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阅 读 帮 助

此BLOG收藏本人认为有品质的耽美文和网球王子BL同人,缓慢更新中,不接受者请点“X”
1、【耽美の虐】分类下的文章,是本博客里部分文章的简介和简评,争取把本博的文都总结出来,怕中雷者可以看看。(不喜剧透的请忽略比较狗血的简介。简评纯属个人意见,不喜就Pia。)
2、右侧栏的“点我显示本博客所有文章”,可仅显示文章的标题。 点击作品标题可打开全文。
3、本博客载入非常慢,可能是全文黏贴,字数很多,所以不要急于刷新。
4、使用右侧搜索栏可以快速查找作品。
5、本博模板在不同浏览器和分辨率下,效果显示有差别。(我也不懂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有时显示特丑)。


PS:更改字体大小的方法
方法1:按着Ctrl不放,同时按“+”号或者“-”,每按一次就放大或缩小字体一次。
方法2:按着Ctrl不放,同时滚动鼠标滑轮,可放大缩小字体。注意会延时,不要滑动过大过急.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作品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只是当时的惘然 by千千千寻

第一章
  夜深了,静了。街上都没有什么人了。更夫的更声尤其的显着空洞,凄凉。
  街民们早早的睡下了,今天是正月十五,是春节过后的余兴,在农家人来说,是绝对应该隆重的节日,但京都长安可是天子脚下的地段,单街面的繁荣程度不说,连方圆百里也是不见农田的,居住在此的商贾高官虽是这个城市的一小撮,但毕竟能带动整个长安的经济,就连身处此地的老百姓都颇有些见识,这农历元宵佳节的灯会不到打更的时分就散了,连顽皮的小孩都经不住一天的淘气,睡在新铺的稻草床上进入了梦乡。
  
  

继续阅读 »

Tag : 千千千寻

绝 by 午夜深蓝

1
风过来了,秋天里,有些萧瑟。枯黄的树叶像韶华已老的女人,憔悴、凄凉,不甘不愿地飘零,轻轻地落在一排排白菊上面,与鲜美的花,衬出令人神伤的反差。
  墓园中,白衣黑裤的男人染着秋风特有的孤独,伫立在一个墓碑前。秦雪依,很美丽的名字,而这美丽,镌刻在墓碑中,凝固在死亡里。墨镜遮住了男人的眼睛和所有表情。痛苦,透着白菊的味道,却依然弥漫开来。颀长完美的身体里,除了孤寂,还是孤寂。
  他轻轻地开口了,秋风一般萧索却又华丽无比的声音:
  “雪依,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伤害你的人,我不会让他们得到好下场。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我要你用上天的眼睛,看我为你报仇。”
  墨镜缓缓摘下,露出一张美的令人摒息的脸,额前几缕乌发翻飞,在飞扬的眉梢前飘荡。凋零的黄叶瞬间遮蔽了清澈冰冷的眸,滑过挺直的鼻,抚过弧度完美的,淡色的唇,又恋恋不舍地随风荡开。刚而不硬,柔而不阴,男人俊美的极至,也就如此了。
  再一次开口,是不曾改变的誓言:“我爱你,如同你爱我,你一生未变,那么,我也是。我爱你,至少,今生今世。听见了吗,雪依,我爱你。”

继续阅读 »

Tag : 午夜深蓝

不归路 by 李忘风

"枭哥,想用哪条?你的还是我的?"
  常远扔了鞭子,抖了抖手里拎着的两条内裤,冲着被绑在床上的顾枭玩味的笑,一双兴奋的眼睛紧紧盯着顾枭的脸,生怕漏过了他任何一个屈辱的表情。
  床上的男人正仰着头大口喘气,方才的一轮鞭打虽没有让他皮开肉绽,但却留下了一道一道微微浮起的红痕。

继续阅读 »

Tag : 李忘风

淫欲城堡 by 沐希(1-29章)+番外生子篇

 1
  “嗯……啊!……用力!……好棒……用你的大棒使劲干我!”
  肮脏的房间,粗重的喘息,淫欲的味道……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腐朽的气息。
  在最后一次猛烈地撞击之后,专门看管我们这些低等奴仆的舍监梅·希曼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将他那腥臭的体液深深注入我的体内。
  隐藏自己的不适,我努力抬起头,发出高潮般的尖叫。
  “啊!…………”

继续阅读 »

Tag : 沐希

青年调教手册 by (作者不详)

第1章 充盈
  早上,他又来了。
  “对于你昨天的逃跑,我也不想计较太多。毕竟,每天都是一个好的开始,以前的事就算了,今天我们玩些新花样怎么样?”
  他注意到了我听到这句话之后细微的一次抖动,很满意他自己达到的威慑效果,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谁都知道新花样意味着更加残酷的折磨。
  他打开房间角落的一个大箱子,里面全是他调教用的道具,这个箱子给我的感觉就和他的人一样恐怖。他先选出了一个输液的袋子,里面装满了透明的液体,袋子的底部连接有一个细长的塑料导管。他拿这那东西走到我面前,用一只手扶起我的阳物,另一只手拿起塑料导管的前端开始往铃口里插。疼痛使我不安地扭动起来,但是全身被固定地结结实实,再怎么扭动,身体也摆脱不了他的控制。

