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番外 by 二毛

十月 之一 枫叶如花——TEZUKA P.O.V
  十月的加拿大,红叶烂漫。
  黑色轿车的车轮碾过地上的落叶,翻起小小的波浪。火一般的霜叶支起天然的穹顶,轿车就行使在这飘落红叶的走廊中。车速不快也不慢,非常平稳,轮胎滑过刚沾过露珠的石板路,发出湿润的摩擦声。再向前行使,就可以看见掩映在树叶里的红砖建筑。
  车稳稳地停在正门,一个侍童上来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的人,穿着黑色的西服,有着一张严肃的脸。身着玄色和服的女管家赶忙出来迎接:
  “手塚会长,有失远迎,请见谅。”
  “哪里。多礼了。”
  “里面请。”
  跟随女管家进入客厅,已经有数十位客人已经就坐。
  “手塚会长,里面请。”
  所有听见管家说话的人,瞬间都站了起来,向来人鞠躬。
  作为ATP历史上最年轻的协会会长,本来就应该受到人们的尊敬。另外,他本人也连续几年获得大满贯,直到他宣布退役,都没有人打破他的纪录,这就更让人肃然起敬。而平时甚少露面,甚至连大满贯颁奖典礼都不出席的手塚国光,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更是难得。
 

继续阅读 »

Tag : 二毛

相会于加勒比海 by 风弄

第一章
  六月,阳光耀目,热风迎面吹来。
  曹出云坐在二十三层高楼的独立办公室内,三分钟后决定放下手头的公务——度假。
  起因,不过是妻子陈慧芳的一通电话……
  “出云,我打算到夏威夷度假,你陪我。”没有转折的口气,直接利落贯穿出指示的味道。
  若是两年前,答案必定是受宠若惊唯恐怠慢的满口答应。可惜,今时不同往日。
  “不行。”
  慧芳的声音,立即拔高几度:“什么?不行?为什么?”
  “因为我打算到其他地方度假,夏威夷去得太多,没有新意。”
  电话的另一头,有稍微的软滞。
  “度假?”难为一向跋扈的陈大小姐在曹出云冷淡的语气中听出问题,放轻声调:“那……你喜欢去哪里?我陪你。”
  若是两年前,这说话给曹出云的感觉,何止是天上人间。
  只是启迪集团的控制权,已经落在曹出云手中,昔日依父逞威的青天云梯,不一脚踢开已经算有风度。
  不知道时移世易,不懂得收敛锋芒的慧芳,确实迟钝得令人叹息。
  

继续阅读 »

Tag : 风弄

昨天 by 风弄

第一章
  香港,这被人称做“东方名珠”的城市,正在敞开了怀抱欢迎我……
  我走进荣家的大屋,就看见荣家父子已经站在门内。
  “一路辛苦了吧,生生。”荣家的主人——荣秉走上来。
  “荣世伯。”我礼貌地回亲他一下。香港到底是喜欢传统的地方,我不知道这老人对西式礼节是否在意。不过他还是笑着接受了这个见面吻。
  穿着笔挺西装,却永远是一副潇洒不羁模样的荣与亭将手插在口袋里,对我轻轻露出白牙:“我们都盼望着你来,生生。”
  “打搅你们了。”不是很喜欢别人直呼我的小名,不过这也许是香港人表示亲热的方法吧。“我只是到香港来小住一阵,没想到爸爸会打电话来麻烦荣世伯。”
  “你爸爸和我可是老朋友了,千万不要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荣世伯一脸笑容。
  和他们寒暄几句,才发现还有一人沉默地呆在一旁。
  “哦,与将,你也来见见生生。”沉默的男子被荣世伯带到我面前:“生生,与亭你是认识的,这个你可能没见过。我的长子——与将。”
  “欢迎到香港来。”一只宽厚的手掌伸过来。
  我看看这腼腆的男人,忽然想微笑。
  “你好,要打搅你了。”我故意抓住他的手用力捏捏。
  他已经有所察觉,却只是温和地笑了笑。
  

