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城堡 by 沐希(1-29章)+番外生子篇

 1
  “嗯……啊!……用力!……好棒……用你的大棒使劲干我!”
  肮脏的房间,粗重的喘息,淫欲的味道……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腐朽的气息。
  在最后一次猛烈地撞击之后,专门看管我们这些低等奴仆的舍监梅·希曼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将他那腥臭的体液深深注入我的体内。
  隐藏自己的不适,我努力抬起头,发出高潮般的尖叫。
  “啊!…………”

继续阅读 »

Tag : 沐希

青年调教手册 by (作者不详)

第1章 充盈
  早上,他又来了。
  “对于你昨天的逃跑,我也不想计较太多。毕竟,每天都是一个好的开始,以前的事就算了,今天我们玩些新花样怎么样?”
  他注意到了我听到这句话之后细微的一次抖动,很满意他自己达到的威慑效果,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谁都知道新花样意味着更加残酷的折磨。
  他打开房间角落的一个大箱子,里面全是他调教用的道具,这个箱子给我的感觉就和他的人一样恐怖。他先选出了一个输液的袋子,里面装满了透明的液体,袋子的底部连接有一个细长的塑料导管。他拿这那东西走到我面前,用一只手扶起我的阳物,另一只手拿起塑料导管的前端开始往铃口里插。疼痛使我不安地扭动起来,但是全身被固定地结结实实,再怎么扭动,身体也摆脱不了他的控制。

继续阅读 »

暗战 by 明月心

1。
  雪正飘落。
  队伍走到狭窄的山道上,蜿蜒曲折着顺着山势前行。领队的军官,不是向着左右张望。雪迷住了视线,看不见前方十步之外的景物。从上方传来的隐约轰鸣声,使军官们面面相觑着,然而下一秒钟,从山上滚下的石块卷着尘土与雪块滚下,马匹似乎感觉到危险,嘶鸣着翘起前脚。有胆小的走夫已经转身准备逃走,为首的军官抽出刀来,眼睛变成了红色。“不许乱动,保护少主!”他挥刀砍倒了一个挑着担子正想从身边跑开的挑担夫,血喷射出,没有来得及落在地面,便已被严寒的空气所冻结。
  “都站着不要动,围者斩!”

继续阅读 »

Tag : 明月心

To Sex Or Not by 明月心

 1。
  “操你家十九代祖宗,你再不把老子给我放下来我就带人把你家大小45口全部杀光,女的先奸后杀,男的先杀后奸……”
  正早打扫庭院的两位男仆听见门外传来的一连串声音,不由相对摇头。
  “哎,龙司少爷又回来了。”
  “是呀。而且每次都带回来这种没口德的小子。”另一位摇头感叹。
  大门被咣一声推开,两位男仆立即住口迎上,出现在门口的少年穿着咧开颈口的白衬衫,一身黑色学生制服邪邪披上身上,肩头扛着一人,手脚虽然被绑住却还很有精神地活蹦乱跳,嘴里更是不停地吐着污言秽语。

继续阅读 »

Tag : 明月心

扬风魅影 (中) by 琴妮

来访者站在房间中央,脱下的黑色斗篷搭在胳膊弯里。他看了看围绕在圆桌四周的木凳子,那七张凳子一模一样,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是大主教的御座。来访者犹豫了片刻,打定主意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免得做出任何有违礼数的行为。

继续阅读 »

Tag : 琴妮

扬风魅影 (上) by 琴妮

“主啊,请宽恕我吧!请帮助我吧!”
  他抬起头,却看不见基督脸上的痛苦。
  他看到的是一个半裸的青年男人,以充满肉欲的姿态,向自己张开身体。
  
第一章?1?
  公元1146年5月
  多佛尔的特勒修道院,建在面向英吉利海峡的峭壁上,四面环绕着海风、巨浪和单调的海鸟的叫声。虽然环境恶劣,却因为诺曼底公爵夫人的垂青,而得以位居法国最高贵的修道院之列。

继续阅读 »

Tag : 琴妮

夜泉 by FATTY(18--35章)

第十八章
  越过元冕的肩膀,我挑衅的对脸色极差的小恒笑了出来。看到我对他笑,他脸色更是难看极了,气呼呼的冲过来就把我推倒地上说:“你这个婊子,少不要脸的勾引冕哥哥了。”啧,我这还没卖呢,就给他套上了婊子的称号,还真是有些不习惯。我挑眉看了看一旁的元冕,他看着我,然后无可奈何的看了小恒一眼,却又不敢说些什么。
  我爬起来,看着元冕,笑着说:“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如何?”
  元冕有些为难的看着我,开口:“我……”
  “哼,你死了这条心吧!冕哥哥他才不会要你呢!”小恒在一旁插口。
  “我有跟你说话吗?怎么那么没礼貌。”我皱了皱眉头,故做不屑的说。我还真是吃了豹子胆哪,我在赌,赌元冕对这个小恒到底有多在乎。

继续阅读 »

Tag : FATTY

夜泉 by FATTY(1--17章)

楔子
  我是一个普通的男孩,样貌普通,性格普通,才华普通,家庭也普通。父母很相爱,对我亦很疼惜,我的名字叫林夜泉,爸爸希望我能如夜晚的泉水般清凉而透澈,纯
  净不染一丝污垢。每天,我做着和其他人一样的事情,白天老老实实的去上学,放学后和朋友们出去柏青哥,泡美眉,回家后看看电视,周末和父亲去打打篮球,生
  活于我真是再平淡不过了,尽管我有时也会报怨这样的生活无聊,但我仍是很开心过的也是无忧无虑,从来不曾想过未来。直到十六岁这一年,我考上了全国最著名
  的男校 -- 神授学院。
  神授学院是一所贵族学校,然而它并不是一所普通的贵族学校,所有顶层社会的贵族子弟都在这里上学,就连现在的总统的儿子也在这个学校就读,而总统自己亦是
  这所学校的校友。从这就可以知道这所学校在全国的地位,像这样的学校,根本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可以想的,不说其它,就是那昂贵的学费就叫人退缩。
  然而,神授学院每年都会破格在升学考试中录取脱颖而出的前二十名普通人家的孩子进去,并全免他们的学费。如此诱人的条件,让平常人家的孩子争破了头,能名
  列前二十名的几乎都可以算是全国的前二十名,而我,原本也只是不抱希望的试一下,怎么知道我竟然被录取了。能上到这样的学校,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将来,叫
  我怎能不兴奋,叫我的家人怎能不欣慰高兴呢。正当我的一家人欢天喜地的为我庆祝时,我丝毫不知道厄运的魔手正向我伸来。
  黑浊,正不知不觉的在那平静缓流的清澈泉水中扩散着.

继续阅读 »

Tag : FATTY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