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笔记系列AT) 我还记得 by Asuka千帆

1。
  战争之后村落忽然盛开满山遍野的白色失车菊,田野杂草丛生,树木凋零枯萎。一转眼已经到了仲夏,乡间的路上开满了小小的白色的野茉莉。
  Tezuka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家里似乎没有人。他推开书房的门忽然被一双粗糙的手捂住了嘴,Tezuka慌乱了一刻随后平静下来。那双手是祖父的手,老人的手有力却干枯,如同这个季节耸立的白杨树。他转过身来看着祖父,老人的眼睛是深褐色的,黯淡而没有光泽。

继续阅读 »

Tag : Asuka千帆

Here You Are (迹冢AT)by 盈风

全国大赛青学和冰帝一役比分定格为3:2,青春学园淘汰冰帝学园晋级。
  赛后,青学的正选聚在河村家的寿司店开庆功会。从拉拉队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比赛结果让人振奋:朋香叽叽喳喳嚷着“龙马少爷最厉害”,附带一脸花痴笑容;樱乃仍是羞怯地坐在拽拽的小不点身边,半垂着头说“恭喜你赢了冰帝部长”;一年级三人组也在憧憬着今后的比赛能过关斩将,登上冠军的领奖台。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贱人 by 金大

人性本贱,繁落觉的这话很有道理的。
  本来做个奴隶就够低贱的了,可生怕他不够贱似的,小主子还要把他当女人似的揉搓,只有他知道这个滋味。他这见不得人的身份,
  别人哪怕多看他一眼,繁落也要吓的心惊肉跳,生怕别人猜到了他在小主子房里晚上竟做了什么。
  可小主子自小又被他娇纵坏了的,什么事都不能违背,上次只因为自己多嘴说了句荧荧姑娘的话,小主子就气的踢了他一脚,把他从床上踢到地上,吓的他连磕了四五个头。才又被小主子从地上拉到床上,那一晚弄的他腰都直不起来。

继续阅读 »

Tag : 金大

红颜弹指老 by 水月华

林笑风背着单刀独闯睦月山庄时,才二十二岁,正值意兴风发的年龄,那一双黑亮的眼睛时常因为微笑眯起来,有点狡猾,但总是一脸无害的表情。
  他的刀相对地就不那么无害了。
  他的刀是风。疾风,暴风,呼一声掠过,象秋风扫落叶一般卷走对手的斗志,连带卷走对手的性命,真是易如反掌。

继续阅读 »

Tag : 水月华

流年+流年。砂 + 死水(流年。砂续篇)by草本精华

流年
母亲再婚了,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一帮新的亲戚,那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婚礼之前,母亲便对我们说:“继父的家里很讲究礼仪,你们要听话一点,不能让他们家的人小看了。”
  我点点头,双胞胎妹妹也很懂事,跟着我点头。
  母亲二十多岁便守寡,我那时才六岁,妹妹们刚满周岁,如今过了十多年,一个年轻女人要拉扯大三个小孩,别提有多不容易了。

继续阅读 »

Tag : 草本精华

一受封疆(23-44章/完)by 殿前欢

第二十三章
  “主子该动身了。”外头西窗又叩。
  韩朗起身,站在窗下,伸了个懒腰:“我准备去游山玩水,顺便野合,华总受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华容打手势,很认真比划自己很有“性趣”,一边扶着腰立起身来,站到韩朗身后。

继续阅读 »

Tag : 殿前欢

一受封疆(1--22章) by 殿前欢

好个只手遮天的韩太傅,从来眼中不容一粒细沙;
  可是,他啊他啊,嘴里爱念“受则当受”,只是京城一棵青葱杂草,偏偏要攀上太傅,熬到开花做成水仙。
  天下无敌的韩太傅,这次是否会栽个彻底?
  绝世好受的华容,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才接近他?
  朗朗山河,究竟什么才是铮铮男儿最看重的?
  谁辜负天下,谁浴血华夏?
  人生如戏,醉笑梦里,到头来仍是
  剑寒九洲不如一受封疆
  别跟吾说礼义廉耻,吾乃一万年总受,名曰殿前欢

继续阅读 »

Tag : 殿前欢

十年+ 番外 by 暗夜流光

十年,一共是三千六百天,数起来很长;过起来很短。
  这十年里,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我喜欢你”,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个晴朗的午后,阳光透过玻璃照亮了我们身下的那张床,我的笑容在满室金黄的光线中变得柔软而灿烂。
  直到现在,它仍然是我这十年中最快乐的一天。
  

继续阅读 »

