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冢不二) by 夜凝紫

 序言 雪
  深冬,洋洋洒洒的雪花飘落而下。的
  站在落地窗前的两个人相互依偎着欣赏这雪景。
  “呐!国光,要不要去休息一会?”靠在手冢怀中的不二温柔的说。
  “我想再多看一会,这景色很美!”

继续阅读 »

Tag : 夜凝紫

爱到尽头的时候(冢不二+龙马) by 夜凝紫

眼前的世界一片惨白,房间内的光线也显得暗淡,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这一切对于已经完全丧失生存勇气的人来说大概是再适合不过的。
  不二周助,曾经青学的天才球员,日本网坛炙手可热的新星,此刻正躺在东京一家私立医院的加护病房内。

继续阅读 »

Tag : 夜凝紫

[音乐笔记系列/AT]《纽约秋天的光》by Asuka千帆

 ——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认得你。
  楔子.
  不知不觉,今年在纽约留到了接近圣诞。

继续阅读 »

Tag : Asuka千帆

7月7日晴 (AT迹冢) by jojoey

迹部在午夜忽然醒了。
  落地窗外的天空潮黑潮黑。没有星星月亮。仿似一个黑幕倒扣着这个堕落的城市。
  他揉了揉了眉心。头很痛。光脚下地到浴室洗脸。
  他用水不停地冲着自己的脸。冰凉冰凉。

继续阅读 »

Tag : jojoey

一个人的地久天长 (OA忍迹)by 燃风碎月

  序:
  迹部从来没有想到过,因为一个人的缘故,一座城市的印象会在他的记忆当中如此鲜明起来。
  很小的时候也是去过京都的,可是自己并没有对这样一个古老的城市有什麼特殊的好感。习惯了都市裏繁忙熙攘的生活节奏。那种晨锺暮鼓的悠远意境反而让他浑身不舒服。而彼时,迹部不清楚会有那样的感觉是因为陌生的缘故。

继续阅读 »

Tag : 燃风碎月

Memory is Not Enough—Where is the Angel by 二毛

第一次不去听别人的要求的时候我觉得好轻松,
  第一次不去注意他们的恶语相向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安全。
  所以我学会了,
  冷漠——这种自我保护的方法。
  可是后来我渐渐发现,我什么都听不见了,无论别人是恶意也好,善意也罢,
  统统都被我隔绝了。
  这时我才了解,
  虽然我不会有痛苦了,
  但是我也不会有幸福了。

继续阅读 »

Tag : 二毛

璐珞耳钉(AT迹冢) by yukina

1
  那一年,手冢丢失了一双耳钉,一双璐珞耳钉。
  耳钉不算漂亮,也不昂贵,同迹部送给自己的那些奢侈品放在一起的时候,简直粗糙的像个玩具。手冢其实并不是最喜欢那东西,会如此念念不忘到现在,只是因为那是惟一一双自己出钱买的挂饰。

继续阅读 »

Tag : yukina

在冬天的日子里(AT迹冢) by 兔子猫

冬天的早晨寒冷而阴霾。天刚蒙蒙亮,Echizen就醒了。他从病床上爬起来,靠在床头的窗边。用手擦去玻璃上凝结的一层厚厚水雾,透过变得稍微清晰透明的玻璃,他看到外面白茫茫一片的雪堆,横七竖八到在雪地里的松树,以及街道对面带着浓浓的这座城市风格的高大建筑物。它们被战火熏成灰黑色,有一些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自从战争爆发后,居住在这所被包围的城市里的人们,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天比一天破败的景象。

继续阅读 »

Tag : 兔子猫

一代人 by 祭司

题记:
  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现今都比海沙更重。
  ――《圣经·约伯记》

继续阅读 »

Tag : 祭司

一代枭雄 by 祭司

01、逢魔时刻
  播报员甜美的声音响起时,跡部景吾刚刚强行打开车窗,扑面的风吹乱了头发,带着湿漉漉的水气。浓重的大雾遮住了天光,让凌晨六点的晨曦分外单薄。火车的隆隆声回响在寂静的黎明,远方影影绰绰出现了建筑群,象一只远古的怪兽张牙舞爪地站立着。

继续阅读 »

Tag : 祭司

古卷 by 祭司

比起那些柔和的情话和温暖的拥抱,我更想倾听,你灵魂的声音。
  1.缘起
  耶路撒冷。摩西村。
  Atobe拖着行李箱在矮平的小砖房前苦候了半个多钟头,就在耐心快要耗尽时见到了沿着小路匆匆赶回的房屋主人,身着黑服,如同一枝没药草从洪荒中出现,时光倒流的恍惚错觉让Atobe眯起了眼睛:

