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时的惘然 by千千千寻

第一章
  夜深了,静了。街上都没有什么人了。更夫的更声尤其的显着空洞,凄凉。
  街民们早早的睡下了,今天是正月十五,是春节过后的余兴,在农家人来说,是绝对应该隆重的节日,但京都长安可是天子脚下的地段,单街面的繁荣程度不说,连方圆百里也是不见农田的,居住在此的商贾高官虽是这个城市的一小撮,但毕竟能带动整个长安的经济,就连身处此地的老百姓都颇有些见识,这农历元宵佳节的灯会不到打更的时分就散了,连顽皮的小孩都经不住一天的淘气,睡在新铺的稻草床上进入了梦乡。
  
  

继续阅读 »

Tag : 千千千寻

忘欢 by 玉隐

欢昏睡的时候会做一个梦。梦里他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受尽酷刑,他感到难以名状的痛苦和深深的耻辱反复纠缠让他发疯。他看不清,只记得许多男人挺立的分身在他眼前乱晃,再有就是无休止地强暴。
  欢每次从这个梦里醒来,总是浑身冷汗,除去始终痛楚的身体,心中竟无限惶恐空虚。他肯定梦中的人就是自己,但是那些人叫着另一个名字,他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他想这就是他毕生无法改变的命运。
  现实中欢没有资格感觉耻辱,恐怖和绝望几乎每天都会经历,因为他是一个奴隶,最低贱的那种供主人发泄欲望的器具。他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洗干净身体,跪在地上抬起屁股等着插入,也许是主人的分身、也许是其他男人的,或者是各种质地的假阳具、木棍、蜡烛任何可以插得进去的东西。有的时候主人也会让他用嘴来服务,在主人眼里他的嘴跟他下身的幽穴是一个用途,不同的是在享用幽穴的时候,他的嘴可以发出淫荡的叫声。主人最喜欢听他哀求着呻吟,大张着双腿扭动着腰肢用最屈辱的姿势请主人插入。除了这些淫荡下贱的哀求,欢不需要说话,也没有人会听他说别的什么。

继续阅读 »

Tag : 玉隐

十大酷刑 by 小周123

第一章
  “其实,全不用那么费事的。”
  小周说着缓缓张开了手,他的手很漂亮,指尖略呈玫红色,肌肤是透了明的白,尾指微蜷着,有似午夜里含香未绽的兰花。
  “严大人的意思是——”傅晚灯俯了身子半爬在桌面上,隔着氤氲的茶雾,看他白的全无血色的脸,眉心间一点红痣,吞吐掩映,妩媚中隐隐藏了几分杀气。
  小周微抿了唇角,分明是个欲言又止的的光景。傅晚灯深知他的难处,便一手指了天地道:“此事谓为机密,如若让第三个人知晓,你便抉了我的舌头去。”
  小周淡淡道:“别人倒也罢了,只是圣上那里,我委实不好交待。”
  傅晚灯笑了:“你不说,我不说,圣上即便眼能通天,他又从何而知呢?”
  小周只是看了自己的手,半晌才道:“那般说法,明明——就是要放他一条生路的。”
  傅晚灯压低了声音道:“严大人什么时候倒变成菩萨心肠了,你只可怜他,却为何不肯可怜我?”
  小周静了许久,指尖忽然凌空一划,按在了绯红色的八仙桌上:“剥皮不见血,却又有什么难处!”
  傅晚灯微挑了眉峰道:“还要请严大人指教。”
  小周音色清冷,不带半分尘俗之气的娓娓说道:“只用冰水镇了短刀,在人的天灵盖上开四分长的一道刀口,灌了水银进去,水银远重于血,自可将皮肉分离,人在剧痛之下,身体猛力上窜,从刀口里钻出来的,便是赤条条活生生的一团白肉,莫要说是血,就是眼泪,也让他掉不出一滴。”

继续阅读 »

