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时的惘然 by千千千寻

第一章
  夜深了,静了。街上都没有什么人了。更夫的更声尤其的显着空洞,凄凉。
  街民们早早的睡下了,今天是正月十五,是春节过后的余兴,在农家人来说,是绝对应该隆重的节日,但京都长安可是天子脚下的地段,单街面的繁荣程度不说,连方圆百里也是不见农田的,居住在此的商贾高官虽是这个城市的一小撮,但毕竟能带动整个长安的经济,就连身处此地的老百姓都颇有些见识,这农历元宵佳节的灯会不到打更的时分就散了,连顽皮的小孩都经不住一天的淘气,睡在新铺的稻草床上进入了梦乡。
  
  

继续阅读 »

Tag : 千千千寻

绝 by 午夜深蓝

1
风过来了,秋天里,有些萧瑟。枯黄的树叶像韶华已老的女人,憔悴、凄凉,不甘不愿地飘零,轻轻地落在一排排白菊上面,与鲜美的花,衬出令人神伤的反差。
  墓园中,白衣黑裤的男人染着秋风特有的孤独,伫立在一个墓碑前。秦雪依,很美丽的名字,而这美丽,镌刻在墓碑中,凝固在死亡里。墨镜遮住了男人的眼睛和所有表情。痛苦,透着白菊的味道,却依然弥漫开来。颀长完美的身体里,除了孤寂,还是孤寂。
  他轻轻地开口了,秋风一般萧索却又华丽无比的声音:
  “雪依,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伤害你的人,我不会让他们得到好下场。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我要你用上天的眼睛,看我为你报仇。”
  墨镜缓缓摘下,露出一张美的令人摒息的脸,额前几缕乌发翻飞,在飞扬的眉梢前飘荡。凋零的黄叶瞬间遮蔽了清澈冰冷的眸,滑过挺直的鼻,抚过弧度完美的,淡色的唇,又恋恋不舍地随风荡开。刚而不硬,柔而不阴,男人俊美的极至,也就如此了。
  再一次开口,是不曾改变的誓言:“我爱你,如同你爱我,你一生未变,那么,我也是。我爱你,至少,今生今世。听见了吗,雪依,我爱你。”

继续阅读 »

Tag : 午夜深蓝

不归路 by 李忘风

"枭哥,想用哪条?你的还是我的?"
  常远扔了鞭子,抖了抖手里拎着的两条内裤,冲着被绑在床上的顾枭玩味的笑,一双兴奋的眼睛紧紧盯着顾枭的脸,生怕漏过了他任何一个屈辱的表情。
  床上的男人正仰着头大口喘气,方才的一轮鞭打虽没有让他皮开肉绽,但却留下了一道一道微微浮起的红痕。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活着就是恶心(1-14章) by Nicotine

  To be alive is disgusting
  为什么还活着?如此作呕的人生啊……死了算了。
  What a fucking world!活着就是恶心。
  序
  我是迩纯,纯洁的纯,唱歌的,在演艺圈混饭吃,早晨又开始了,与昨天一样,没什么大区别,真恶心——
  镜子里的男人是他吗?苍白,没有生气,通体的伤痕累累,但是不能否认,很诱人,这就是一种罪恶,他的罪恶,迩纯的罪恶。
  “在想什么?”一双有力的肩膀环住了迩纯,肆意在赤裸的身子上摸着,慧黠的洞视着镜中那张清秀异常的脸上的每个细微的变化,磁性的声音沙哑的问着:“感觉如何?”
  “不怎么样,这男人贱得让人作呕。”他麻木的对着镜子冷笑,就好像自己说的是另一个人,这是迩纯的一贯态度,他厌恶自己,这不是没理由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走下舞台的他是个什么德行,就算你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糜烂的形容词都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
  “哼,知道就好,自己来吧。”淡然的嘲讽着,身后的男人把装饰用的细皮绳递到迩纯手上,对于别人,这或许是个装饰,对于,迩纯,一样是,而且还是个极其燎人的装饰。
  “呵……呜……”咬着牙,迩纯笑得凄凉,捧起自己镶了别致银环的分身,这代表了什么也就不用他说了,堕落呗。一绕,两绕,就这样,他将自己的前端紧紧的捆了起来,痛吗?当然,可他没办法,他已经无可救药了,他是个下贱坯子,连被自己触摸顶端都会湿润,真是浪透了。