继续阅读 »

Tag : 祭司

(音乐笔记系列AT) 我还记得 by Asuka千帆

1。
  战争之后村落忽然盛开满山遍野的白色失车菊,田野杂草丛生,树木凋零枯萎。一转眼已经到了仲夏,乡间的路上开满了小小的白色的野茉莉。
  Tezuka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家里似乎没有人。他推开书房的门忽然被一双粗糙的手捂住了嘴,Tezuka慌乱了一刻随后平静下来。那双手是祖父的手,老人的手有力却干枯,如同这个季节耸立的白杨树。他转过身来看着祖父,老人的眼睛是深褐色的,黯淡而没有光泽。

继续阅读 »

Tag : Asuka千帆

永不永不说再见 by 再见亦难

跡部景吾结婚三周年的时候,在东京各大报纸显眼的位置都刊登了大红的邀请函。跡部财团将在下辖雨景酒店召开盛大的庆祝Party。所有与跡部财团有生意往来的客户和最近三个月内曾购买跡部财团商品的消费者,持有效证明(合同副本或发票)都可以参加。一时间所有跡部财团的小额商品全部脱销。凭一瓶洗发水或者一本杂志就可以在五星级酒店白吃白喝一整天,傻子也知道这有多合算。

继续阅读 »

Tag : 再见亦难

十月+番外 by 二毛

十月 之一 枫叶如花——TEZUKA P.O.V
  十月的加拿大,红叶烂漫。
  黑色轿车的车轮碾过地上的落叶,翻起小小的波浪。火一般的霜叶支起天然的穹顶,轿车就行使在这飘落红叶的走廊中。车速不快也不慢,非常平稳,轮胎滑过刚沾过露珠的石板路,发出湿润的摩擦声。再向前行使,就可以看见掩映在树叶里的红砖建筑。
  车稳稳地停在正门,一个侍童上来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的人,穿着黑色的西服,有着一张严肃的脸。身着玄色和服的女管家赶忙出来迎接:
  “手塚会长,有失远迎,请见谅。”
  “哪里。多礼了。”
  “里面请。”
  跟随女管家进入客厅,已经有数十位客人已经就坐。
  “手塚会长,里面请。”
  所有听见管家说话的人,瞬间都站了起来,向来人鞠躬。
  作为ATP历史上最年轻的协会会长,本来就应该受到人们的尊敬。另外,他本人也连续几年获得大满贯,直到他宣布退役,都没有人打破他的纪录,这就更让人肃然起敬。而平时甚少露面,甚至连大满贯颁奖典礼都不出席的手塚国光,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更是难得。
 

继续阅读 »

Tag : 二毛

佛罗伦萨1492的爱与死(AT迹冢) by Asuka千帆

改写自《The Birth of Venus:Love and Death in Florence》
  1492年的春天
  第一次遇见Tezuka是在1492年的春天。
  那一年的佛罗伦萨天气异常炎热,早春的时候已经有五针松簌簌的掉落枝条,仿佛为了逃过这样一个干燥的季节而四下逃亡,亚诺河的老桥上依旧有卖笑的妓女张扬自己纯白蕾斯的裙裾,有少年经过桥边,目光闪烁,情欲特别容易在异常躁动的空气里萌动,女人用胭脂虫碾碎的红色颜料涂抹的指甲,男人在日光底下阴暗的石头桥洞里被敞开的绫罗挑逗。Atobe经过亚诺河畔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妓女的脸。年轻饱满仿佛待放的紫阳花。
  他微笑着抚上自己的泪痣鄙夷而不屑,日光底下的堕落,让人生厌。
  他经过老桥,听见钟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圣母百花大教堂倾听布道的人流向共和国的四方散开,这个国家细长的街道仿佛落满了尘埃的蜘蛛网,长长的石板路上装帧精美的马车和衣衫褴褛的乞丐擦肩而过。有人唱起了歌,没有旋律和歌词,似乎只是无尽无尽的呼唤。
  上帝的利剑玄在佛罗伦萨的天上,随时随地准备审判。
  记得特别清楚,1492年,那是佛罗伦萨黄金的时代,她在文艺复兴滔滔的洪流中变成了这个时代的雅典或者罗马,整个城市充斥着颜料和粘土的味道,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湿壁画在主教的祷告声中揭开帷幕,等着赶上璀璨年代从此烁古耀今。
  那是一段群星闪烁的历史,世界因此感激佛罗伦萨,但那并不是他铭记1492年的原因。
  

继续阅读 »

Tag : Asuka千帆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