Tag : 小周123

九转丹砂 by 小周123

  船从江南都陵出发,途经苑北,直达乐安,大约是一个月又二十三天的路程。
  乐安是北天廊的首府,据说天属八年以来,人丁兴旺,欣欣向荣,是一派蒸蒸日上的喜人光景,但又怎麽比得了江南?江南的水是绿酒初尝人易醉,说
  不尽的相思与闲愁,花开到极豔,接天蔽日,断了水路,阻了归途,扰得多少人神魂不守,又怎麽会容你北上天廊?
  花挽月缓缓的铺了丝绢在桌上,雪白的缎面配上鲜红的血字,娇豔夺目,她注视了许久,终於拈起银针,轻轻刺破了手指,提笔却有些踌躇:"写什麽呢?"
  小丫头压低了声音:"既然想不起,那就不要写了。"
  "不写-----"花挽月微笑,不过十多天的功夫,她就与他无话可说了,相思道不尽,那是戏文里的唱词,天长日久,磨的人心渐渐淡了,她人在天廊,又怎麽还忆得起江南?
  "他说要来救我-----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花挽月蘸了血滴,心底的怨恨,就一笔笔的铺在了绢上,一眼看过去,触目惊心"到最後---我竟然是恨他的---"
  

继续阅读 »

Tag : 小周123

青玄 by kawalu

  阴阳相隔两相望 玉箫一曲送青魂
  此情无计予消散 便是来生难续缘

第一章
  崎风踏进房间,就见通往露台的门敞开著,玄凭栏而立,一袭白衣裹著瘦削的身体,披散的黑发,有几绺在风中轻舞著。
  “玄,”崎风唤道:“你怎么起来了?”
  扶栏边的白衣少年回过头,极清秀的容貌,虽然带著病态的苍白。
  崎风拿了件衣服走近他,替他披在身上:“病才好了些,再著凉怎么办?”看似责备,眼神中却满是怜惜。
  玄笑了笑:“那样你就能多留些日子。”
  崎风微微一愣,眼前虽是一张笑脸,可那双明澈的眸子中却不见笑意。上一次回来他就是这样,可他却只是推说身体不好。
  “玄,你是不是有事瞒著我?”崎风将玄的身体扳过来,扶著他的肩,认真问道。
  “没有。”玄别过头去,似乎不愿与崎风对视。
  他不愿说的事没人能勉强他,崎风只能暗暗叹息。应该没有什么事,也许他只是觉得寂寞了。心里这么对自己说,似乎是想给自己一个不去深究的理由。
  “玄,好好照顾自己,否则我怎么放心得下?”崎风认真嘱咐。一直都把玄视作亲兄弟,一直希望能帮他挡去所有的风雨,可是现在他必须离开。有一个女人正在忐忑不安地等著他,而他曾经承诺过会给她幸福。

继续阅读 »

Tag : kawalu

寒庭花 by 千千千寻

季无双曾说过: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觉得我很特别。
  那时我和李世玄坐在卧龙客栈的堂间里,他自己却在二楼的雅阁,这样两个衣着不俗,挺拔倜傥的年轻人,坐在乌烟瘴气,喧杂吵闹的大堂里,条凳和朱漆桌面刮刮得有半斤油,如何有胃口?
  但我们偏偏非常的惬意,季无双说我们两人的气质和打扮在一群粗布荆饰的贩夫走卒,江湖混混中无疑是鹤立鸡群了。这样扎眼的人物,他怎可轻易在心头略过。
  我们是极少出门,李世玄甚至是没有出过家门的。也难怪,九五之尊,家教还能不严?不过当时他还没有登上皇位,——身份却一样尊贵,他是太子。当时他正面对着雅阁,在季无双眼中那个眉眼俊朗,脸型端正,高大魁梧的人居然没有我留给他的一个背影注目。我记得,太子的脸色是天然而成的威严稳重,即使眼里的好奇之色热情似火。要是你在自家院子里呆到20岁才出门,你也会这样。

继续阅读 »

Tag : 千千千寻

欲望波斯(下 )完结 +夫妻100问 by 璇儿

地上整整齐齐地躺了很多具尸体,仿佛是被人刻意地排好似的。曼苏尔注意地看了两眼,都是平时在寝宫侍候的奴隶。男的和女的都有。
  塞米尔正跪在床边,他身上穿著一件纯白的丝袍,但被鲜血浸得透湿了,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正在慢慢剖开床上躺着的一个人的胸膛。
  那个人还没有死,但他的四肢都被砍下来了,扔在一旁。曼苏尔这才注意到,地上那些排得很整齐的尸体,每一具的胸口都被剖开了,虽然血肉模糊,但明显地五脏都被掏出来了。

继续阅读 »

Tag : 璇儿

欲望波斯 (上)by 璇儿

 我是天堂的骄子──却选择了漂泊的命运;
我成了一个俘虏──因为我爱着年轻的人。
  甜蜜的爱抚和痛苦的折磨,在爱情中两者都难以逃脱。
  我像蜡烛照亮游人之路,请君莫怕我这燃烧的烛火。

