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花 by 泠枫

四岁那年,与我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了,临死前,她紧紧抓着我的手,声泪俱下:“对不起,华儿,我不该把你……生下来,对不起……”
  看着母亲宛如睡去一般平静的脸,年幼的我并未感到悲哀,只是觉得她刚刚捏得我好痛。
  两天之后,有锦衣华服的人来到我生活了四年的地方,他们面无表情的带走了趴在母亲僵硬尸身旁的饥饿的我,从此我的昨天如烟消逝。

继续阅读 »

Tag : 泠枫

绯缡记 by 末梨

  第一章
  “你本是个男儿,你本是个男儿……”母妃神情恍惚地抚着我的脸,一遍遍地轻声说。
  我眯了眼,享受着她的温暖柔和的手,并不懂她说的意思。
  一旁的李太监不耐烦了,“玉主子少说两句吧。老这样谁都落不着好。”他一把拎起我,“三公主,快走吧。各位公主主子都在漱瑜斋等着了。”拉了我的手就走。

继续阅读 »

Tag : 末梨

危险双生子 by 山蓝紫姬子

1
  难得的星期六却阮囊羞涩,零用钱捉襟见肘。
  放学回家时,高桥邀智之去吃铁板烧打打牙祭,智之只能忍痛拒绝,独自赶回家。
  没钱不能享口福,这是家常便饭。但是,今天智之必须赶回家打扫隔壁的房子。因为原先住在隔壁的江岛一家人就要回来了。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玫瑰人生 by 山蓝紫姬子

 一 嫉妒
  那栋五层楼高的前卫建筑物,就是我上班的广告公司“亚斯米克”总公司。
  “亚斯米克”在广告界算是很新的公司,但是员工很有活力,平均年龄都很年轻。整栋建筑物给人年轻有朝气、充满干劲的印象,而且这里出出入入的人很多,以好的方面来想的话,可谓充满刺激感。
  但是今天,在两百多名员工当中,唯独我一个人心情低落、懊恼、难过不已。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美丽的夜晚 by 山蓝紫姬子

我还记得昨晚烂醉如泥回到家这件事。
  可是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到了隔天早上七点左右,我终于醒了过来。
  我看了一下枕头旁的闹钟,虽然我还没有从宿醉清醒,但我还记得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班,所以决定再睡一下。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金环蚀 by 山蓝紫姬子

上篇
夏城从五月下旬至七月初,这个国家最美丽的季节,我,梅露罗斯˙比夏斯,将会在古兰格尔郊区,克莱西斯˙罗夏哈帝的城里渡过。
  克莱西斯˙罗夏哈帝是父亲的商业对象,也就是我的商业对象的贵族阶级企业家。
  於这位罗夏哈帝的独特的社交季节,被他招待到他所属的夏城里渡过可算是阶级社会里的人们的一种荣誉。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The Dark Blue by 山蓝紫姬子

一九九三年 十二月 一日
  洛杉矶
  神圣合法地?马利奥特旅馆
  午后一点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钟声。
  奥利维亚不清楚从远处传来的钟声是悠远的记忆中的声音,还是准备把他招向天国的上帝接近的时候的声音。
  可是马上思绪被打断,再也无法拼在一起。
  头脑里面是一片空白。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瑾鲲花 BY 山蓝紫姬子

  1
  那东西,仿佛集无数亲吻、与无限爱抚于一身,有着古代勾玉般的形状,并闪烁着琥珀色的光泽--
  父亲柏木秀一失踪了。
  那是一个微寒的早晨,距离春天还有一段日子。父亲外出参加一个朋友的丧礼,从此一去不回。

继续阅读 »

Tag : 山蓝紫姬子

永央 by 热带雨林

1.
  我叫倚越,同天晓家族所有的人一样,从一出生,就被注定了未来。就象轩系的族人,从小被当作武将军帅培养;谕系的族人则一直受着精辟的技术熏陶。而我们,间系,是凭质。

继续阅读 »

Tag : 热带雨林

飘 by 冷翼

眼前的女人颇是秀丽。不是很突出的五官但胜在肌肤赛雪,淡白色的街瞪下竟隐隐给人一种出尘的韵味。身边的男人身体一震,本亲昵地揽住我的手连忙拿开。我因已有几分醉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推倒在湿漉的马路旁。

继续阅读 »

Tag : 冷翼

风流 by 天籁纸鸢

第 1 章
  既然要断袖,就要断得彻底,就要断得无懈可击。当上面那个,还不如找个姑 娘相亲相爱。唯有当下面那个,才能享尽断袖余桃之乐。
  这话是个王八羔子说的。那个王八羔子,用一句话形容就是狂简斐然吟咏足。
  季斐然,单字贤。礼部尚书。只要有人提到他,皆纷纷感叹:聪明,聪明啊。 想了想,又会摇头摆手补充一句:造孽,造孽啊。

继续阅读 »

Tag : 天籁纸鸢

梦回残槿 by 蔓离

总是尽一切的呵护我,然後将我抛弃,要我滚出他的世界,来来回回,已不知多少次。
  这次总算即将尘埃落定,对於生命即将尽头的我,已没有什麽能让他压榨。
  房间里什麽人都没有,点滴瓶的营养液藉著管线打入我的静脉,在身体里流动著,我什麽东西也吃不下,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曾经白皙柔嫩的脸颊也深深陷入,我不再是那个曾经美丽无暇的小槿儿,即使这样,我依然觉得快乐。

继续阅读 »

Tag : 蔓离

欢颜 by 慕容姐姐

我永远都忘不掉那日的情形。
  如平常那样,我正在地窖里做事。 哥哥打开窖门,放梯子下来。我的眼睛还一时不能适应外面的光线,摸索着爬上地面。我以为终于到了晚饭的时间,然而他们却将七岁的我带到人贩的面前。
  母亲也如平素那样,并没有看我一眼。天就快要黑了,一整天都没有任何东西充饥的我,在晚饭的香气里被牵出家门。
  一向以为只要努力的做事,总有一天母亲便会疼惜我。如同疼惜哥哥姐姐们那样。
  然而那一天再也不可能到来。

继续阅读 »

Tag : 慕容姐姐

色戒 by 楚云暮

在他之后,我竟不知--
  这世界上,还有最后的爱情。
  我曾笃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可如今,却不得不信这天理昭昭,老天爷,我王嘉禾一世毁僧谤道,在此愿全心信你最后一次若真能有投胎转世,保佑我茫茫人世还能找到他--三儿,可否慢行一步,再等我一次?

继续阅读 »

Tag : 楚云暮

留住烟花 by 千千千寻

  以前的日子多么的无忧无虑呀。阳光总是能照到我的身上,风里总是带着花的芬芳,偶尔的雨季我也不会孤单,家仆总能找出让我开心的节目,而且雨中游泳或则兜鱼都别有风味。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幸福的来源和去向。

继续阅读 »

Tag : 千千千寻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