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路 by 李忘风

"枭哥,想用哪条?你的还是我的?"
  常远扔了鞭子,抖了抖手里拎着的两条内裤,冲着被绑在床上的顾枭玩味的笑,一双兴奋的眼睛紧紧盯着顾枭的脸,生怕漏过了他任何一个屈辱的表情。
  床上的男人正仰着头大口喘气,方才的一轮鞭打虽没有让他皮开肉绽,但却留下了一道一道微微浮起的红痕。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欺骗 by 林仑

弈南认真时候的样子很可爱,像个孩子一样的微微皱着眉,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像个做功课的小学生。他将手上的资料翻来翻去了好几遍,最后将它们放在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里,档案袋的正面还赫然印着两个红色宋体大字——“绝密”。
  “弈南,过来咱爷俩儿杀一盘”,屋外响起了弈南父亲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摆象棋的噼里啪啦声。
  “好嘞,就来。”弈南边说边将写字台上的录音机打开,里面的一盒黑色磁带“啪”的弹了出来,弈南将那盒磁带一并放入了档案袋里。随后他拿起左手边的双面胶,将档案袋的封口牢牢的粘住。
**************************************

继续阅读 »

Tag : 林仑

叶加 by 彻夜流香

我把漂亮男孩叶加留在身边当副手,我力促佟蔚和叶加,他们如我所愿结婚生子。成功抓捕king,香港警察谭文成了我的朋友。为叶加的安全我放走了king,King对叶加的志在必得让我时刻像活在刀口上。伏击失败,king带走了叶加。整整三年后,我深入金三角的山谷找回昏迷不醒的叶加。谭文来了,承认他是真正的大king。讲述他和叶加少年时的故事,谭文死在叶加床前。佟蔚主动退出,我从一个缉毒队长成了一家医院的院长,悉心照料心爱的叶加。

继续阅读 »

Tag : 彻夜流香

云色 by 绿宛菊

作者按:这是一部警匪片、格斗枪战片、无间片、和......限制级片.
另有观者说:这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被浓墨重彩地毁灭的末世童话.

继续阅读 »

Tag : 绿宛菊

欲望上瘾 by 麻雀

序曲--死亡兰花
这个年轻的男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在旅行的摄影爱好者,他拎着个工具箱和一个三脚架走进玫瑰酒店。
  他把VIP贵宾卡出示给笑容灿烂的前台小姐,虽然他戴着茶色风镜遮住了眼睛,但是那唇线完美的薄唇和挺直的鼻子还是让漂亮的服务小姐想入非非。
  他接过房间钥匙,不忘礼貌的道谢,同时展露一个迷人的微笑--这下可爱的前台小姐注定要失眠了。
  这位彬彬有礼的客人带着他的设备来到了玫瑰酒店的顶层,在其它客人都走出电梯后才面带笑容的走向他的房间。

继续阅读 »

Tag : 麻雀

人生到处知何似 by 李忘风

第 1 章
市最好的酒店,当然属五星级的皇后大酒店。方天正站楼下,拎了包,看了半天,又看了看手里的纸条。
纸条上草草地写着:皇后大酒店,晚上十点,258号房,服务台拿钥匙,石。费用:两千(不包开房钱)
肉钱加上一个晚上的开房钱就是两千五百八十八,一个月的工资去了六分之一。方天正心痛,在下面挪着脚不大愿意进去。
"操,不就点钱吗?!今晚一定做够本!"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野兽法则 by 小周123

第一章
A 每个人都有两个选择
麻叔在自己的身体里发现了衰老的痕迹,这让他感到惶恐,麻叔说当你不能够去爱,或者把爱变成了一种负担,那么你就是老了。
裴新民哈的笑了一声说,那三联社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老人。
因为麻叔以前也说过,江湖人永不言爱。

继续阅读 »

这一秒,我哭了(又名警察捉小偷) by 暗夜行路

齐皓考上公安学校以后,家里人大张旗鼓地庆贺了一下。不仅仅因为家里人对人民警察的崇敬,而是齐皓终于有了铁饭碗在手。如今,齐皓公安大学毕业,家里人又开始庆贺了,齐皓跟着大家一起乐和了半天,他是那种看着人家乐自己就得咧嘴的人。齐皓一共有七个姨,所以一群女人跟乌鸦似的嘱咐这个嘱咐那个,齐皓始终保持微笑。小姨是个业余主持人,主要工作是替人家操办婚事儿,叫得好听的,是婚庆公司。她是时刻不离本行,这会儿在齐皓毕业庆功宴上,拉着齐皓的手说:
  皓扬,你有相中的人儿吗?