继续阅读 »

Tag : Nicotine

活着就是恶心(15-28章/完)by Nicotine

十五
  密宗有个至高的境界,叫“空灵”。目空一切,忘却自己,宗教中说,这样即可超脱,然,太难。人总是这么累,总是被记忆所累,一字过心——忘,在炼狱中,这是份恩赐,可它不属于失去自由的人。
  “那个国家根本就没有一种药能使人失去记忆,除非他完全丧失大脑的技能,不然根本就不可能。你让自己变成这样,也不过是个简单的心理暗示自我催眠罢了,对吗?呵呵……I。K?”
  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是天生的变态者,一是绘画天才,另一则是医学天才,照此看来,他和他的堂兄尊贵的王子殿下都该属于变态一类。如果说王子殿下酷爱的是暴力美学的行为艺术,那么,他便是制造心灵毒药让其描绘的艺术品效果更佳的骗子,他们是最完美的组合,因为只有他们能欣赏那种独一无二的、至高无上的、光怪陆离的……美。

继续阅读 »

Tag : Nicotine

忘欢 by 玉隐

欢昏睡的时候会做一个梦。梦里他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受尽酷刑,他感到难以名状的痛苦和深深的耻辱反复纠缠让他发疯。他看不清,只记得许多男人挺立的分身在他眼前乱晃,再有就是无休止地强暴。
  欢每次从这个梦里醒来,总是浑身冷汗,除去始终痛楚的身体,心中竟无限惶恐空虚。他肯定梦中的人就是自己,但是那些人叫着另一个名字,他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他想这就是他毕生无法改变的命运。
  现实中欢没有资格感觉耻辱,恐怖和绝望几乎每天都会经历,因为他是一个奴隶,最低贱的那种供主人发泄欲望的器具。他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洗干净身体,跪在地上抬起屁股等着插入,也许是主人的分身、也许是其他男人的,或者是各种质地的假阳具、木棍、蜡烛任何可以插得进去的东西。有的时候主人也会让他用嘴来服务,在主人眼里他的嘴跟他下身的幽穴是一个用途,不同的是在享用幽穴的时候,他的嘴可以发出淫荡的叫声。主人最喜欢听他哀求着呻吟,大张着双腿扭动着腰肢用最屈辱的姿势请主人插入。除了这些淫荡下贱的哀求,欢不需要说话,也没有人会听他说别的什么。

继续阅读 »

Tag : 玉隐

走过地狱之沉沦(上) BY 渊默

上部*沉沦篇:调教文,打破一个强受的过程。——一个心灵在沦陷,一个情感在沦陷。调教师与奴隶,究竟是谁改变了谁?是谁在征服谁?
下部*重生篇:反调教文,已经沦为奴隶五年的羽,如何在爱人的帮助下重新恢复做人的自信和自尊。——埋葬的不只是记忆,重生的也不只是信念。医者与患者,究竟是谁在救赎谁?是谁治愈了谁?
increscunt animi, virescit volnere virtus.
精神藉创伤生长,人性藉创伤茂盛

继续阅读 »

Tag : 渊默

走过地狱之沉沦(下) by 渊默

羽不由自主地微笑,用脸蹭了蹭铁链,很舒服。夜还很长,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神志有些恍惚,但有东西依靠,心情平静了许多。那镣铐束缚他,却也保护他,他尽量缩紧了身体,把脆弱的内心安置在这些钢铁盔甲的背後。

