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的叹息 by 山蓝紫姬子

即使时间不长,但在1910年当时名叫「满潮之城」的海边城堡中,住着一个叫尼斯利.奥云的人。
  内藏着中世纪的荣光与黑暗的「满潮之城」,是破了产的贵族所出售的城堡。
  在购买城堡的同时,尼斯利也拥有了作为曾受冰河浸蚀的复杂海岸线的一部分的窄小峡湾。
  尼斯利.奥云在十多岁时就成为人气作家、时代的宠儿,虽然正如很多少年得志的人一样,是个傲慢而自以为是的男人,但花般的美貌与大方的性质,都是他令人喜爱之处。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色暗 by 山蓝紫姬子

周身漂浮着既高贵又妖艳的色香,美貌的男娼月弥曾经身为盗贼的第二代头目——犬神早太郎而肆虐江户城,虽堕身为男娼却被身为暗之司法官的牙神尚照识破。被捕后遭到了牙神侵犯的月弥最后被迫成为了密探,又被牙神送到了火盗改长官·中乡主膳的身边。受到中乡宠爱的月弥心中对牙神的恨意渐渐增长——这是描绘官能之美的至极的爱之物语。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绮想 by 山蓝紫姬子

走出了由于暖气和拥挤的人潮下闷热的几乎让人抓狂的书店,正走向通往车站的地下通道入口的浩弥,被从背后突然伸出的一只强有力的手腕拉住,险些要跌倒了。但如今支撑着他身体的,也是抓着浩弥的手腕的手。

弥浩转过头,吃惊地看见一个穿著深蓝色洋服的魁梧男人正睨视着他。
虽正值寒冬却连大衣也没穿的男人,正以巨大的力量抓住浩弥的手腕。

"你跟我来一趟办事处吧?"
满脸严峻表情,声音也是低沉锐利的,几乎算的是上恐怖的男人,可是浩弥无法忍受无缘无故地在大街中被这样对待,于是带着恼怒的口气返问。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一定要幸福 +番外 by 歌尽桃花


  又来了,那股不知道是男是女的香气,他躺上床,双手慢慢缠上我的大腿。
  “宝宝,我回来了。”
  我冷冷地望着他,我可以忍受他捻花惹草,外面的风言风语已经听太多,只要不是被我亲眼看到,给我难堪,又有什么所谓呢?本来,我们就不该在一起。但是,一身香气又和亲眼看到有什么区别呢?我的脸色已经变的很淡了,如果是平时,他早该发觉,会讨好地叫我一声宝宝,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我怎么了,但是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醉熏熏地抱着我的腿。

继续阅读 »

Tag : 歌尽桃花

兰陵王 by 山蓝紫姬子

文案:
  中国南北朝时代,北齐兰陵王长恭才智双全、勇武过人,因其美貌罕见出众,故每次出阵,
  特意戴上狰狞凶猛的假面,在战场上显其威严,辉煌破敌。
  据传,如演出赞颂其勇武的舞蹈,能使世间和平国土丰饶。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所爱非人+ 番外幸福 by 非言非默

文案
  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没有绝对的对错。
  而我只做我认为对的事———林家杰

继续阅读 »

Tag : 非言非默

白雾街七号男色娼馆 by 暗地妖娆

金枝的头颅挂在娼馆门口的洋槐树上,断口的地方已经焦黑,散放出微微地咸腥气,嘴里咬了一根手指,指甲长长地由嘴角弯出来,恰巧勾住下巴,乌黑的血渍在隙开的牙缝中垂落,留下一抹龌龊的枯笔。看到金枝悬在高处的尴尬模样,我心如刀绞,六年前他领了七位十五岁少年来到白雾街,买下最破旧的一处旅馆,将它改建成男色娼馆。我知道白雾街上每个女人都恨金枝,她们希望他出门的时候被门槛绊倒摔出脑仁,抑或喝茶的辰光让滚水烫碎了心肝,这些怯懦而不着边际的幻想支撑了她们怨幽的青春,因此所有人均断定金枝是死在某个善妒的疯狂妇人手里。

继续阅读 »

Tag : 暗地妖娆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