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起解 by 未夕

起程
  以诚对千越说:来听听这支歌吧。
  千越细听了一会儿说:是很好听,可好象有些不吉利呢。
  以诚揽过千越,拍拍他,温柔一如既往,跟我们是没有关系的。
  这一支歌,从此在千越的心里,无需忆起,却,永不忘记。
  什么样的锁能锁住承诺
  让你百般的温柔可以停留
  什么样的歌能唱到永久
  等到岁月都已白了头
  你可还记得?
       恋人们总是一往情深
  誓言里总有一世一生
  如果我想要一个永远
  你究竟可以给我多少年?

继续阅读 »

Tag : 未夕

醉里挑灯看剑 by 眉如黛


  长安瓦碎千门锁
  旌旗倾颓
  铁甲难著
  唯闻晨钟暮鼓
  乡村夜火
  阑干拍遍
  叹一声英雄末路
  大漠孤烟
  说一句关山难渡
  铁剑铜琴
  西风凛冽
  风华岁月
  皆是成空转眼......

继续阅读 »

Tag : 眉如黛

胜负爱情 by 午夜深蓝

我一向厌恶上流社会所谓高雅的交际活动,熠熠的杯光折射出的都是些粉饰过的虚伪。
  但是今天我不能任性。这个化妆舞会几乎汇集了本城所有名流。作为红叶集团的总经理,我没有缺席的理由,特别是现在,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

继续阅读 »

Tag : 午夜深蓝

又见飞花 by 午夜深蓝

~那种时期相遇,相爱也是一种折磨~
  战火纷飞。
  战争的颜色一向单调且纯粹,要么是鲜血的红,要么是硝烟的黑。
  在佐藤佳树的记忆里,战争是灰色的。

继续阅读 »

Tag : 午夜深蓝

夭殇 by 敌敌畏


  林臣并不认识他,但是他看见他瘦小的身影吃力地挪动着行李卷要跨进学校大门,他就走上去帮他拿了一下铺盖卷,把蓝色印花布的铺盖卷拿过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他的手腕很纤细,他抬起眼来,这是林臣和江月石的第一次见面,月石很瘦,不起眼的瘦,脸很干净,就像穿在他身上缀着补丁的布褂,虽然很旧了,却很干净,而且很舒服,月石脸上的笑,淡淡的浅浅的,像是流过学校的那条蜿蜒的小溪。

继续阅读 »

Tag : 敌敌畏

黑月亮 by 眉如黛

1
  秦沧努力从自己king size的水床上爬起来,他犹豫著拨开了一点窗帘,外面阳光耀眼,烧灼了他的眼睛。
  他低低咒骂了一声,合上厚厚的窗帘,让整个房间重归黑暗的怀抱,转身进了洗手间。
  那镜子里有一张过於清峻的脸,像是很久以前某个朝代靠脸吃饭的小生,这让他很不喜欢。

继续阅读 »

Tag : 眉如黛

伤逝 by 七月

(序)
  在离开江户的那一天,背着蝶,叶屋把自己的刀放入了江户川——即使是作为商人,即使没一个人知道自己是武士,即使任何……任何时候都没有放弃掉的刀,放入了那黑沉沉夜色中的江户川。
  离开寺田藩的时候保留下来的一把长刀。不能暴露身份的只拿了如同身体一部分的长刀,武士!我是武士!这一点不能放弃。我不能放弃……

继续阅读 »

Tag : 七月

玩物 by kaze风

关节握得发白的手指、死命的抓住床单,用尽体内一切力气抑压逃走的欲望。绷紧的身体不断颤抖,或许是因为光裸的身体一直暴露在冷空气之中、也或者在害怕即将面临的羞辱。
  男子把头埋在雪白的枕头,秀丽得如刚修整过的眉,纠缠在一起。双眼用力的紧闭着,仿似这样做,就不用面对接下来的戏。四肢趴在床上,只有臀部跷得老高,男人的手和嘴,快要在他身体上游走,而他则要像狗一样迎合……光是想象就觉得恶心。

继续阅读 »

Tag : kaze风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