继续阅读 »

Tag : 风弄

佛罗伦萨1492的爱与死(AT迹冢) by Asuka千帆

改写自《The Birth of Venus:Love and Death in Florence》
  1492年的春天
  第一次遇见Tezuka是在1492年的春天。
  那一年的佛罗伦萨天气异常炎热,早春的时候已经有五针松簌簌的掉落枝条,仿佛为了逃过这样一个干燥的季节而四下逃亡,亚诺河的老桥上依旧有卖笑的妓女张扬自己纯白蕾斯的裙裾,有少年经过桥边,目光闪烁,情欲特别容易在异常躁动的空气里萌动,女人用胭脂虫碾碎的红色颜料涂抹的指甲,男人在日光底下阴暗的石头桥洞里被敞开的绫罗挑逗。Atobe经过亚诺河畔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妓女的脸。年轻饱满仿佛待放的紫阳花。
  他微笑着抚上自己的泪痣鄙夷而不屑,日光底下的堕落,让人生厌。
  他经过老桥,听见钟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圣母百花大教堂倾听布道的人流向共和国的四方散开,这个国家细长的街道仿佛落满了尘埃的蜘蛛网,长长的石板路上装帧精美的马车和衣衫褴褛的乞丐擦肩而过。有人唱起了歌,没有旋律和歌词,似乎只是无尽无尽的呼唤。
  上帝的利剑玄在佛罗伦萨的天上,随时随地准备审判。
  记得特别清楚,1492年,那是佛罗伦萨黄金的时代,她在文艺复兴滔滔的洪流中变成了这个时代的雅典或者罗马,整个城市充斥着颜料和粘土的味道,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湿壁画在主教的祷告声中揭开帷幕,等着赶上璀璨年代从此烁古耀今。
  那是一段群星闪烁的历史,世界因此感激佛罗伦萨,但那并不是他铭记1492年的原因。
  

继续阅读 »

Tag : Asuka千帆

遗书 by 风弄

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提起笔来写字,这是我的遗书。
  我人生中最后一个愿望,就是你能看到这封遗书。第一个、唯一看到这封遗书的人,我希望是你。
  我不想去回忆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熟悉彼此,然后如何在你身边日渐悲观的我,躲在日光的阴影处品尝嫉妒和绝望。
  我应该有宽容和理性的心灵。看,我有优秀的学历,娇好的样貌,灵巧的手,和自信的,所有年轻女人渴望拥有的一切。除了你,我拥有一切。
  我对你的爱已经入了骨头,我的目光在人群中随你转动,我的心随你的步伐起伏。你啊你……
  我可以为你痛哭,为你努力,为你一个微笑而在狂风暴雨的泥泞路上夜奔。可惜,为什么你总将我,视之无物。
  是的,我应该有宽容和理性的心灵,当我知道爱情无法勉强,当我知道付出未必等于得到。
  只是,我见到那个男孩。
  他站在街角,无聊地四处张望。

继续阅读 »

Tag : 风弄

Endless Love(忍岳) by 盈风

忍足侑士是个奇特的人。
  比如说他的网球单打实力绝对不亚于喜欢睡觉的慈郎,可是他偏偏喜欢组队双打;
  比如说他喜欢长腿美人,可是出现在他身边的漂亮女孩并非人人都双腿修长;
  比如说他喜欢看爱情电影,可是只见他常常留连影碟店却从不带交往的女孩看电影……
  对于双打,忍足挑起眉淡淡说道:“单打的压力太大。”
  对于美人,忍足勾起嘴角暧昧说道:“只要是美人,何必拘泥于腿的长短。”
  对于电影,忍足转过身从容说道:“我喜欢,是为了否定。”
  ……
  他是冰帝的天才,和另一个被称为天才的少年一样,没有人能看透斯文浅笑背后的真面目。
  他——忍足侑士——是一个无法执著的人。
  父亲是一家大医院的院长,忍足童年时就明白自己将来会继承医院。他的命运在出生那一刻就已经决定,非出于本人意愿却根本无从反抗。
  有一段日子,忍足常常在医院住院部的各个楼层闲逛。生老病死是这里最常见的风景,如同弥漫在空气中的消毒水味习以为常。开始的时候亲眼看到死亡会恐惧,渐渐视若无睹,甚至在那张稚气的脸庞还会带着隐隐笑意。
  谁都逃不过一死,所有的执著到最后不过是一件可笑的事。
  忍足侑士活着,不知道能活到几岁,但是他肯定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东西,包括人。
  大阪的童年,耳畔是柔滑略显轻浮的语调,鼻端是令人不快的刺鼻气味,眼前是苍白的尸体,光影交错中墨蓝头发的小孩慢慢长大,变成俊秀的少年。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MISS(AT迹冢)by 盈风