继续阅读 »

Tag : 璇儿

合欢宫记事(第一部) by 最是一年明月冬(双性生子)

欢宫记事(第一部)

0 楔子 入宫

永昌十二年冬 腊月初八

魏文帝李熙,亲征塞北,平复燕郡十三城,回驾京都。
赐燕郡乐城携回的一女子乔氏为若妃。
若,女子跪而梳发,表顺从也。
又赐原“东阳宫”,更名“合欢宫”。
再赐玉帛百匹,珠宝十箱,绫罗三十匹,珍玩五抬,宫人百人,侍卫五十。
又命原内侍总管刘宦,总理调教事宜,於元宵时成纳妃礼。

继续阅读 »

长门恨 by 璇儿

写在前面的话人长期压抑之后,真的会变成BT。在历经考试、赶稿、地震、家庭问题……种种种种压力之后,我终于华丽丽地爆发了。这篇是包括了男妃、缠足、宫刑、调教、瞎眼、耳聋、傀儡人偶这种种种种的BT因子的文,大家瞪大眼睛看清楚哦,如果上面任一项是你的雷就不要进来踩了,不要怪我这作者没一再提醒。也没啥特BH的情节,就一狗血小白文,沉重压力下又一BT之作,不过个人觉得有了什么欲望波斯“珠玑”在前,我也写不出什么更BT的了。

继续阅读 »

Tag : 璇儿

血在烧 by 洛塔猫

当手指粗的铁索贯穿我的两边锁骨,我竟然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是看到我的血,凄艳艳的红色的血液从那贯穿的黑洞中涌出,像是在燃烧的火焰。
  当我像条狗那样被铁索锁住,我在一片血红中,看到了他的笑容。
  残佞,却又冶艳的笑容。

继续阅读 »

Tag : 洛塔猫

寂寞沙洲冷+后记 by 桔子树

1
  (一)
  乌飞兔走,白驹过隙,时光的流逝如水无痕,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原位。
  只是景彻不再吹那管碧绿的箫,换作了一支珊瑚石的,鲜红如他每日吐出的血。
  大内的御医三不五时便来到访,留下无数写满奇花异草的方子,逐一化作热气腾腾的药,殷殷切切的被端进房,景彻每每淡然的看这一切,而后屏退下人,一一倾倒。
  何之谦,此情此景如若尽数落在你眼里,可否会心疼?
  你与她,还好么?同你的孩子!
  想见你……

继续阅读 »

Tag : 桔子树

色心系列之一 咒欲 by 尘印

文案:
  云锦书,你究竟有没有对我连冀动过心?
  当这句绝望嘶哑的咆哮破口而出时,
  那精瘦的身躯一瞬间僵硬,不该的,
  那狂霸的男人不该强蛮掳走了他;
  不该在他以死要胁时,强囚他为禁脔;
  更不该以链为锁,逼他自残双腿,
  面对这种种的不该,他该带恨离去的,
  可早已身心俱疲的他,却在连冀刺剑的霎那,
  以身刎剑,只求他放开手......
  连冀,霸气狂傲的王者,
  可他的自负一再被莲花坞山寨给破坏,
  谣传那军师其丑无比,可这样的人,
  却教连冀乍见时,冷笑夺人......

继续阅读 »

Tag : 尘印

两茫茫 by Dr J

 01
撤住顺滑的发丝,慕容怀嗪拉着柳堰旭的头就往自己的胯下按去,纵使万般不愿,但是刚刚释放的身体没有一丝力气,而且,就是有……柳堰旭苦笑一下,自己又能反抗这个人么??这个永远高高在上的人。
  闭上眼睛,顺从的张开已经被自己咬得伤痕累累的唇瓣,把那涨大得青筋都清晰可见泛着精液腥气的物事含入了嘴中。

继续阅读 »

Tag : Dr J

浮云 by 水月

高束的墨黑长发随风飘扬,混着鲜血的发丝有数根沾黏在脸颊上,男子的眼神冷凝,染红的手上握着一柄血色的利剑。
  「壮士饶命哪!」在一片由血和尸体组成的草地上,一名看似盗匪的彪形大汉角色倒错似的跪地求饶。

继续阅读 »

Tag : 水月

页 码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