Tag : 暗夜流光

【转】Love of Pain---回首明月心:一个湮灭的传奇 By Arcadia

毫无疑问,明月心是个传奇,一个快被湮灭在耽美这个太过浮华的世界的传说。
  从初出道引起轩然大波开始,到在露上撤文退出,私版开张,然后带着撤文令悄然退出耽美界,明月心这个ID前后出现的时间总不过几个月。可也就是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为她奠定了在中文耽美原创界无可动摇的地位——她涉猎SM的深度和广度,在文中所表达的理念、建立的系统至今无人能及;作为调教派空前绝后的宗师,至今无人有资格与她相提并论。

继续阅读 »

Tag : 明月心

爱我就请离开我 by 明月心

1。
  这是关于血浓于水的故事。
  我的大哥四年前死于一场事故,我的父亲现在俄亥俄洲的监狱,而我住在比弗利山上的母亲打来电话,告诉住在妻子豪宅中的我,我妹妹第三次自杀未遂。
  "请你去看一下她。"母亲在电话里说着。我没有问她自己为什么不去。作为国会议员的妻子,当然有许多事情比看望自杀的女儿更加重要的。

继续阅读 »

Tag : 明月心

Sex Type Thing(性感尤物 ) by 明月心

01. “进来吧”。
  男人拉开门时,指尖夹着烟。
  筱低下头,走进去。他在房间中间猛然停步。他认出墙上大屏幕上放映着的影片,觉得心跳突然缺了一拍。
  屏幕上的人是他,然而他却几乎认不出来。镜头对准的是他的表情,放大到墙上,涂着反光材质的屏幕上,反射着妖艳柔媚直到刻骨。紧接着镜头一转,他看到了自己的秘部。被男人粗大的男根撑开着,深深插入,再迅速拔出。镜头的角度非常刁钻,当男人的身体暂时离开他的瞬间,可以看见粉红色的媚肉一开一合地喘息着,透露着无声的淫靡要求。他的腰被用枕头垫起,身体向后仰倒在黑色的床上,全黑的背景衬着被激情染上一层浅淡红晕的苍白,是异样的情色滋味,但他的感觉却是胃部突然挨了一拳般,只想呕吐出什么,头脑中是一片眩晕。

继续阅读 »

Tag : 明月心

永不永不说再见 by 再见亦难

跡部景吾结婚三周年的时候,在东京各大报纸显眼的位置都刊登了大红的邀请函。跡部财团将在下辖雨景酒店召开盛大的庆祝Party。所有与跡部财团有生意往来的客户和最近三个月内曾购买跡部财团商品的消费者,持有效证明(合同副本或发票)都可以参加。一时间所有跡部财团的小额商品全部脱销。凭一瓶洗发水或者一本杂志就可以在五星级酒店白吃白喝一整天,傻子也知道这有多合算。

继续阅读 »

Tag : 再见亦难

回首已惘然 by 水月华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初见他时,正是凤凰木恣意绽放的季节,硕大的树冠,燃烧似的,一片嫣红如火,寻不见一丝一毫的绿意。
  而他,就坐在凤凰木下抚琴。
  素衣,银发,金眸,在一地火焰般耀目的落红中恍然如仙。
  那一瞬,他仿佛看见皎洁,冷冽的月堕落九天,化为这一抹出尘,雅丽的白。

继续阅读 »

Tag : 水月华

Everybody Says I Love You by 明月心

1。
  我从被不知名怪物追逐的梦中醒来,听见枕边手机的铃声。罗的声音在里面说,“安,你最好过来一下。”
  九点二十分。距离上次躺在床上还不到4个小时。昨晚的招待会后罗立即离开,陪着那些不良的家伙换了摊继续喝酒,然后一个个把他们塞到出租车里的,是身为经纪人助理的我。
  挂上电话,我盯着天花板。以前的主人曾贴上过乳白色的墙纸,现在则变成微黄的色泽。我躺在那里,想了许多,也许是什么也没想。又过了五分钟,终于能够一节节的拣起自己的身体,说服自己走进浴室。
  

继续阅读 »

Tag : 明月心

暗战 by 明月心

1。
  雪正飘落。
  队伍走到狭窄的山道上,蜿蜒曲折着顺着山势前行。领队的军官,不是向着左右张望。雪迷住了视线,看不见前方十步之外的景物。从上方传来的隐约轰鸣声,使军官们面面相觑着,然而下一秒钟,从山上滚下的石块卷着尘土与雪块滚下,马匹似乎感觉到危险,嘶鸣着翘起前脚。有胆小的走夫已经转身准备逃走,为首的军官抽出刀来,眼睛变成了红色。“不许乱动,保护少主!”他挥刀砍倒了一个挑着担子正想从身边跑开的挑担夫,血喷射出,没有来得及落在地面,便已被严寒的空气所冻结。
  “都站着不要动,围者斩!”

继续阅读 »

Tag : 明月心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