I
  每天下午四点,非常准时,一个东方人会出现于街角的咖啡店。穿过一张张原木桌,在角落坐下,点一杯绿茶咖啡,翻开随身携带的书静静阅读,一小时后结账离去。
  他是个很英俊的男人,黑色头发,肤色白皙,甚至有点偏病态的苍白。无框眼镜后的眼神,温和亲切。
  与他过去截然不同的样子。
  过去的他,染金棕色的头发,戴银色耳钉,目光冰冷,只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他穿紧身的黑色皮裤,黑色的衬衣随意敞开,禁欲气质与挑逗在他身上激烈的冲突,惹得全日本的女人尖叫。
  他是手冢国光,Soul乐队的鼓手。
  Soul,是日本流行乐坛的奇迹,创造的唱片销量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出现在这个小镇上的男人,完全找不到从前的影子,除了鲜少有表情这一点仍和以前一样。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人生若只如初见 by 我是紫爱


  那年我十八岁,是个高二学生。
  我成绩不怎么样,打架却是一把好手。因此也认识了好几个铁杆哥们,他们都喊我老大,对我言听计从。在他们日复一日的毕恭毕敬里,我觉得自己真的是个人物。而且我还是个有钱的老大,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死了,我爸跟另一个女人结婚,去了美国,他虽然不想理我,可我到底是他儿子,他经常给我寄钱回来,让我花钱花得随心所欲,那几个哥们家里条件都不是很好,我请他们吃好的,他们更加对我感激不尽。我这么传奇,校里校外,都知道我的大名,连老师都不敢惹我,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我们的班长李振云例外。
  其实我和他的矛盾一开始并没有那么激烈,我刚进这个班的时候还对他挺有好感的,他长得很好看,说话斯文有礼,时不时还会脸红,只不过大多数时候,他沉默无言,看上去很内向的一个人。
  他成绩很好,虽然说话不多,可是大家都很喜欢他,于是,高二刚开学,我们民选班长,他就当上了。
  可是我对他的好感也就完了。
  那时我已经习惯了哥们的言听计从,俯首称臣,也习惯了别人看我的敬畏目光,其实我现在回想起来,主要还是“畏”,不过那时真的是很风光的。
  李振云偏偏不买帐。他负责管纪律,经常要去给全职捣蛋分子作思想工作,主要是说什么爸妈不容易啊,前途要靠自己把握的大道理,他虽然话不多,却很有说服力,还真有一些人被他感动得不得了,以后成绩突飞猛进,再也不捣乱。
  可是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幅苦口婆心的死样。

继续阅读 »