继续阅读 »

Tag : 暗夜行路

伤痕 by 李忘风

1
  作者必要提示:如果你是第一次看这文的话,请先看下我的<绝对服从>的第七章.本文的男主角许屹正是那文里的SCAR,本文讲述的是他回到中国後的故事。谢谢合作~
  许坚正在沙发上看电视,他老婆於珍突然走了进来,黑著一张脸,对他说:“有人说见到你二哥了。”
  二哥,这个词是许家的忌讳。
  无论是因为七年前,大哥被二哥砍死,还是那以後自己又娶了原本是二哥的老婆於珍.
  二哥这个词无论如何都是忌讳。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绝对服从(下)+番外 by 李忘风

挑逗
  这栋别墅里的床都是临著窗放置的,拉尔夫大概在睡前忘记了拉上窗帘,皎洁的月光从偌大的落地窗里透了进来,静谧地为整间屋子盖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罗伊已经悄声地走到了拉尔夫的床边,这是他第一次光著脚走路,平日里总有些洁癖的他已经顾不得地上脏不脏了,但愿不要在自己弄好一切之前把拉尔夫惊醒,这才是最重要的。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绝对服从(上) by 李忘风

火花
  美国,NEW·YORK,CECIL大街,堂皇富丽的BRYAN大酒店门前停满了高级轿车。这说明在这将有重要的宴会将要举行,当然,重要的宴会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有许多,但却没人会认为今天的宴会不是最重要的。
这里正举行着美国最有势力的黑帮之一BRYAN家族的首领,被人们尊称为PROVIDENCE的CARL·BRYAN的六十岁生日宴会。他的众多下属都会在今天到这里,除了一些披着漂白外衣的家族公司高层之外,还包括那些残忍的,狡猾的,嗜血的至今仍在警方密切监控下的黑道风云人物。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阿涉 by 暗夜行路

1
  讲这个故事,是为了那个我曾爱过的男孩子,他叫阿涉。
  李当做上龙头老大那一年,他才27岁,由于我和他一直出生入死,我自然被他提拔,成了东兴的二当家,当然那帮叔伯老家伙们还依然作阵,这一点,让李当头疼得要命。我们从14岁就入了黑道,在这一行已经是饱经风雨。李当能够作上今天这个位子,与他精密的思维和心狠手辣有着直接的关系,而且,他也不容易栽在女人手里,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继续阅读 »

Tag : 暗夜行路

对决 by DIDIDA

楔子
  "就是这小子?"
  他抬起头,看着对面几乎占满了整面墙壁的投影屏幕。
  镜头晃动着,画面中被围在人群中的黑衣男子正快速的躲开了身后急袭的一击,不长的黑发在空中飞舞着。
  "身手很不错!"
  "当然……"身边的人语气听起来并不象赞同,"他本来有机会和我们平起平坐,大人很欣赏他!"

继续阅读 »

Tag : DIDIDA

一支烟 by 朱雀恨

序.
       十分钟
  一支香烟
  从点燃到成灰
  十分钟
  热烈过
  晕眩过
  烟消云散

继续阅读 »

Tag : 朱雀恨

怎么原谅 by 莫离


  下午四点,幽暗零乱的地下室。刺耳的铃声。
  “SHIT!”卷成一团的棉被里挣出一张睡眼腥松的脸,一条细长赤裸的手臂抓起枕边的手机,开始阅读短讯——[五点半,老地方。]

继续阅读 »

Tag : 莫离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