 忍仔细地检查著调教台上那具身体,经过昨天的撕扯和鞭打,乳头和分身都有明显损伤,虽然自己已经足够小心。看样子今天是不能进行牵引训练了,但这一点当然不必跟奴隶说明。

  

继续阅读 »

Tag : 渊默

十大酷刑 by 小周123

第一章
  “其实,全不用那么费事的。”
  小周说着缓缓张开了手,他的手很漂亮,指尖略呈玫红色,肌肤是透了明的白,尾指微蜷着,有似午夜里含香未绽的兰花。
  “严大人的意思是——”傅晚灯俯了身子半爬在桌面上,隔着氤氲的茶雾,看他白的全无血色的脸,眉心间一点红痣,吞吐掩映,妩媚中隐隐藏了几分杀气。
  小周微抿了唇角,分明是个欲言又止的的光景。傅晚灯深知他的难处,便一手指了天地道:“此事谓为机密,如若让第三个人知晓,你便抉了我的舌头去。”
  小周淡淡道:“别人倒也罢了,只是圣上那里,我委实不好交待。”
  傅晚灯笑了:“你不说,我不说,圣上即便眼能通天,他又从何而知呢?”
  小周只是看了自己的手,半晌才道:“那般说法,明明——就是要放他一条生路的。”
  傅晚灯压低了声音道:“严大人什么时候倒变成菩萨心肠了,你只可怜他,却为何不肯可怜我?”
  小周静了许久,指尖忽然凌空一划,按在了绯红色的八仙桌上:“剥皮不见血,却又有什么难处!”
  傅晚灯微挑了眉峰道:“还要请严大人指教。”
  小周音色清冷,不带半分尘俗之气的娓娓说道:“只用冰水镇了短刀,在人的天灵盖上开四分长的一道刀口,灌了水银进去,水银远重于血,自可将皮肉分离,人在剧痛之下,身体猛力上窜,从刀口里钻出来的,便是赤条条活生生的一团白肉,莫要说是血,就是眼泪,也让他掉不出一滴。”

继续阅读 »

Tag : 小周123

欺骗 by 林仑

弈南认真时候的样子很可爱,像个孩子一样的微微皱着眉,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像个做功课的小学生。他将手上的资料翻来翻去了好几遍,最后将它们放在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里,档案袋的正面还赫然印着两个红色宋体大字——“绝密”。
  “弈南,过来咱爷俩儿杀一盘”,屋外响起了弈南父亲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摆象棋的噼里啪啦声。
  “好嘞,就来。”弈南边说边将写字台上的录音机打开,里面的一盒黑色磁带“啪”的弹了出来,弈南将那盒磁带一并放入了档案袋里。随后他拿起左手边的双面胶,将档案袋的封口牢牢的粘住。
**************************************

继续阅读 »

Tag : 林仑

叶加 by 彻夜流香

我把漂亮男孩叶加留在身边当副手,我力促佟蔚和叶加,他们如我所愿结婚生子。成功抓捕king,香港警察谭文成了我的朋友。为叶加的安全我放走了king,King对叶加的志在必得让我时刻像活在刀口上。伏击失败,king带走了叶加。整整三年后,我深入金三角的山谷找回昏迷不醒的叶加。谭文来了,承认他是真正的大king。讲述他和叶加少年时的故事,谭文死在叶加床前。佟蔚主动退出,我从一个缉毒队长成了一家医院的院长,悉心照料心爱的叶加。

继续阅读 »

Tag : 彻夜流香

云色 by 绿宛菊

作者按:这是一部警匪片、格斗枪战片、无间片、和......限制级片.
另有观者说:这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被浓墨重彩地毁灭的末世童话.

