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服从(下)+番外 by 李忘风

挑逗
  这栋别墅里的床都是临著窗放置的,拉尔夫大概在睡前忘记了拉上窗帘,皎洁的月光从偌大的落地窗里透了进来,静谧地为整间屋子盖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罗伊已经悄声地走到了拉尔夫的床边,这是他第一次光著脚走路,平日里总有些洁癖的他已经顾不得地上脏不脏了,但愿不要在自己弄好一切之前把拉尔夫惊醒,这才是最重要的。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绝对服从(上) by 李忘风

火花
  美国,NEW·YORK,CECIL大街,堂皇富丽的BRYAN大酒店门前停满了高级轿车。这说明在这将有重要的宴会将要举行,当然,重要的宴会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有许多,但却没人会认为今天的宴会不是最重要的。
这里正举行着美国最有势力的黑帮之一BRYAN家族的首领,被人们尊称为PROVIDENCE的CARL·BRYAN的六十岁生日宴会。他的众多下属都会在今天到这里,除了一些披着漂白外衣的家族公司高层之外,还包括那些残忍的,狡猾的,嗜血的至今仍在警方密切监控下的黑道风云人物。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无法说出的爱 by 碧树

我又醒了过来。虽然周身的伤口如遭受火炙一般疼痛,让我恨不得永远不要醒来,我还是慢慢睁开了双眼。
  被铁铐吊在这个空旷的练武场中已经是第三天了。我的双臂早已经痛得失去了知觉,可疼痛的感觉仍然从身体的其他部分不断袭击着我,让我拼命想喊叫出声,却发现嗓子早已哑得只能发出低低的呻吟。

继续阅读 »

Tag : 碧树

阿涉 by 暗夜行路

1
  讲这个故事,是为了那个我曾爱过的男孩子,他叫阿涉。
  李当做上龙头老大那一年,他才27岁,由于我和他一直出生入死,我自然被他提拔,成了东兴的二当家,当然那帮叔伯老家伙们还依然作阵,这一点,让李当头疼得要命。我们从14岁就入了黑道,在这一行已经是饱经风雨。李当能够作上今天这个位子,与他精密的思维和心狠手辣有着直接的关系,而且,他也不容易栽在女人手里,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继续阅读 »

Tag : 暗夜行路

玉兰刑架 by 碧树(又名:暗香谍影)

楔子
  当花瓣跌落枝头
  零落成泥
  我只剩下
  十字架上哀歌的灵魂
  不知——
  遗落在你身畔的香
  是否如故

继续阅读 »

Tag : 碧树

疯狂小丑 by 六道鸟

文案:
  一个富豪被变态杀人狂困禁的恐怖故事。慎入!!!(结尾部分挺有意思的)

继续阅读 »

Tag : 六道鸟

对决 by DIDIDA

楔子
  "就是这小子?"
  他抬起头,看着对面几乎占满了整面墙壁的投影屏幕。
  镜头晃动着,画面中被围在人群中的黑衣男子正快速的躲开了身后急袭的一击,不长的黑发在空中飞舞着。
  "身手很不错!"
  "当然……"身边的人语气听起来并不象赞同,"他本来有机会和我们平起平坐,大人很欣赏他!"

继续阅读 »

Tag : DIDIDA

情殇(雪行之钦毓篇)by 云海蒂

楔子
  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曾靠近过那个人。他从来的追逐都是枉然。直至最后,他终于明白。推开这一切的正是他自己。他的爱,一直都是伤害。他真的从来不曾发现。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这一生,他怎样负尽情缘,来生,他要怎样追回来。
  林钦毓负柳雪行一生,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三十九世后,共入轮回。

继续阅读 »

Tag : 云海蒂

枕在蔷薇花园 by 木原音濑

第一章
  他正将脸埋入那柔软的枕头中,酣熟地沈睡着。淘气地碰触他的脸颊时,他的额头还会挤出几条皱纹,并抖动眉毛。眼角有点下垂的迹象,嘴唇稍稍张开,看来毫无防备。他的年纪应该已经不适合用「天真无邪」来形容,但那天真贪睡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个小孩子般。

继续阅读 »

Tag : 木原音濑

魍花开四季之北地文殊兰 by 水虹扉

(一)
  岭南的六月热不可当,那种湿潮的闷热,像是好几床厚棉被,重重朝人压过来。
  晨光初绽的时候,飞泓只在外面散了阵子步,旁边还有人替他打著伞,身上青纱衣竟然就被汗浸得透了,贴在脊背上。
  “少爷,我们什麽时候能回京城啊?”
  旁边打伞的小书童,一边擦著额头上细细沁出的汗水,一边可怜巴巴地望向飞泓。
  “是啊是啊,这岭南荒蛮之地,衣食住处都比不得京城,我也不想在此多待。”
  飞泓偏过头去,望著小书童笑了一笑:“但是,父亲此番让我在各处游历,多认识些人,将来在朝为官也好打些根基。没见到岭南王,我回去怎能见父亲?”

继续阅读 »

Tag : 水虹扉

我的爱人是只狼 by 林仑

  1——科学院的怪物
  “你应该像鱼一样沉默”,
  齐枫曦对面的章之志教授用手戳了一下他手中的齐枫曦档案,继而将他高大的身躯靠在身后玄色的椅背上,僵硬的仿佛可以和这个深色橡木家装的房间融为一体。
  “as silent as fish——这非常的重要,您能做到吗?”
  “是的,章先生。这绝对不成问题。”齐枫曦一边暗暗咒骂着这个全国人近皆知的著名脑科教授的装腔作势皇室英语,一边以无比诚恳地语气回答。

继续阅读 »

Tag : 林仑

墨之瞳 by 未夕

1
  周广福死了。
  死于突发的心肌梗塞。
  六十岁,当然算不得长寿,但是,也算不上夭折。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六十岁的半老头子的死,不过象轻风过耳,丝毫留不下痕迹的。
  但是,周广福,他不是普通人。
  他是N城乃至全国都赫赫有名的富翁。
  据说他掌控了N城大半的经济命脉。
  而二十多年前,他不过是一个搞投机倒把的人。

继续阅读 »

Tag : 未夕

雪行 by 云海蒂

  楔子
  爱上一个人的过程就是灵魂被镌刻的过程。然后这个痕迹会伴你终生,即使你的灵魂变薄或破碎,这个痕迹仍会越刻越深,直至刻穿你的灵魂。所以,只要爱上一个人,你就残废了。同时,你也被这分爱成就了。你的灵魂将在爱的天堂永垂不朽。

继续阅读 »

Tag : 云海蒂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