继续阅读 »

活着就是恶心(1-14章) by Nicotine

  To be alive is disgusting
  为什么还活着?如此作呕的人生啊……死了算了。
  What a fucking world!活着就是恶心。
  序
  我是迩纯,纯洁的纯,唱歌的,在演艺圈混饭吃,早晨又开始了,与昨天一样,没什么大区别,真恶心——
  镜子里的男人是他吗?苍白,没有生气,通体的伤痕累累,但是不能否认,很诱人,这就是一种罪恶,他的罪恶,迩纯的罪恶。
  “在想什么?”一双有力的肩膀环住了迩纯,肆意在赤裸的身子上摸着,慧黠的洞视着镜中那张清秀异常的脸上的每个细微的变化,磁性的声音沙哑的问着:“感觉如何?”
  “不怎么样,这男人贱得让人作呕。”他麻木的对着镜子冷笑,就好像自己说的是另一个人,这是迩纯的一贯态度,他厌恶自己,这不是没理由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走下舞台的他是个什么德行,就算你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糜烂的形容词都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
  “哼,知道就好,自己来吧。”淡然的嘲讽着,身后的男人把装饰用的细皮绳递到迩纯手上,对于别人,这或许是个装饰,对于,迩纯,一样是,而且还是个极其燎人的装饰。
  “呵……呜……”咬着牙,迩纯笑得凄凉,捧起自己镶了别致银环的分身,这代表了什么也就不用他说了,堕落呗。一绕,两绕,就这样,他将自己的前端紧紧的捆了起来,痛吗?当然,可他没办法,他已经无可救药了,他是个下贱坯子,连被自己触摸顶端都会湿润,真是浪透了。

继续阅读 »

Tag : Nicotine

活着就是恶心(15-28章/完)by Nicotine

十五
  密宗有个至高的境界,叫“空灵”。目空一切,忘却自己,宗教中说,这样即可超脱,然,太难。人总是这么累,总是被记忆所累,一字过心——忘,在炼狱中,这是份恩赐,可它不属于失去自由的人。
  “那个国家根本就没有一种药能使人失去记忆,除非他完全丧失大脑的技能,不然根本就不可能。你让自己变成这样,也不过是个简单的心理暗示自我催眠罢了,对吗?呵呵……I。K?”
  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是天生的变态者,一是绘画天才,另一则是医学天才,照此看来,他和他的堂兄尊贵的王子殿下都该属于变态一类。如果说王子殿下酷爱的是暴力美学的行为艺术,那么,他便是制造心灵毒药让其描绘的艺术品效果更佳的骗子,他们是最完美的组合,因为只有他们能欣赏那种独一无二的、至高无上的、光怪陆离的……美。

继续阅读 »

Tag : Nicotine

忘欢 by 玉隐

欢昏睡的时候会做一个梦。梦里他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受尽酷刑,他感到难以名状的痛苦和深深的耻辱反复纠缠让他发疯。他看不清,只记得许多男人挺立的分身在他眼前乱晃,再有就是无休止地强暴。
  欢每次从这个梦里醒来,总是浑身冷汗,除去始终痛楚的身体,心中竟无限惶恐空虚。他肯定梦中的人就是自己,但是那些人叫着另一个名字,他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他想这就是他毕生无法改变的命运。
  现实中欢没有资格感觉耻辱,恐怖和绝望几乎每天都会经历,因为他是一个奴隶,最低贱的那种供主人发泄欲望的器具。他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洗干净身体,跪在地上抬起屁股等着插入,也许是主人的分身、也许是其他男人的,或者是各种质地的假阳具、木棍、蜡烛任何可以插得进去的东西。有的时候主人也会让他用嘴来服务,在主人眼里他的嘴跟他下身的幽穴是一个用途,不同的是在享用幽穴的时候,他的嘴可以发出淫荡的叫声。主人最喜欢听他哀求着呻吟,大张着双腿扭动着腰肢用最屈辱的姿势请主人插入。除了这些淫荡下贱的哀求,欢不需要说话,也没有人会听他说别的什么。

继续阅读 »

Tag : 玉隐

走过地狱之沉沦(上) BY 渊默

上部*沉沦篇:调教文,打破一个强受的过程。——一个心灵在沦陷,一个情感在沦陷。调教师与奴隶,究竟是谁改变了谁?是谁在征服谁?
下部*重生篇:反调教文,已经沦为奴隶五年的羽,如何在爱人的帮助下重新恢复做人的自信和自尊。——埋葬的不只是记忆,重生的也不只是信念。医者与患者,究竟是谁在救赎谁?是谁治愈了谁?
increscunt animi, virescit volnere virtus.
精神藉创伤生长,人性藉创伤茂盛

继续阅读 »

Tag : 渊默

页 码 索 引