继续阅读 »

Tag : 绿宛菊

青玄 by kawalu

  阴阳相隔两相望 玉箫一曲送青魂
  此情无计予消散 便是来生难续缘

第一章
  崎风踏进房间,就见通往露台的门敞开著,玄凭栏而立,一袭白衣裹著瘦削的身体,披散的黑发,有几绺在风中轻舞著。
  “玄,”崎风唤道:“你怎么起来了?”
  扶栏边的白衣少年回过头,极清秀的容貌,虽然带著病态的苍白。
  崎风拿了件衣服走近他,替他披在身上:“病才好了些,再著凉怎么办?”看似责备,眼神中却满是怜惜。
  玄笑了笑:“那样你就能多留些日子。”
  崎风微微一愣,眼前虽是一张笑脸,可那双明澈的眸子中却不见笑意。上一次回来他就是这样,可他却只是推说身体不好。
  “玄,你是不是有事瞒著我?”崎风将玄的身体扳过来,扶著他的肩,认真问道。
  “没有。”玄别过头去,似乎不愿与崎风对视。
  他不愿说的事没人能勉强他,崎风只能暗暗叹息。应该没有什么事,也许他只是觉得寂寞了。心里这么对自己说,似乎是想给自己一个不去深究的理由。
  “玄,好好照顾自己,否则我怎么放心得下?”崎风认真嘱咐。一直都把玄视作亲兄弟,一直希望能帮他挡去所有的风雨,可是现在他必须离开。有一个女人正在忐忑不安地等著他,而他曾经承诺过会给她幸福。

继续阅读 »

Tag : kawalu

九转丹砂 by 小周123

  船从江南都陵出发,途经苑北,直达乐安,大约是一个月又二十三天的路程。
  乐安是北天廊的首府,据说天属八年以来,人丁兴旺,欣欣向荣,是一派蒸蒸日上的喜人光景,但又怎麽比得了江南?江南的水是绿酒初尝人易醉,说
  不尽的相思与闲愁,花开到极豔,接天蔽日,断了水路,阻了归途,扰得多少人神魂不守,又怎麽会容你北上天廊?
  花挽月缓缓的铺了丝绢在桌上,雪白的缎面配上鲜红的血字,娇豔夺目,她注视了许久,终於拈起银针,轻轻刺破了手指,提笔却有些踌躇:"写什麽呢?"
  小丫头压低了声音:"既然想不起,那就不要写了。"
  "不写-----"花挽月微笑,不过十多天的功夫,她就与他无话可说了,相思道不尽,那是戏文里的唱词,天长日久,磨的人心渐渐淡了,她人在天廊,又怎麽还忆得起江南?
  "他说要来救我-----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花挽月蘸了血滴,心底的怨恨,就一笔笔的铺在了绢上,一眼看过去,触目惊心"到最後---我竟然是恨他的---"
  

继续阅读 »

Tag : 小周123

寒庭花 by 千千千寻

季无双曾说过: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觉得我很特别。
  那时我和李世玄坐在卧龙客栈的堂间里,他自己却在二楼的雅阁,这样两个衣着不俗,挺拔倜傥的年轻人,坐在乌烟瘴气,喧杂吵闹的大堂里,条凳和朱漆桌面刮刮得有半斤油,如何有胃口?
  但我们偏偏非常的惬意,季无双说我们两人的气质和打扮在一群粗布荆饰的贩夫走卒,江湖混混中无疑是鹤立鸡群了。这样扎眼的人物,他怎可轻易在心头略过。
  我们是极少出门,李世玄甚至是没有出过家门的。也难怪,九五之尊,家教还能不严?不过当时他还没有登上皇位,——身份却一样尊贵,他是太子。当时他正面对着雅阁,在季无双眼中那个眉眼俊朗,脸型端正,高大魁梧的人居然没有我留给他的一个背影注目。我记得,太子的脸色是天然而成的威严稳重,即使眼里的好奇之色热情似火。要是你在自家院子里呆到20岁才出门,你也会这样。

继续阅读 »

Tag : 千千千寻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