沦为奴隶三年的羽,如何在爱人的帮助下恢复做人的自信和自尊。
  ── 埋葬的不只是记忆,重生的也不只是信念。医者与患者,究竟是谁在救赎谁?
  
是谁治愈了谁?
  走过地狱 * 题记:
精神藉创伤生长,人性藉创伤茂盛。

继续阅读 »

Tag : 渊默

沉睡的证据 by 朱夜

下了火车,又坐着足够进古董店的越野吉普在年久失修的盘山路上颠簸了好几个小时,终于到达位于山凹背后的劳改农场。我看着穿警服的司机活力充沛地跳下车,毫不费力地拎起我沉重的行李箱,剩余的体力只够我嘶哑地提醒他:“小心!里面是工具和试剂!”即使简单的一句话也使我的嗓子剧痛不已,更不用说在火车上就开始痛得一跳一跳的头。我咳嗽了几声,清清嗓子,希望自己看上去不要那么虚弱,那么书生气,以至于显得和深山中的环境以及自己的职业太不相称。

继续阅读 »

Tag : 朱夜

教父的俘虏 by 青静

文案:
  身为美国黑帮教父,兰格斯洛相信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第一次被人救的经验,让兰格斯洛对徐显东起了异样的兴趣,将他掳来、囚禁他,逼他用肉体取悦自己,一开始,兰格斯洛不知道这占有欲从何而来,直到徐显东利用他的信任背叛了他,兰格斯洛愤恨心痛得恨不得杀了对方,却又在对方身陷危机时,不假思索的为其挡子弹,兰格斯洛这才发现,那令人窒息的情感就叫做爱,无论徐显东是否只是想利用他、有多憎恨他,他都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谁也想不到,站在黑道权力顶端的黑帮教父,竟会像个孩子般颤抖……

继续阅读 »

Tag : 青静

这一秒,我哭了(又名警察捉小偷) by 暗夜行路

齐皓考上公安学校以后,家里人大张旗鼓地庆贺了一下。不仅仅因为家里人对人民警察的崇敬,而是齐皓终于有了铁饭碗在手。如今,齐皓公安大学毕业,家里人又开始庆贺了,齐皓跟着大家一起乐和了半天,他是那种看着人家乐自己就得咧嘴的人。齐皓一共有七个姨,所以一群女人跟乌鸦似的嘱咐这个嘱咐那个,齐皓始终保持微笑。小姨是个业余主持人,主要工作是替人家操办婚事儿,叫得好听的,是婚庆公司。她是时刻不离本行,这会儿在齐皓毕业庆功宴上,拉着齐皓的手说:
  皓扬,你有相中的人儿吗?

继续阅读 »

Tag : 暗夜行路

昨日今朝 by 眉如黛

我们往街机里塞钢崩
猜谁会K.O谁
谁翻墙快
谁能扒住公车的门,跳起来能摸到教室的灯
谁擅长占座,谁敢插队
你曾经爱这样的我
如今都被磨光了

继续阅读 »

Tag : 眉如黛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