Tag : 我是紫爱

殇事(AT迹冢)by 再见亦难

  你说分手,我说滚

  迹部在北野综合病院的门口下了车。他眯起眼睛看着门诊大楼耀目的玻璃幕墙。Walk or not walk? It's a question. 末了,他回过头对司机打了个响指,“在附近转转,本大爷随时叫你。”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何况事关自己的小命。
  迹部景吾的心脏先天性冠状动脉发育不良,其实说穿了也不算什么大毛病。可是那个喋喋不休的私人医生坚持,迹部越来越频繁的心悸和早搏,是心肌缺血的表现。“总裁不小心的话,可能有心梗的危险。”然后还不知死活的推荐迹部到北野来做一次全面检查。“我和北野的几个心外专家有点小交情。”
  于是迹部就180个不愿意的站在了北野的楼下。手里捏着一张薄薄的名片:北野综合病院,心脏外科主任医师,柳生比吕士。柳生,么?
  在马路上乱转的司机接到老板的电话,“回去给本大爷拿几件衣服。”柳生强烈要求自己住院,“你的情况比较复杂,加上你有5年没有在本院的治疗记录了,我们最好先做个微创手术以了解你心脏的准确现状,然后依照微创的观察结果决定是做支架、搭桥或者,直接放你回家。”
  医生,果然都是骗钱的专家。也许有一个是例外?那又如何!他骗走了比钱要重要千万倍的东西——本大爷的感情。
  傍晚时分柳生来查房。问了些有的没的,迹部还是忍不住开口,“你们的主任医师不是姓手冢的么?什么时候换了你?”
  柳生窒了一窒,然后淡淡的回答:“Tezuka已经走了好几年了。”
  走了,好几年。

继续阅读 »

Tag : 再见亦难

十年(AT迹冢) by 盈风

  1.
  [上海?迹部景吾?2010年]
  “请问,你是不是——迹部景吾?”
  低头喝咖啡的我听到正前方传来女子说话的声音,说着不甚流利的日语,带有中国话的口音。
  我迅速抬起头,用一贯被人称作华丽的微笑作为表情。眼前站着的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性。漂亮的美人,向来能让本大爷心情愉快。
  “是,正是……我。”我用中文回答了她,及时咽下“本大爷”这句标志性的口头禅。虽然我不认识她,但说不定她和公司有商业往来。为了维护公司总裁优雅迷人的形象,我忍。否则又会被忍足碎碎念了,说什么靠他的天才谋略赚回的商机,全都被我的自恋狂妄给破坏殆尽。简直一派胡言!
  她松了口气,给了我一个可爱的笑脸。“没听到你说‘本大爷’,还真不习惯呢。”
  这下,我能确定美女为何认识我了。十年前,一本叫做《网球王子》的漫画让全亚洲的人都拜倒在本大爷华丽的美技和美貌下,她一定是本大爷的超级粉丝,过了十年还对我念念不忘。看起来是这样,肯定是想要我的签名。
  我打了一个响指,习惯性地问“是吧,桦地?”
  旁边没有人回答,我才想起他被我派去接忍足了。我把忍足一个人扔在世博会的展厅内自己绕跑,为了不让他找到机会控诉我剥削压榨他,本大爷好心地派出御用司机兼贴身保镖桦地去接他,够给他面子了。
  “哈,还是老样子。”美女笑起来的样子突然令我烦闷,眉眼弯弯,和某个我不愿想起的人很像。她不是为了和我叙旧吧?没看到本大爷很忙,没闲工夫陪你无聊。
  “那个,忍足和岳人还好吧?”美女果真铁了心和我叙旧,还自动坐到我对面。
  “嗯。”废话,有本大爷罩着,他们能不好吗?
  “那个,凤和穴户呢?”她对我们冰帝还很了解嘛,谁跟谁的一清二楚。唔,铁杆粉丝。想当年为了越前龙马这个主角,我们全体成为作者笔下华丽的炮灰,居然能以炮灰命博得万千宠爱,看来本大爷的美貌果然是天下无敌。
  看在她对冰帝网球部这么关心的份上,我原谅了她微笑的样子。可是,本大爷还是看得很不爽。
  “他们都很好。”我直截了当回答,以免她继续问下去。
  “那么,Tezuka,他好吗?”她提到的名字,让我微微一怔。
  “阿,他很好。”应该是很好吧。我尽量用轻松的语调说着。拿了好几次冠军,怎么可能不好?我猜测她所问的“好”,应该并非我回答的个人成就。
  “迹部,请你一定要让Tezuka幸福。”美女忽然站起身,含着眼泪向我深深鞠了一躬,掩住脸跑开了。看来她是只迷恋漫画,对现实的网球世界毫不关心。难道她不知道,能给Tezuka幸福的人早已不是我了!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Cross+这一世的完整 by 盈风

