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破晓前(迹冢) by 月玥

  疲倦的街灯,一盏一盏熄灭。
  在黎明破晓前,终于说出,我们的爱情没有明天。是谁的出现?该谁说再见?写好的剧本摆在眼前。
  在黎明破晓前,沉默的侧面,是如此美丽如此遥远。。。。

继续阅读 »

Tag : 月玥

Neither lose nor forget by 刹那天地

世界上最珍惜自己生命的人,会为了谁而舍弃生命

继续阅读 »

Tag : 刹那天地

刹那天地 by 三藏

 一
  手冢, 我们分手。
  迹部说这话的时候,镇静地吃着早餐,目光并未停留在对面的人身上,反而是看着手中的早报。
  那个被称做手冢的人,则讶然抬头,常年表情缺乏的脸,也露出一丝惘然。
  他在开玩笑——手冢当时的确是这么想的。
  然而迹部终于放下报纸和咖啡,正色看着手冢。

继续阅读 »

Tag : 三藏

Fly Fishing By Crystal

“Fly Fishing是所有钓法中运动量最大,姿态最优美的一种钓法。”
  Chap 1. Cross With You
  所谓登山,总是要有个在次日的日出之前到达山顶的目标,不管你是用跑的,用走的,还是用直升飞机飞的。

继续阅读 »

Tag : Crystal

十分钟年华老去 by 盈风

手冢国光,十五岁,青春学园男子网球部部长,今晚失眠。
  打开台灯,闹钟显示此刻时间——23点50分。夜已深,明天有训练要早起,可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无瑕岁月(1-10end 迹冢AT) BY:二毛

无瑕岁月 (I)
  跡部景吾站在巨大的广告牌下等有人来接自己,网球袋就放在自己的脚跟。离刚才比赛的结束已经过了数个小时,记者们总算打道回府。

继续阅读 »

Tag : 二毛

Here You Are (迹冢AT)by 盈风

全国大赛青学和冰帝一役比分定格为3:2,青春学园淘汰冰帝学园晋级。
  赛后,青学的正选聚在河村家的寿司店开庆功会。从拉拉队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比赛结果让人振奋:朋香叽叽喳喳嚷着“龙马少爷最厉害”,附带一脸花痴笑容;樱乃仍是羞怯地坐在拽拽的小不点身边,半垂着头说“恭喜你赢了冰帝部长”;一年级三人组也在憧憬着今后的比赛能过关斩将,登上冠军的领奖台。

继续阅读 »

Tag : 盈风

浅灰私语---迹部景吾

夜色渐浓,天边是钝重的红色,像腐败的伤口,扯不断的疼痛连绵。熟悉的音符流淌在空气中,在心头徒添了一份落寞。
  我坐在豪华的私人轿车里,一遍一遍听着《Night after night》,透过车窗审视这寂寞都市的落寞灯火。
  东京夜色,朦胧的繁华灯光,顶级的繁盛却无法掩盖那一如既往的寂寞华伤,一如我的心。

继续阅读 »

深蓝独白---忍足侑士

孤单城市,独自行走,穿梭于繁华的午夜灯光,锦衣夜行。
  这里是不属于我的城市,我的家在关西大阪,或者说我出生并生活了将近11年的城市是关西大阪。我的家在哪里,似乎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继续阅读 »

爱你在心口难开-----国光篇 by 爱上AT的呓语

手机的屏幕在一串轻盈的音乐中亮了起来,没有开灯的房间被幽幽的荧蓝色晕染。
  对不起,明天要去和原来青学的正选球员聚会,所以来不了了。——手冢国光。
  按键声单调地响。打完这段话,手机的主人坐在床上,抱着被子仔细审视一遍,按了确定键。屏幕上显示出一连串号码,提示用户选择一条发送信息。
  原本忙碌的手指忽然停了下来。
  Atobe Keigo。
  迹部景吾。

继续阅读 »

Tag : 爱上AT的呓语

爱你在心口难开----景吾篇 by 爱上AT的呓语

“你和手冢在交往?”训练结束的时候,忍足侑士这么问冰帝学园网球部的部长。
  擦到一半的毛巾从沾着汗水的脖子华丽丽地落到地上。
  “你指什么交往?”有人企图装傻。
  忍足玩味地抬了抬眼镜,阳光从更衣室的窗户射进来,在平光玻璃片上汇聚成刺目的一点:“哼,哈哈……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景变得这么单纯了,嗯,难道你以为我感兴趣的只是你们之间有多少‘男人的友情’么?”
  迹部景吾斜了他一眼,有些烦躁地碰上了衣柜的门:“本大爷无可奉告。”
  忍足好奇的眼神对他来说犹如芒刺。

继续阅读 »

Tag : 爱上AT的呓语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