Cross

Crossroad
  手冢,本大爷的目的地是你的心。
  黄昏,候鸟过境城市上空,带来深秋的讯息。
  落日余辉。高楼广厦、匆匆而过的路人沐浴着金橘色的阳光,一天即将过去,如同无数个平常往日重现,抑或预演了今后无数个重复。
  十字路口等待绿灯,无数人头攒动,发色各异,表情相似。在任何一个繁华热闹的都市司空见惯——聚散离合只在这一分钟,下一秒湮没于茫茫人海。
  身着深色西服的男子在人群中异常惹眼。英俊二字尚不足以完全概括他给人的感觉,仅仅是一个站立的姿势,不可一世的气质自然流露。
  微微仰起头,秋天的风吹动灰紫色发丝,抚过俊美脸庞。曾有人说过:“在自然面前众生平等,不会因为你身份尊贵便多享受一线阳光。”
  为什么会讨论这些?嘴角勾起浅浅笑痕,右眼下方精致的痣点似乎亦在轻蔑嘲笑那个固执刻板的少年,穿越一去不回的时光。
  迹部景吾,和手冢国光。
  站在这个十字路口,等待绿灯亮起。清冷少年目不斜视,将身边自诩“比太阳光芒更耀眼”的冰帝部长当成空气。他不甘心被无视,向前横跨一步拦住青学帝王去路。
  “呐,手冢国光,本大爷就回答你的问题好了,啊嗯?”向天空华丽无比打了一个响指,满意地捕捉到他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无奈。
  很好,比冰山脸有进步!迹部大爷笑得眉飞色舞,出其不意用手指挑起对方纤巧的下巴,不容人抗拒的霸道口吻:“本大爷的目的地是你的心。”
  手冢国光相当后悔在青学门口见到这个华丽生物时,为何会多管闲事问一句:“迹部,有何贵干?”有些人招惹不得,能躲多远就该躲多远,尤其是这个人身上还贴着我行我素狂妄嚣张的标签。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耽美の虐】简介与简评(3)

五星推荐 ★★★★★
流年+流年•砂+死水(流年•砂续篇)by 草本精华(近代+父子+虐心+虐身+算BE)
攻:苏甫凛 受:苏闵清 其他角色:苏慕华 苏韵华 苏闵篱

简介:民国战乱时期,苏家算是有名望的大家。长子苏慕华与男戏子勾搭,继子苏闵清对自己态度冷淡,两人都想避走国外从而远离苏甫凛。慕华最终被苏甫凛逐出家门。不幸的苏闵清只好成了替代品。

继续阅读 »

Tag : 读书笔记

【耽美の虐】简介与简评(2)

三星推荐:★★★
琼觞 Ⅰ+Ⅱ+番外 by 天籁纸鸢 (古代+虐心+虐身+BE)
攻:弄玉 桓雅文 受:温采

继续阅读 »

Tag : 读书笔记

【耽美の虐】bl小说简介及简评(1)

看文不算很多,有很多网上评价很高的文还没空看,仅就自己看过的一些作评价,欢迎交流讨论,不喜就拍吧

第一位:
七星推荐:★★★★★★★ 强烈推荐一定要读。非常非常好的经典中的经典。非常非常虐心。

只是当时的惘然 BY 千千千寻(古代+帝王)
受:董雪卿,攻:恒夜。

继续阅读 »

Tag : 读书笔记

【耽美の虐】坑文小结(1)

五星推荐 ★★★★★
扬风魅影 by 琴妮 (欧洲12世纪+宗教+王权)
攻:古斯塔夫(约德尔) 受:康拉德

继续阅读 »

Tag : 读书笔记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